| 首 页 |  博 客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昨天“捡到”800元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04-07-10 10:55:41

四月某天,在楼下防盗门侧的公告栏上,看到一页用A4纸打印出来的很不起眼的《征稿启事》,说街道文化站为举办五月诗歌节进行诗歌创作比赛,还列出各奖项名额和奖金数额。奖金数额可观,一等奖1500元,二等奖800元,三等奖500元,还有优秀奖;名额也多,一等奖就有3名。深圳就是深圳,街道级别的文化活动,也会有如此投入。我们这个国度是非常讲究行政级别的,街道的级别相当于镇级。在潮阳,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哪家镇级文化站举办创作比赛的,一般都是县文化馆或文联操办这类事。作为对文化馆、文联那些老师的支持,我一般都会参加这类活动的,什么奖项都得过。曾有一次,一等奖两个名额都被红场人斩获,这两个人就是我和李瑞林。说实话,在深圳这一次,我是冲着奖金参赛的。由党政宣传文化部门主办的文化活动,总是“主旋律”的。这次诗歌创作比赛的主题是歌颂祖国、歌颂深圳、歌颂亲情友情爱情。我现在极少为参加某项比赛活动而专门写出合乎主题要求的稿,而是有现成的作品才会参加。1992年2月我写过一首题为《把爱献给你,祖国》的诗,以文学价值论之,此诗很一般,但也有我的个人的风格与真挚感情在里面。曾用此诗参加过潮阳县文化馆国庆征文比赛活动,获三等奖,奖金50元。全诗如下:

小雨把爱献给大地/山泉把爱献给江河/江河把爱献给大海/我把爱献给你——亲爱的祖国

我爱千载悠悠的红楼梦迷梦已醒/我爱历尽沧桑的秦时月今夕依然/我爱庐山的飞瀑我爱西湖的碧波/我爱黄帝我爱我们美丽的黄皮肤/我爱旖旎的黄山澎湃的黄河/我爱祖祖辈辈生生息息的黄土高坡/我爱孔子的仁老子的道墨子的爱/我爱玄奥的易经朴素金木土水火/我爱楚辞汉赋我爱唐诗宋词/我爱元代戏曲我爱明清小说/我要用算盘历数先贤的灿烂文化/我要用毛笔描绘神州的锦绣山河/我爱比长城长江还要长的青史/我爱比西施王嫱更美丽的传说/我爱中国的太阳我爱逐日的夸父/我爱中国的月亮我爱奔月的嫦娥/我爱中国的水我爱治水的大禹/我爱中国的天我爱补天的女娲/我更爱中国的同胞饱经苦难仍充满自信/我更爱中国的厚土浸透血泪仍葳蕤春色

小草把爱献给春天/葵花把爱献给太阳/小鸟把爱献给蓝天/我把爱献给你——祖国啊,祖国

此诗中,最能表达我思想的,就是这两行:“我更爱中国的同胞饱经苦难仍充满自信/我更爱中国的厚土浸透血泪仍葳蕤春色”。

我又在个人网站中复制出《打开尘封的日记》前面的十首短诗,仍以《打开尘封的日记》为大标题,与《把爱献给你,祖国》一起作为参赛稿。街道文化站离我公司不远,我散步时经常路过。那天我专门把参赛稿拿到文化站去。向文化站阅览室一位女士咨询时,她很热心,让我把稿件放在她那儿,她为我转交活动负责人。

在稿件上,我附有简短的说明,其中包括自我介绍和联系方式等。

5月到了,我心中偶尔会产生一点期盼。

整个5月,都没有收到获奖通知。

公历的5月刚过去,农历的五月就来了,我又产生了一点期盼,因为五月初五端午节是纪念诗人屈原的,汕头诗社举办的一年一度的诗歌节,就在端午节这一天。

端午节过去了,还是没有收到获奖通知。

本来,我认为一个街道级别的文化赛事,不可能有多少高手参赛;获奖名额那么多,可能参赛者都是获奖者。结果,我却没有获奖。失望吗?只是一点点。就算得奖,我的心情也会十分平淡的。我有时这样想,就我现在的心态,就算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我也不会喜形于色、自我膨胀的;同样,就我现在的心态,哪怕是获得很小的奖,我也会有淡淡的愉悦感的。这并不矛盾,我现在比较稳定的心态就是在沉稳的基础之上弥漫着淡淡的愉悦,多大的喜事和多小的喜事,对这种心态的影响,差别不会很大的。

来深圳工作已经5个月了,至今未在这个城市建立起自己的社交圈。我不擅于交际,也不是很重视社交的,但有时还是想多认识一些人,多交一些朋友。功利地说,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从精神交流的心理需要来说,从了解社会世态、增加人生阅历来说,多认识一些人,多交一些朋友,也是很有必要的。因此,我想通过给街道文化站送书,进入这个“文化圈”。还想为这个文化站办一个文化网站。昨天下午去华强北路上班时,绕道至文化站。想找站长,站长室门关着,敲门不见动静。整个文化站只有阅览室的门开着。进入阅览室,看不到一个人,我问道:“有人吗?”从侧门走出一个人来,正是上次收下我参赛稿的女士。看到她,便想起那次投稿,当然要问一下,五月诗歌节比赛活动搞得怎么样?要问这个问题,当然也要补充说明:“我是有送稿参赛的,上次就是你收下我的稿件的。”我这样一说,那位女士便记起来了,她说:“你还获奖呢。奖金还不少呢。没有你的电话,没办法通知你来领奖。”我说,我在稿件上有留下电话的。她说:“那可能是他们漏掉了你的电话。”说着,从抽屉里抽出获奖名单给我看。《把爱献给你,祖国》得了二等奖。她又说:“你那些爱情小诗写得很好,许多人都喜欢。”她不说我获奖的诗写得怎么样,却说我没有得奖的诗写得好。这些“爱情小诗”,也编进了在一个书店一个月销完100本的诗集《邂逅一种心情》中。不管文朋诗友对我这些“诗”如何嗤之以鼻,我都相信会有许多人喜欢这些“诗”的。我并不反感别人对这些“诗”的恶评,甚至觉得,相对于大家平时在各种媒体上所看到的那些诗,把我这些分行排列的句子称为“诗”是一种抬举。现在的诗一般都是看不懂的,而我的这些“诗”,却是认识那些字的人就大多看得懂的。我对这些“诗”似乎不够自信,我在“诗”的前面写道:“也许,这根本称不上是诗。它们充其量只能是一缕旧梦,一滴泪痕,一句独白,一声喟叹,一笺心迹,一绺纯真。”我在诗集的作者简介中说:“不是诗人,是个男人。”另一方面,我对这些“诗”又别有一番自信:我看到许多平时不喜欢读诗的人对我这些“诗”非常喜爱,并不会感到惊奇;我甚至认为,假如有哪位书商慧眼识“宝”,对我和我这些“诗”进行包装,一定畅销。不信大家可以看看,《我的甲申之变及瞻前顾后》第三十一节后面就附有这些“诗”的一部分。

阅览室那位女士说我的奖金寄存在站长那里,她打电话给站长。站长来了,我领了奖金,还和站长谈了一会关于办一个文化网站的设想。站长可能是不上网的,兴趣似乎不大。

获奖证书放在另一个人那儿,一时拿不到。那位女士说替我拿到证书,就通知我去拿。我说:“好!麻烦你了!多谢!”其实,我对获奖证书并不重视,在汕头领了获奖证书都拿给女儿玩的。但人家通知我去领,我肯定会去领的。我去拿证书时,正好再送几本书去,赠送那位女士和站长。这次只拿去两本散文集,赠给了阅览室。

就像我的“诗”得到的评论有点两极分化一样,我的散文也常常遇到这种情况。今天收到一个论坛的版主给我的短信,他说:“我们几位版主常常谈论起你,都为你优美的文笔所折服……”我以前收到某位才貌双全的女编辑给我的信,也说我文笔优美。平时在交谈中,称赞我文笔优美的话语,更不时闻之。但我也听到、看到不少这一类评语:我的文章朴实有余、文味不足。其实,文笔优美也好,朴实有余也罢,在我看来,都不是决定文章质量优劣的主要因素,但大家喜欢这样评论,我也只好姑亡听之。也许想赞赏的找不到其它长处,但想批评的不可能找不到其它不足吧,也许人家只是随便说说而已。

最近,防盗门侧又贴着《征文启事》,是区宣传部举办的征文有奖活动,主题是歌颂某位中共历史人物,以纪念其诞辰多少周年。奖金数额更为可观。我手头上没有现成的稿,就不参加了。

                                (2004年7月)          

→本文共有评论8篇︱已阅读2744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