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博 客 |  春 笋 |  迷津寻渡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错过那一段缘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03-4-3 20:37:33

那时候我血气方刚,满怀爱情无处奉献。公司里虽不乏白领丽人,而我初来乍到,且毫无背景,充其量只能是个谦卑的角色,有时还得任劳任怨,委曲求全,心里其实苦闷得很。

我在郊外租了一间房子,每天乘公共汽车上下班。离单位不远处有一站亭,我下班后便在这儿等车。

站亭对面有一五金店,店中有一女子,个子不高,胖瘦适中,披肩发,肤色白皙,容貌清秀,一颦一笑极具女人味。

等车是十分乏味、令人焦躁的事。上班时遭遇的一些烦恼,也没有因下班而消除。然而,对面那位女子的凝眸,使我忘记了多少烦恼和焦灼,给我多少柔润和温馨,我常常感动得难以形容。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这两句诗道出了隔着银河迢迢相望的牛女无奈,用在我们身上却是:嘈嘈一路间,脉脉不需语。车水马龙在我们之间熙来攘往,却无法把我们的目光隔断。

沐浴着她如水的目光,我深深地沉浸在幸福之中,常常连车来了都不知道,有时巴不得车迟来一些。怀着一腔柔情,我写下了《你的眼神把我灌醉》一诗。后来,听到一首通俗歌曲也以此为题,我并不以为是被剽窃或引用,我觉得只是相同的体验和感受。实在找不到比这句话更为生动的语言,贴切、传神地表达那样的一种感受。

与她对视成了我每天快乐的主题,她的目光是灵感的泉源,她是我眸子中唯一的风景。我不放过任何一次情感灵动,写下了《怀念一种目光》、《凝望你打电话的姿势》、《用你的笑容取暖》、《很想知道你的名字》等一批散文和诗。

对爱的追求,除了真情,有时也需要一点心机。我原打算把这些作品抄在一个本子上,加以装帧设计,配上题饰尾花,在几个月后的中秋节那天,把这个本子送给她。

后来,发现她订有本市晚报,我大喜过望。我经常在晚报上发表文章。现在,我要把为她而写的诗作都拿到晚报上发表。不知她是否喜欢看晚报的文学副刊,我必须诱发她的注意。于是我鼓足勇气到她的店里打电话。我心里其实紧张得要命,不敢跟她多说一句话,只是淡淡地和她点点头,努力用淡漠来掩饰自己的“心虚”。我打电话给一位写评论的文友,咬字清晰地自报了姓名,谈起近期自己在晚报上发表的文章,字正腔圆地说出了见报日期、文章题目,还说接下来还有几篇要发表,请他留意,并为我写篇评论。我的这番话只想说给她听,文友只是个幌子。我可谓用心良苦。

然而,生活总是充满着阴差阳错。由于修路,迁了站亭,拆散了我们脉脉对视的目光。不久,她的小店也拆迁了。茫茫人海,芳踪何处?如果说我们没有缘,目光与目光,为什么会越过多少攒动的人头,一次次地缠绵在一起。如果说我们有缘,又不知何时重逢。

她留给我的,其实仅仅是一个美丽的影子;我送给她的,却有文字的魅力,灵魂的声音。她会记得我吗?她会看到我的文章吗?

终于收到了她的信。她说,她曾寄信给报社,询问我的地址,没有回音,曾通过报社转信给我,也如泥牛入海。现在她终于通过很间接的关系,在晚报社抄到我的地址。

我们终于又见面了,不是隔着一条马路,而是隔着一张桌子。她挺着大肚子,苍白的脸上有不少妊娠斑,比以前瘦多了,现在仔细看来,她并不算美,但我却产生一种亲情般的温柔,有一种心疼的感觉。我多想成为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与她相濡以沫,走进岁月。然而,已经迟了,茫茫人海中,我们曾经多少次深深凝眸,然而,我们终将擦肩而过。

她打开一本带锁的精装日记本,里面贴着我的那些诗作的剪报,一篇不漏。我把它锁住,锁住漫溢的情感,锁进灵魂的深处……

                                 (1998年3月)

→本文共有评论9篇︱已阅读2655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
备案/许可证编号:粤ICP备09043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