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舞青春
    喜欢文学的我,努力向文学这条路上走去。
频道栏目

查询

标题 作者

最新评论

最新图库
暂未添加该信息。

博客统计
  • 今日数:0
  • 文章数:55
  • 收藏数:0
  • 图片数:1
  • 评论数:26
  • 开设时间:2007-7-14
  • 更新时间:2010-7-17

  • 最新链接
    暂未添加该信息。


    订阅本站的 RSS 2.0 新闻组


    楚王主页 >> 文章 >> 情感故事 >> 浏览信息《》

    情感故事 | 评论(0) | 阅读(1043)
    查看详细访友列表 访友脚印

    星期五   晴天 
    主题 

    钩鱼之恋
    楚王

    鱼钩铁头又一次在诱饵的掩盖下,哼着得意的歌,像个英雄似的,随着渔人的手潇洒一挥,轻快的钻进了水中。它已经多少次这样钻进水中,它已记不清了;它亲吻过多少鱼儿的唇、钩穿多少鱼儿的腭,它也不记得了。它只知道它每次下水都是满载而归,从未失手。得意之余,它常常想,鱼儿为什么那么贪那么傻呢,为了一点饵,竟不顾生命去上钩。哈哈,大概是为了衬托出我钩的价值吧。哼,还真伟大呢!没有了它们的贪和傻,我的生活岂不失去太多的乐趣。哈哈……哈哈……
    正当它得意的笑得喘不过气时,它隐约看见远处有一物向它靠近。它想,准又是一条贪婪的傻瓜鱼玩命来了。等那物游到近前,它几乎惊呆了,那是一条色彩红润,躯体丰盈的鲤鱼。它以前也曾钓到过鲤鱼,可哪一条也比不上眼前的这条。难道它就是人们所说的美人鱼吗?太漂亮,太可爱了!
    如果能亲吻它的唇,如果能钩穿它的腭,将它征服,那该是多么快意的事啊,鱼钩铁头想。可当红色鲤鱼贪婪的张开嘴,兴奋的向饵扑去时,一股莫名的的力量促使它高喊道:“别过来,危险!”
    红色鲤鱼一听饵后突如其来发出的警告声,不由激灵的向后退去。“你……你是谁?”红色鲤鱼怯怯的问。
    “我是鱼钩铁头。”铁头的声音很温和。
    “你……你……原来是你这个大骗子。”红色鲤鱼听到对方是自己的克星,不由气愤异常,那明亮的眼睛都气红了。
    “我……我……对不起,我也不是有意的,我完全是因为受渔人的摆布才成为一枚糖衣里的炮弹。”
    “哼,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骗术是你的拿手好戏。”红色鲤鱼又警惕的向后退了退。
    “不错,我曾经是伤害过不少鱼儿,可是当我刚才看到你后,我就为自己以前的行为深感后悔,我决定洗‘心’革‘面’。相信我,好吗?”铁头的身体充满着哀求的味道。
    “哼!”红色鲤鱼转身快速的向远处游去,它可不会相信一个骗子的话。
    “等一等,你可以不原谅我以前的过错。可你应该相信我刚才跟你说的话。”铁头大声的说着,可红色鲤鱼就像没听到似的,自顾自的向前游去。
    “你为什么就不肯相信我呢?”铁头又高声喊道,“我若是骗你的,刚才你咬饵时,我会提醒你吗?”
    红色鲤鱼终于停下了快速前进的步伐,缓缓转过身,迟疑了片刻后向铁头游近了些许。“你真的愿意痛改前非?”
    “真的,我不会骗你的。相信我,我真的愿意为你而改变一切。”铁头郑重的说。
    “为我?为什么?”红色鲤鱼问。
    “因为,因为当我第一眼看到你时,我的心弦就开始不停的颤动,我想那就是人们所说的爱吧。我一定是爱上你了,真的,一定是这样的。”铁头温柔的注视着红色鲤鱼,深情的说着。
    红色鲤鱼听后,那原本泛着红润色彩的面颊更添了一抹羞红。它深深的作了一次呼吸,有些局促的说:“我该觅食去了。”
    “等一等。”铁头将裹在身上的饵用力向红色鲤鱼弹去。
    红色鲤鱼将饵食下后,说:“我要走了,再见。”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铁头望着红色鲤鱼的背影问道。
    “小红。”红色鲤鱼回答了一句,并未转身,悠悠的向远处游去。
    “小红,小红,多美的名字啊,跟那常来水边浣纱的美人西施的名字一样好听。”自言自语的铁头,面上泛出一抹陶醉的笑容。
    后来,铁头每次被渔人抛进那片水中,都会看见小红正在那里翘首以待。它总是先将饵送给小红填腹,然后彼此说些甜蜜的话,再温存一番。日子过得活色生香,美好极了。“如果生活一直都这样,那该多好啊!”它俩时常如此梦想着。可是有一天,渔人却残酷的将它俩的美梦打碎了——渔人见铁头一连月余,丢饵而未得鱼,便忿忿的将其弃于岸边的杂草丛中。
    “渔人,你好狠的心,为了私利,竟绝情的将我弃于这干旱之地。我何时才能见到我心爱的小红啊!”铁头在草丛怨恨着,悲号着。它觉得自己好似被渔人抛进了万丈深渊,万劫不复,永难超生。它悲号到声嘶力竭后,便昏昏睡去了。它想用睡眠来冲走它对小红的思念,它希望一直睡下去,永不醒来。否则,它的心是无法承受见不到小红的日子。
    铁头在岸上悲号,在岸上昏睡、消沉,水中的小红是无法得知的。可小红在水中因一连数日见不到铁头 ,而心神不安、不食不眠、望眼欲穿,铁头又何尝知晓呢!
    “早注今生不相伴,当初何必赐恋缘?”这是铁头和小红对命运的感叹,对苍天的责问。可是,这有用吗?能改变它俩“不相伴”的现实吗?
    “真的好想你,我在夜里呼唤黎明……”人们在遇到与心爱的人“不相伴”时,可以用歌唱来宣泄心中的思念和无奈。可铁头和小红呢?它们不属于人类,它们不懂得歌唱。铁头只知每天刻意的睡了醒,醒了睡,生活对它而言已没有了任何意义,只是一种痛苦的折磨罢了。而水中的小红早已流干了泪,憔悴万千,但它仍然日复一日的在翘首守望着。虽然它深知自己的行为是不理智的,望的结果是渺茫的,但它一直坚持着。它期盼的是奇迹的出现。只要奇迹能够出现,能让它见到心爱的铁头,它宁愿就那样痴痴的望着,一千年,一万年,直到生命的尽头。
    常言道,苍天有情。苍天是仁慈的,她可能被铁头和小红深深的感动了,降了一场暴雨,水流将躺在草丛中的铁头带进了河里。铁头在身落河中的那一刹那,吃力的睁开了那锈迹斑斑的眼帘,重振萎靡的精神。它终于回到它期盼已久的地方了。可是小红呢?小红会像它一样时刻想念着它吗?会在等它吗?正当它思绪万千时,一条瘦弱的鲤鱼吃力的向它游近。“小红!”铁头一眼认出了憔悴不堪的小红。
    “你终于来了,我还以为再也等不到你了。”小红深情的说着,泪水流个不停,然后久久的吻着铁头那锈迹斑斑的唇。
    “在有生之年还能见到你,我知足了。我自知时日无多,你走吧,忘了我,好好生活。”铁头吃力而又悲戚的说着。只听小红郑重的说:“我一直在这里守望着,为得就是能与你在一起。”
    “不!”铁头摇了摇头,“你走吧,别傻了。”
    小红也摇着头:“我不会离开你的。你为了我,可以洗心革面,我又有什么不能为你做的呢?我要把你放在心儿的最深处,永远和你在一起。”
    最后,小红趁铁头一不留神,一口将它吞进口中。虽然有鲜血从它口走溢出,可它的面上却有一抹幸福的笑容。
    一天,渔人在水面拾得一条翻了肚的红色鲤鱼,归家剖其腹,得钩一把,正是铁头。

    楚王 发表于:2007-7-20 5:3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