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舞青春
    喜欢文学的我,努力向文学这条路上走去。
频道栏目

查询

标题 作者

最新评论

最新图库
暂未添加该信息。

博客统计
  • 今日数:0
  • 文章数:55
  • 收藏数:0
  • 图片数:1
  • 评论数:26
  • 开设时间:2007-7-14
  • 更新时间:2010-7-17

  • 最新链接
    暂未添加该信息。


    订阅本站的 RSS 2.0 新闻组


    楚王主页 >> 文章 >> 情感故事 >> 浏览信息《豪 赌》

    情感故事 | 评论(0) | 阅读(927)
    查看详细访友列表 访友脚印

    星期五   晴天 
    主题 豪 赌

    豪赌
    楚王
    自古以来,在赌场出没的大抵有两种人:一种是那些身缠万贯,富甲一方的豪门巨贾,他们有的是钱,他们挥金若土,钱对他们来说算得了什么,只要能够显示出他们的富有和款爷风度,赢得别人的喝彩和敬重,就算输他个万儿八千,也心欢意得;还有一种就是那些家贫如洗,上有八十老母张口要粮,下有三岁孩童嗷嗷待哺之贫困潦倒者,他们攥着砸锅卖铁,典衣当被才换得的两块铜板,心情忐忑的走进赌场。他们之所以忐忑,是因心中未忘家中待食的父母妻儿,自己带进赌场的可是他们的救命之物,若是输了,九死难以谢罪。诚如然,他们还是走进了赌场,纵然内心是忐忑的。谁人知晓他们是被贫困折磨的没辙了,他们看不到生活的阳光,惟有放手一搏,他们跟对其不公的苍天博,与对其太薄的命运博,期翼一朝时来运转,苦尽甘来,靠紧攥于手的两块铜板赢他个盆满钵盈,给父母妻儿一份丰衣足食的生活,做个抬得起头,挺得直腰的男人。

    小武家住在城西的杨柳荡,世代清贫,靠编织柳筐为生。家中有年近花甲的父母和新婚不久的娇妻。父母前几天被家住城东的姐姐接过去了,现在只有他和妻子付三娘了。他的妻子付三娘是个没落富户的女儿,父母兄长都因家族的没落而悲愤辞世,有一个姐姐嫁在他乡,可两年前自杀了。她为何自杀,付三娘没有说,小武也没有问,他怕勾起她的心伤。他只想爱她,给她幸福,让她快乐,她只有他这么一个亲人了,他怎么能够让她伤心。
    付三娘每天陪丈夫一道去削柳条,回来与丈夫一道编柳筐。每次丈夫挑起编织好的柳筐去集市卖之前,她都会叮嘱一声:“早点回来,我等你一道吃午饭。”“知道了。”小武清脆的应一声。
    这天早上,小武将二十八个柳筐卖给做柳筐生意的何老板,得到二十个铜板。就在他点数钱时,何老板说:“小武,你家里也不怎么好过,得点钱就带回家吧,别进‘万风赌行’了。”小武呵呵一笑说:“我去只是玩玩,哪是赌啊。我会有分寸的。”然后便转身走了。
    小武在街上买了一束丁香花,因为三娘最喜欢丁香花了,他每次谁街都要带一束回去,况且只需三文钱。
    小武从集市回家路经“万风赌行”,他每次卖了柳筐经过那里时,手心就痒痒,于是就进去赌一把。他虽有赌瘾,却还能够克制住自己,每次只赌五个铜板,五个铜板一输,马上走人。他不敢赌得太凶,怕输多了,没法向家里交代,纵然家人从不问他卖了多少钱。
    又到了“万风赌行”的门前,小武停了停,但没有进去,因为何老板的话竟回响在他的耳畔。他摇了摇头,叹了声气。但,最终他还是走了进去。
    小武上天晚上搂着三娘做梦的时候,可能都没有想到,他终有一天时来运转,手气变好了,竟然用三个铜板赢了十万两银票。他手里拿着出自“万盛钱庄”的万少爷之手的十万两银票,心里乐开了花,这可是全国通兑的啊,十万两啊。“哈哈------”小武的笑声响彻“万风赌行”。
    “放肆!”看似温文尔雅的万少爷怒目圆瞪,狠拍赌桌。他不在乎那输掉的十万两,十万两对他来说简直不值一提,是个小数目,他只是恼火小武赢了点小钱,竟敢在他万少爷面前毫无拘束的放声大笑,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小武的笑声嘎然而止,倒不是因为万少爷的一怒一拍,是因他已看见那群赌徒中有十几个身材魁梧的汉子手持利刃向他围了过来。他知道那都是万少爷的打手。求生的本能使他摸出了腰间的削柳刀,像怒兽一般向围堵的人扑过去。他不杀人,就得被杀。他一刀接一刀的刺出,共刺了五刀,五刀皆中,五个人已倒在血泊里。小武感觉到原来杀人跟削柳条极为相似,只要认准方位,就能达到预期的目的。
    当他刺出第六刀的时候,只见眼前人影一晃,顿觉手腕一麻,削柳刀“镗琅”落地。小武向后退了两步,定睛一看,原来是万少爷,是万少爷飞身离座踢落了他的削柳刀。
    “你很会笑,没想到你也很会打。”万少爷冷冷的说着,眼中充满了杀气。他冲六七个持着利刃继续向小武围过去的汉子挥了挥手,喝道:“都退下。”
    万少爷从地上拾起了小武的削柳刀,向小武一步一步的逼近。
    小武面色惨白,一步一步的向后退去。他知道自己今日恐怕难逃一死。死,他并不怕,他只怕三娘失去了唯一的亲人,他只怕三娘伤心。他用手摸了摸插在上衣口袋的那束丁香花,不知道还能不能亲手把它送给三娘,三娘还在等他一道吃午饭呢。
    万少爷还在一步步的向小武逼近,可小武却不再退了,因为他已到了墙角,无处可退了。
    万少爷已将削柳刀顶在了小武的胸前。“小子,怎么不笑了,继续笑啊。你打什么哆嗦啊,流什么汗啊?哈哈-----”
    万少爷的笑对小武来说,就像是死亡的钟声一般可怕。“三娘,不要怪我,我也不忍丢下你啊。”小武在心底痛泣着。
    万少爷的笑声止了,万少爷持刀的手动了,小武的心脏却顿时停止了跳动,他知道死亡已经来了,他现在只想在闭上眼睛,结束生命前能再看三娘一眼,但不能让三娘看见他,看见他倒下,那样她会伤心,他不忍。
    “三娘-----”他暗自呼唤了一声,然后闭上了眼睛,等待万少爷将刀插入他的心脏。
    “咝”的一声,小武的衣衫已被戳穿,那冰凉的刀尖已触及他的肌肤。就当他一咬牙,准备受死的那一瞬,他却听到了“嗖”的一声,接着又听到了万少爷的痛呼声,再就是削柳刀的落地声。
    小武心感不解,睁开眼睛就见万少爷手捂脸颊,有血从指间溢出,落在他脚边的是一根柳条,旁边还站有一个汉子,小武认识,正是做柳筐生意的何老板。
    “你是什么人?”万少爷忍痛发问,他不明白以他的身手,有什么人竟能在两丈开外处以一根柳条将他伤得如此之重。
    “何向南。”何老板语气很沉稳。
    “江南第一侠何向南!”万少爷大惊。
    “正是区区。你回去代我向你大哥万木堂转一句话,让他好好管教管教你这个不屑之弟。”
    万少爷没有再说一句话,领着几个手下走了。在江南第一侠面前,他能说什么?他敢说什么?就连他大哥万木堂见到他,也得称一声何大侠,何况是他。
    “多谢何大侠救命之恩!”小武上前向何向南抱拳施礼,心中乐坏了,自己竟然又活了,又能回去陪三娘吃午饭了。
    “不用你谢。我跟你说过多次了,让你不要来赌,你却不听。既然你这么爱赌,今日我就与你赌一把。”何向南阴沉着脸,小武第一次感到一向温和的何老板竟有这么慑人。
    “小武的命都是何大侠救的,小武若有什么东西是何大侠看中的,无不双手奉上。”
    “付三娘。”何向南盯着小武。
    “什么?”小武吃惊得双目瞪得像鸡蛋一般,“何大侠,你虽然救我一命,可也不能和我开这种玩笑啊!”
    “哼,除了付三娘,你还有什么是值得我看中的?”何向南一脸的不屑之色。
    “我这里还有十万两银票,你全拿去吧。”小武拿出了那张出自“万盛钱庄”的银票。
    “放肆,区区十万两,你也太小看我何某了。”
    “哼,要不要由你。你取我性命都可以,休想让我拿三娘跟你赌。”小武的脸色,愤怒中夹杂着凛然。
    “你不怕死?”何向南拾起地上的削柳刀,顶在了小武的喉节上。
    “死,谁人不怕?可我宁愿去死,也不能拿心爱的人去做赌注。”
    “说不定是谁输,你有赢的机会。”
    “你不用说了,要杀便杀。让我拿三娘去冒险,万万做不到。”小武异常坚定。
    “哈哈----,好,英雄不强人所难,既然你不愿意拿付三娘跟我赌,那我就与你赌一只左臂。我输了,我把左臂给你;你输了,两只臂膀随便你给哪只。”何向南放下了削柳刀。
    “好,我与你赌!”小武咬了咬牙,豁了出去,心中之气就甭提了,先前何向南的救命之情,现在近乎全无。
    两人在赌桌前坐了下来,何向南喊过“万风赌行”的大掌柜,让他做公证人,两人以猜色子大小分输赢。
    “万风赌行”大掌柜开色子的那只手有些发抖,他知道自己不论开出什么结果,都有人将失去一条臂膀,这样的赌也太残酷了。他真的有些怀疑面前的这位江南第一侠是不是疯了,竟开这种罕见的玩笑。
    他的手抖归抖,色子最终还是开了。结果:何向南输,小武赢。
    小武嘴巴张得老大,惊喜不已,今天运气真是好,刚刚赢了十万两,现在又赢了。
    “何大侠,你今日救我一命,在下感激不尽,你的一只臂膀我也不要了,你就好好珍惜吧。从此以后,你我互不相欠,扯平了。”
    “不!”何向南站了起来,“说到做到,不然我何某岂不成了言而无信之辈!”何向南再次拾起地上的削柳刀,手起刀落,将左臂生生砍落于地,竟然面无痛苦之色。惊得小武和大掌柜的都快将咽喉吐出来了。
    “你们怕什么?又不是你们的手臂,何况还是只假的。”何向南冷冷的说。
    “啊!”小武跑过去拾起地上的那只手臂,果然是胶木仿制的。“何大侠,怎么会是这样?”小武不解。
    “ 不是这样,应该是怎样?你以为我真的会拿自己的手臂跟你赌?两年前我就没有左臂了。”何向南一脸的痛苦之色,像是险进了久远的回忆。
    “两年前?你成名已多年,会有什么人还能够毁了你的臂膀?”
    “何向南!”何向南答道。
    “何向南?”小武一脸的惊容,“你是说你自己?”
    “不错,除了我自己,放眼江湖,还有谁有此能耐?”
    “你为何要自毁己臂?”小武追问。
    “因为赌。虽然我侠誉满江湖,可我贪上了赌,赌得不分昼夜,赌得天昏地暗。为此,我的妻子持刀自杀了,我自断左臂向其谢罪,发誓离开赌桌,后来退隐江湖,做柳筐生意。我希望你能吸取我血的教训。既然你是那么的爱三娘,你就不该再赌,否则一旦失去了她,所有的悔恨都将毫无意义。”
    何向南将削柳刀塞给了小武,只见小武的眼中有泪光。
    何向南迈步走了,临走前还丢给小武一句话:“我的妻子叫付二娘,好好对待三娘。”
    小武手持丁香花,放足奔出了“万风赌行”。
                    

    楚王 发表于:2007-7-20 5:2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