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博 客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让我的肩膀借你一哭
(小说版)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03-04-05 22:56:26

副总后来告诉我,他也喜欢美丽女人,但跟美丽女人玩时,他总是怜香惜玉的,玩起来不够刺激,倒是长相丑陋的,他可以蹂躏她们。他觉得长相丑的还来当“鸡”就该折磨,看着她因为痛而扭曲得更加丑陋的脸,他快乐无比。

(三)

话说我这篇小说的女主人公看了《我的三次嫖娼经历》之后,目光炯炯地望着我说:“我要是早点认识你就好了,我也没尝过处男的滋味。有机会给我介绍一个,我愿意倒贴。”

听她这话,看着她说这话时的眼神,我忽然有了感觉,心里不禁骂了一句:“淫妇!”

她又说:“我很为你不值。嫖娼,不知是谁嫖谁呢?如果嫖客都像你这样,那当个妓女也不错嘛。”

呷了一口茶,她刻薄地接着说:“你去当‘鸭’吧,我为你拉皮条,保证那些女嫖客要比一些‘鸡’漂亮得多。她们是些女老板、贵妇、白领丽人,她们的气质更是那些‘鸡’没法比的。也有一些像我这一类人的,总被男人玩,偶尔玩一玩男人,平衡一下心理。”

说到兴头上,她不顾我月落乌啼般的脸色,稍顿又说:“你这个人当‘鸭’,有才有貌,有品味,有档次,小眼睛,迷死人,一定是抢手货。如果你当‘鸭’,我可要做第一个嫖客,你可要优惠。”

后来她见我一言不发,也许觉得不能老在我身上讨便宜,便把话题转到“处男”上去。像是为了激起我对她的遐想似的,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如果你的朋友中有处男,想开荤,只要不是太难看,你可要介绍给我。我会给他一个刻骨铭心的记忆。”她在“刻骨铭心”四字上加了着重号。说罢,她又感慨一声:“现在20岁以上的处男可真成了熊猫。”

为了维护性别尊严,我反唇相讥:“20岁以上的处女还不是一样成了稀有动物。”

她再次怂恿我:“你当‘鸭’吧,很好玩的,肯定会有处女客的。有些女孩对第一次有恐惧感,她们倒愿意以嫖客的身份来进行,因为嫖客拥有主动权,可支配对方,操纵局面。”

她对男人的情感体验从爱慕变为憎恶。但不管是爱慕还是憎恶,她都只能从男人身上获得性享受,只是方式不同。她对那些因憎恨男人而转向同性寻求快乐的做法感到不可思议。当她闪烁其辞地对我说起她奇异的性心理,并根据自身经历论其成因时,我不以为然:无论是她“爱”的方式还是她所不可思议的行为,都不是可用“憎恶异性”一言蔽之的。

她说:在她最痛恨男人的时候,遇上了某副县长。他特殊的嗜好给她带来无穷的乐趣。我知道,不管她如何凌辱他、折磨他,真正的支配者,还是他,她只是他的“长包女”,他的性奴隶,是他要她这样做的。他之所以让她这样做,只是因为他能从中获得快活,并不是为了让她快活。如果她不能从中获得快活,他也会强迫她这样做的。她因此而快乐,纯属瞎猫碰上死老鼠。他特殊的嗜好,与她痛恨男人的心理一拍即合。

我又想:也许副县长只是让她发现另一个自己而已,或许这个自己正是她心理深处最真实的一面;也许,副县长的嗜好强化了她对男人的痛恨,如果不遇上这个副县长,她的憎恨会淡化、消失,并不会产生这种心理;也许即使她并不憎恨男人,遇上副县长这个人后,他的癖好,使她在满足他的过程中形成与之相对应的癖好,就像我们干一件自己本来并不喜欢的工作,为了使自己干得开心,努力使自己喜爱这件工作一样。

后来我看到她那边侨商不在时有另一个男人的身影。她好久没到我这边来了,到阳台听我弹吉他、与我打招呼的次数也少了。

当她再到我这边来时,神采便有些飞扬,有了被爱情滋润着的神色。她是个率真的人,不怎么转弯抹角就对我谈起她的男朋友。她说她的男朋友对她好极了,为她洗脚洗底裤都洗得津津有味。每当她对他发火时,他便跪在她面前求饶,直到她原谅他才站起来,有一次她罚他当“床头柜”,本来打算让他跪一小时就饶了他,却不知不觉睡着了,他居然规规矩矩地在床下整整跪了一晚。她既然睡着了,又怎么知道他一直跪着呢?见她说这事时一副甘之若饴的神情,我不想扫她的兴,便没有提出这个问题。

我曾在阳台上和她的所谓男朋友打个照面,总觉得此人有些邪异,是为了达到某个目的而不择手段的那类人。为了不辜负她对我的信任,我很想直陈己见,但见她眉飞色舞的,便把话咽了回去。

又过了一些日子,她神情沮丧地来找我,说好几天没见到男朋友了,寻呼他也不复机。我问她:“他有没有拿走你什么东西?”她说:“最近他说要跟人合作服装生意,借走我五万元。”我说:“你上当了。”她说:“怎么会呢!他的大学毕业证书、身份证都在我这里呢。”我让她把毕业证、身份证拿过来,我拿去给江湖上的朋友看了,朋友说,毕业证是买来的,按时下行情,两千元就可以买到,身份证是假的,几十元一张。她一听,立即变成了祥林嫂,满脸悲惨地说:“这几个月来,我花在他身上的心血,何止这五万元呀!”

我见她神思恍惚,有些不忍,便留她一起吃晚饭,好宽慰她。

她一杯一杯地喝着52度的某乡缘酒,拦都拦不住。那时候我为某乡缘酒广东总经销商做广告策划。我所栖身的城市有一句广告词铺天盖地:“某乡缘酒好,有缘千杯少。”我和她也完全算得上有缘,所以只得由她“千杯少”了。

见她泪流满面,我忽然对她充满了同情,递纸巾让她擦泪。她不接纸巾,倒拉住我的手,扑到我的肩膀上哭了起来。

我没有推开她,任凭她哭个够。

在她的哭泣声中,夜悄悄地来了,正在阳台上站着。

看到这里,对我作品的阅读经验让你不禁要问:这又是真的吧?后来怎么样了?

请听我慢慢道来。

1998年5月我写了一篇稿,《借我的肩膀让你一哭》,被称为散文,两三千字吧,发表记录是1999年7月《东方明星》。2000年12月我将它改写成上面这个样子,题目不变,被称为小说,当然加上了一些虚构的东西。比如戏中戏、小说中的小说《我的三次嫖娼经历》,就不是真的。

后来,她,怎样了呢?

请允许我用超然的口吻,来简述她后面的人生。

她与一个女伴一起去风景区玩时,遇到一个疯疯癫癫的老乞丐。老乞丐眼神怪异地看了她们一会,突然平伸两手拦住她们去路,直嚷嚷:不能去,不能去!

女伴气愤地把老乞丐猛力一推,老乞丐倒地。女伴还往倒地的老乞丐踢了两脚,骂道:“好狗不拦路,你这臭乞丐,连狗都不如,去死吧!”

她则把老乞丐扶起来。

她们继续往前走……一辆失控的小汽车朝她们驰来……女伴当场被辗死……她被撞倒,跌断手骨。

她相信神秘的力量,也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她有了一个老实巴脚的老公。他们开了一家小店。

她有了孩子。她把所有感情都倾注在孩子身上。

她努力行善,要将以前所造的罪业抵消。

她常到庵寺拜佛,请回许多佛书来看。

她明白许多佛理,常讲给我听。那时候,我自以为聪明,把佛教以及其他善教中许多朴素的至理,看作可笑。

我怎么也想不到,她变得这样好了,却还要失去她至爱的孩子。她那可爱的孩子病死了。我怕她经不住这个打击,没想到,她对我说,她早就知道这孩子活不了多久的,因为先天性严重缺陷。她只是在努力延长孩子的生命罢了。她的孩子是菩萨,是来度她的。孩子之死,让她更明白了。她没有告诉我,她明白了什么。我只能意会,说不出所以然。

现在,她收养了一个身上有残疾的弃婴,以及地震灾区的一个孤儿。他们一家,俭朴,温情。

我喜爱他们一家!

我念佛万遍,回向给他们一家!

如果你看了这个带着宗教情怀、心理探索的畸情系列之后,觉得我写小说还行,问我还有哪些作品,我只能说,我的小说作品不多,只有几十篇微型小说和十多篇中短篇小说,包括这个系列在内。如果我坚持不懈写小说,也许已有些气候了。可是,我曾有过几年时间,写了近20万字的《李乙隆快语》、近10万字的《为何我的眼睛总是满含泪水》等大量时评,总字数近百万字,耗去了不少心血。这些文章在网上支持率极高,但往往一热起来,就被网站以敏感为由删除了。现在,我重新选择用小说来表达自己,这是比较安全的做法。接下来,打算写一部百万字以上的“巨著”,敬请关注!谢谢!

                  (1998年5月初稿,2000年12月二稿,2011年1月三稿)

| 1 || 2 || 3 | [ 页次:3/3页 ]『上页』『下页
→本文共有评论6篇︱已阅读2977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