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博 客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李乙隆微博之微观天下(40)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13-05-20 14:15:31

(接上条)也许有人明知故问,张氏叔侄为何要供认杀人。是什么样的手段,能让两个无辜的老实人自诬强奸杀人呢?鉴于时下局势,《南方周末》记者不敢深挖。与以往的刑讯逼供案件不同的是,这起案件多了一个人物:狱霸袁连芳。也许以后,狱霸会成为刑讯逼供的替罪羊。(接下条)

(接上条)判决书列出的26条证据中仅有一条是直接证据,即牢头袁连芳的供词。2008年3月,被控造下灭门惨案的马廷新无罪释放。报道中提到一个作伪证的狱霸名字:袁连芳。张高平被震动:当初指证自己有罪的同监犯也叫袁连芳。拿张案中的袁连芳相片给马廷新看,“他烧成了灰我都认得”。(接下条)

(接上条)牢头袁连芳因贩卖淫秽制品被杭州拱墅区法院判刑6年,成为“狱侦耳目”,在服刑间出现于鹤壁、杭州两地看守所,通过殴打、虐待以及提供证词,至少协助制造了马廷新案和张高平案两起冤案,因“多次调派外地协助公安机关工作”减刑10个月。这个恶魔隐藏了多少“铁案”背后的秘密?(接下条)

(接上条)可敬的《南方周末》特约撰稿人找到了神秘失踪的袁连芳,但除了记下他疾病缠身的现状,并没有从他口中挖出多少有价值的东西。他突然喃喃自语:“我很想说当年的事情,但现在不能说。”每次上出租车前他都要警惕地环顾,看是否有人跟踪自己。李某认为,与其说他怕被报复,不如说他怕被灭口。(接下条)

(接上条)张氏叔侄冤案得以昭雪,有赖于一位有良知的检察官排除种种外界干预的勇气和艰辛:用五年时间,翻了一桩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人命案。他给浙江省检和浙江省高法分别寄送申诉信和案情疑点材料,前前后后寄了五次,没有回音,打电话听到对方说:“我们不可能办错案。” (接下条)

(接上条)《南方周末》称,刑讯逼供被追责的并不多,既有太普遍的原因,也有取证难的现实。张氏叔侄案再审的判决书,没对是否存在刑讯逼供作出明确认定,但指出侦查机关从同监犯获取及印证原审被告人有罪供述等侦查程序和行为不合法,“不能排除公安机关存在以非法方法收集证据的情形”。

| 1 || 2 | [ 页次:2/2页 ]『上页』『下页
→本文共有评论0篇︱已阅读1255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