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博 客 |  春 笋 |  迷津寻渡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万向之旅的缘起与工作微博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12-11-17 13:02:53

首先声明,我是《一起走过的日子——我与万向思维》员工征文比赛活动的策划人、评委,我的这篇“佳构”当然不会参赛,但既然发起这个话题,不可能对它毫无兴致。大家可以投票,我得最高票也不会拿走一分钱奖金。哈哈,一上来就拉票。

我相信不少认识我的同事在目录表上看到“李乙隆”会点击这篇文章,因为我跟他们自我介绍时很谦虚地说,我不是帅哥,我只是一个作家。他们不会去百度“李乙隆”的文章来看,尽管在非敏感时期能百度到五万个网页,大多是别人转载我的文章,只要转载时能保留作者署名就能百度到。谷歌没退出中国时,在输入框打上个“李”字,下面会自动出现一串人名,“李乙隆”是其中之一。但百度不会。在我们网站上,除了转载,几乎所有文字都经过我的手,不是我所拟的就是我改过的。但如果想从这些应用文或我略改过的稿中了解一个作家的水平,那太对不起人了。现在好了,终于可以露一手了,或许还能露出马脚。但是,让你失望了,在这里,我摒弃所有的文采与技巧,以最平实的文字,最平淡的语调,来与大家真诚交流,绝不抢参赛者的半点风头。所谓高手,就是他装拙时也不会让你看出痕迹。我希望能成为这样的人。我说我是作家只是表现我的诚实,如果有半点炫耀的心态,那不是傻瓜就是自大狂,因为在这个几乎以钱财多少作唯一标准来衡量人的高低优劣的时代,自称作家就像跟人家说“我很老实,不要欺侮我”一样,是自损魅力之举。当然,作家中也有富人,他们是畅销书作家。但我不是。如果万向思维所有的代理商、零售商、营销部的经理们,都帮我卖书,我成为畅销书作家也不是痴人说梦。在市场上,产品很重要,但不是最重要,重要的是包装与营销。

借此机会,我要感谢一个人,一个把我拉进万向思维的人。同时感谢一些人。

那个把我拉进万向思维的人,看到我如此隆重如此公开地对他表达谢忱,一定很意外,因为在私底下,我对他从不恭维从不迎合,诤言不断。如果他容得下我,那不是我的胜利,而是他的胜利。

且放下那个人不表,先列个名单。我喜欢按姓氏笔画罗列人名,这回仿照电影上的出场序,按我走进万向思维所遇见的顺序。

高智伟,那个使我显得更瘦的家伙,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朋友让我到长沙打电话给他,觉得他的声音男人味不足,见了面,果然是位和善的居委会大妈。相信我的调侃,不会影响他在商场上精明、能干的形象,因为这个形象已深入人心。与他有过同宿之谊,偶尔见面,总要给我一个熊抱,让我措手不及。我在百度开了个“万向思维”贴吧,为搞活人气,把同事的姓名制成谜放在那儿让大家猜,拿高老庄那位美女说事,谜底是“高致伟”。本来,我想弄成“高致萎”,甚至还想到那个带“病”字壳的,但想到他对我的友善,便放过了他。在贴吧上我还搞了个“三人行必有我帅”的投票活动,评万向思维第一大帅哥。小高说如果我把他运作成第一帅哥,豪宅一座美女一枚任我选,我选豪宅。结果在我的鼓动下,小高以极高的票数当选。可他至今未把豪宅送我。这笔账要记下来。

见到高智伟之前,先按其电话指令,到长沙书展某室,见到一对活宝:把他们放在一起说相声一定好玩,中规中矩的孙志华,活蹦乱跳的张旭明。孙志华给人真诚、踏实的感觉。张旭明活跃而不轻狂,机灵而不滑头。我与几个大学生合租一套房子,下层邻居总上门来指责我们,吃饱了饭没事干,半夜在地板上弄出恐怖音效。百度一下“天花板怪声”有各种说法,物理学上的,灵异方面的,但那邻居不信物理不信鬼。我发微博问计于同事。小张献策:建议下层邻居搬到最顶层,倘若仍有怪声,让他找老天爷去;建议我们搬到最底层,如果仍有什么东西上门问罪,就跟TA下去看看。前者好主意,奖;后者锼主意,罚。扯平。扯平即扯零也叫扯蛋。小张最让我烦的是,每次大家喝点酒,他喊得最响,喝得最少。希望下次喝酒,大家不要又被他蒙了,让他躺在地上喊。

与孙志华一起到了北京,终于进了公司。美女冯玲受我那朋友之托,帮我找好了房子,带我去见房东。房东看我们的眼神好些暧昧。我想,她是把我们看成父女了吧。冯玲喋喋不休地向我介绍了许多,我漫不经心似听非听,其实却句句入耳,因为她说话的娓娓动听,更因为我知道她说的都是有用的。

上班第一天,秦伟不知从哪儿找来一个一次性水杯,给我端来了一杯开水。以后,他成了我一个得力的下属。偶尔无事时,他会在QQ上跟我说,无事干,心里不踏实,让我安排事情给他做。后来工作上轨道,如果没有新情况,每人每天负责什么事,我都写成制度了,他便主动去做,不用我安排。我只是检查。他是学美术的,把电子期刊编得很精美。他知道自己文字不如我,每次写了个什么发上网,都立即告诉我,让我去给他改一改。我记得第一次改他写的东西,有很多错字。后来,越来越少了。我的另一个下属王德宝,带我去厕所,带我去找食堂、办卡,下班后带我熟悉周围的环境。他在服务器托管之类的事上让我不满意,但我依然会感谢他对我的那些帮助。

上班三天后,厉娜以人事行政总监的身份请我谈话。这次谈话给我很好的印象。如果要用一个词来评价她,那就是:得体。她跟我谈到社保之类的事。我在他处不喜欢办社保,总是让公司把交社保的钱都算在我工资里面给我。来这里,我办了社保。这次谈话一定给她造成了一定的困扰,因为以后在工作上遇到什么事,我都找她。当然是通过腾讯通。好在她不厌其烦。

新员工写公司的人,往往都会写到人事部。人事部是新员工进入公司第一道门,其好坏,给员工的印象很深。我们公司人事部的几个人都不错。因为我在他处上班从不刷卡,属于最自由的那类人,所以,到这儿上班头几天,都忘记刷卡。发现问题后,王洋来找我核实上班天数。刚到公司那些日子,头脑整天塞满了工作上的事,昏昏的,她问我是哪天上的班,我居然记不起来,便大大咧咧地说:多一天工资少一天工资对我无所谓。这话说得很不好,给人一种财大气粗的错觉。其实我是无钱人,但我当时头脑的兴奋点都在如何进入工作状态中,确实不在乎一两天工资。然而,话是不能这样说的。好在王洋并不往心里去,过后对我依然十分友善。

王德宝走后又来了一个小王。看来,我的下属大多是“王”,哈哈,我便是“王上王”了。他某方面的技术可能很高强,但却不是我所需要的。我需要的,都得外包。外包很麻烦,错漏不断,工作效率极为低下。因此,上司常常训我。我在这里所受的“训”,比我以前打工生涯所受的“训”加起来还多。这话你不要不信,因为在其他地方,我如果不是主要领导,就是被老板视同顾问之类,大家对我都是比较客气的。当然,客气中可能有虚伪,不客气可能也是一种真诚。这方面不在这里细谈,只说小王。我部门工作不好,都是技术方面所累。我挨训,极少转嫁到负责技术的下属小王身上,但我虽念佛经,远未入境,被训得多了,难免对小王有些态度不好。他辞职时,我却是真诚地挽留他。如果不是道德问题,我从不炒人。以前在汕头某公司,人浮于事,老板授我权柄,希望我裁员。我没有裁掉一个,而是安排他们到街上促销。有些人不明底细,因而对我不满,也是可以理解的。我要感谢小王坚定不移地辞职,没有他的辞职,就没有邱超男加入我的小团队。尽管小邱不姓王,我当不上“王上王”,但我十分欣赏他,技术好,效率高。没有他的到来,我部门没有今日局面。我关于网站和网络宣传的许多构思,都要通过技术来实现的。

杨老师和刘燕,都是心直口快的性情中人,都是很有头脑的人。更可贵的是,他们与我有相同的价值观,对社会问题的评判,基本一样。在长沙时,与我同宿的小高,听我讲政治、讲历史,就说:“你的观点与杨老师一样,你到公司,与杨老师一定谈得来。”但谈得来不一定有机会交流,在公司所谈的都是工作。与刘燕在腾讯通中交流较多。与杨老师交流很少。但他们都是我微博上的“粉丝”。谢谢他们!

我对马老师曾有一点小小误解,直言不讳地在腾讯通上向他提出来。最后,彼此呵呵一笑。记下他一句话:“人要多沟通,沟通可以消除误解。”感觉出他的友善与真诚。

此外,我还要罗列一下:刘利均、陈炳坤、黄超、郑伟、杨小雷、刘俊刚、王雷、杨锐、黄剑、刘涛……几乎营销事业部所有的新老同事,都能让我感到同事之间的友好。

回头来说一说我的那位朋友,他是《李乙隆快语》的读者。在有微博之前,我喜欢在忙于生计之余,见缝插针地对《南方都市报》、《南方周末》等报刊上的新闻报道和言论,进行点评,每天几则,每则二三百字。美其名曰:李乙隆快语。在天涯社区“关天茶舍”连载。有人称之“三言两语,击中要害,入木三分”。快语被网友热捧,但它的命运与我的其他文章相同,一热起来,便被“敏感”删除。好在被删除之前,我那位朋友看到了它并与我联系。于是成了网友。当我了解到他的工作情况时,非常感兴趣,因为我一直想出书找渠道销往全国。于是,我主动说想来这公司工作。他爽快地答应了。但真正要我来时,我却犹豫不决,因为人到中年,凡事难免瞻前顾后。他催我要来就赶快来,我就来了。

刚来时,公司要验学历。这可难住了我。我虽有大专学历,但从不把它当一回事,那证书并没有带来。说到学历,请允许我再啰嗦一下。我高一只读一学期就辍学。我不上学是因为中了文学的“毒”。我读初中就开始在报刊发表作品,收到一些稿费,参加汕头一个诗歌竞赛,在参赛者中年纪最小却获得一等奖。因此,便自以为是了,以为靠写作也能立足于社会了。后来到镇政府文化站工作。那时候镇政府八十多人,除了抓计划生育,似乎并没有什么事要做。那时我还没有自由、民主思想,但我还是不适合体制内工作,便离开了。与我一同入伍的人,现在都是镇长、镇委书记什么的。他们官不大,但在这个社会,他们拥有的物质财富,比我多百倍以上。性格决定命运,我认了。我不后悔。后来,去当一家内部刊物编辑。后来,去教书,教初二、初三语文,兼教历史。学生们最喜欢听我讲历史。我教初三语文时还没有考完自学考试的所有科目,还是初中学历。说到自学考试的学历,许多人不以为然,我理解,我也不以为然。但我学得很认真,考得很认真,我不作弊。我报考的是新闻专业,所考的专业科,都是死记硬背的东西,一点作用也没有,考后就忘个干净。倒是古代汉语、现代汉语、古代文学等,真正把我的知识境界提高到另一个层次。公共科中国革命史其实大部分是中共党史,还有马克思主义哲学,也是我读得很认真并觉得有趣的东西。熟悉我的朋友可能觉得奇怪,我怎么会喜欢那些东西呢?我要告诉你,直到今天,我依然喜欢研究这二方面的内容。你不喜欢我,也可以研究我。如果感兴趣,可以到天涯社区文学频道看《一个普通人的自传》,不长,才五十万字。如果想看长一点的,那可以看一下搜搜百科“李乙隆”辞条,不短,三个版本共一千多字。

| 1 || 2 || 3 | [ 页次:1/3页 ]『上页』『下页
→本文共有评论9篇︱已阅读1077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
备案/许可证编号:粤ICP备09043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