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博 客 |  春 笋 |  迷津寻渡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用心良苦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10-10-31 14:40:28

小说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无意间看到一位朋友的QQ聊天记录,觉得有趣。经他同意,整理如下:

A、请问是CS学校吗?

B、是。

A、我想送孩子去读,先了解一些情况。

B、我QQ空间上有我校招生简章,你看后如果还有什么需要咨询,再问我,好吗?

A、好!(过了一会儿)你们学校需要入学考试,我孩子成绩不好,怕考不进去。

B、去试一下吧。你可以找C老师,就说是L老师介绍去的,她可能会照顾一下。

A、你就是L老师吗?我直接找你不行吗?

B、我不在学校。

A、为什么?

B、在家疗养。

A、生病了?

B、也说不上什么病,只是人虚弱,精神不振,医生说需要休养、调治一段时间。

A、保重身体,L老师!

B、谢谢!

(过了一会儿)

A、关于这个学校,你没有其他话要说一说吗?

B、你还有哪些方面需要咨询?

A、这个学校的校长怎么样?

B、不错,是个能把弱校变成强校的校长。

A、他的为人呢?

B、是个厚道人。

A、学校的老板呢?

B、不错。

A、老师们呢?

B、都不错!

A、就知道你会说这个不错,那个不错的!

B、不要说你是以家长名义来咨询,就算是网友,我也会这样说的。

A、你似乎觉得我是假冒家长?

B、呵呵,我可没这样说……

A、你不道人之短?

B、偶尔也有道人之短,但最好是当面。

A、你从没有在背后论人非?

B、不可能从来没有,有过的,只是极少。

A、你在学校时,经常在老板身边,但你不喜欢在老板面前说哪个同事不好,总是这个也好,那个也好。这不是烂好人、好好先生吗?

B、我喜欢用人之长,避人之短。如果给我权力,不管是以前“集体辞职”的那些同事,还是现在这些同事,我都会尽最大可能去用好他们,发挥他们的积极性。

A、以前“集体辞职”事件,与你无关?

B、无关。因为上学期我被安排新的工作,被要求不再插手学校管理。他们跟我交流时,我总是要求他们服从领导,做好工作。尽管我对当时遥控他们的领导的一些做法并不认同,但我从没有在同事中表现出这一点。这是我的原则。他们向我表明辞职意向时,我总是慰留。也有几个人表示,如果是我领导他们,他们会跟着我干的。

A、跟一位“学生家长”谈这些,合适吗?

B、呵呵,是你自己给“学生家长”四字打上引号的。我今天刚好有谈话兴致,有问必答。

A、你猜得出我是谁了吗?

B、我现在不喜欢猜谜。

A、你对领导的哪些做法不认同?

B、比如,要求学生互相监督,互相举报,对举报者给予奖励。这近乎鼓励告密。

A、你认为这样不好吗?

B、有位来检查工作的教育局领导说:这不是在培养小特务吗?我的回答是:我们要求学生,特别是班干部、学生会干部,发现同学犯错误时,要当面批评他,教育他。只有在当面批评无效之后,再举报。要本着帮助同学的心态来举报。不能抱着幸灾乐祸之心。其实这些话都是我自己说的,那位遥控的领导推出他这一得意妙法时,不是这样说的。他多次说,要培养耳目,要管理好学校,一定要有一批耳目。

A、可有些人却说这一措施是你的主意。

B、这就属于黑白颠倒的误解。

A、你不觉得你正在背后论人非吗?

B、有吗?你问我,我用事实说话,并没有定是非。比如刚才所说这一妙法,那位制定者,就是X长,他自己对此确实很得意的。他自己也会向别人推介他这一妙法的。也许在这一问题上,支持他的人也不少。在他们看来,是我非而不是他非。

A、以前的老师为什么“集体辞职”?

B、主要是因为工资不高吧。其他方面我不想多说。现在大幅度升了工资,所以现在的领导工作,要比以前容易一些才是。

A、我看过你离校前写的《关于请停薪长假疗养的报告》,还被我录在我的电脑上。你为什么要说停薪才能心安理得地养病呢?

B、领了工资不干活,我心里过不去。

A、在这份报告中,你说:“本人深知前生罪业深重,这一生总得靠黑白颠倒的误解、贬低、诬蔑、诽谤及恩将仇报的中伤等所谓‘命犯小人’来消除,而这些也是可遇不可求的。当不再遭遇这一切时,往往便只能靠疾病来消除罪业了。本人学佛之后,深信因果,所以总能坦然、豁达地面对一切。”

B、是的,我有说过这些话。

A、你为什么总会受人误解呢?

B、因为我有许多与众不同的地方,别人不理解,就误解了。比如,拿回扣、拿红包(老板给的奖金和慰问金也被称为红包,但不是我这里所说的红包)早已不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可我仍然不拿回扣(我还没有资源可以让人送那类我不认可的红包)。我工作过几个单位,都会经手许多广告、印刷等方面费用,可我总会尽量压低价格,为单位省钱,不会去谋取灰色收入。有人会误解我拿了回扣不承认,太虚伪,不请客,太吝啬。在这种事上,我特立独行,也不标榜什么,只能说这是我的倔脾气,也可以说我迂腐。

A、哦,我能理解。

B、还有些误解是很容易产生的。你运气不好时,也可能落在你身上。比如,X长与同事们闲聊当官的“好处”时说,当官这样好,难怪L总想入党回村去当书记。X长这样说,并非有意,而是口误。他说的是Z主任。老同事们都知道,Z主任一直在“跑官”,为此花掉不少钱。老同事们知道X长是口误。可是,新同事们听到了,就误解了。这种误解,就是我所说的黑白颠倒的误解。我在上海某集团企业(约有16000个员工)任企业周报总编、负责企业文化宣传时,工作比较出色,群众威信较高。党委书记看到我这样,要拉我入党,希望我入党后在党委中任要职,把我的工作划归党委名下。我不愿意。他便伙同两位副书记,不断地在老板那儿诋毁我。老板好心劝我:听他们的吧。我不接受老板的意见。后来我放弃那份待遇较高的工作。Z主任有他的价值观,有他的追求,我不作评价。他这种追求,与我的做法,你认同哪一种?让众人来投票,他得的票数肯定比我多。

A、现在那个集团企业怎么样了?

B、我在那儿工作时,那位老板走上巅峰,在中国富豪榜上排名十几位。我离开后,那家企业迅速走下坡路。现在,据说,还有800位员工。其他情况我不清楚。

A、它的衰落,主要是因为你离开?

B、绝对不是。我还没有那么举足轻重。是时间上的巧合吧。

A、听说,我们学校的老板带你去走访朋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