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博 客 |  春 笋 |  迷津寻渡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我的甲申年及瞻前顾后》语录(4)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09-9-27 20:31:08

28、在一篇网文上看到,关于国家的概念,强调文化认同远大于地域和政治上的意义,我记得自己早就在某篇谈论国家统一的网文的跟评中说过:国家并不仅是政治概念、地理概念,而更应该是一个文化概念。只有文化上一定的认同感,才有可靠的国家认同。这是大意,文字我已记不清,发于何处也忘了。我能说近日所看到的这篇网文的作者一定看过我的那个跟评吗?不能!当时我还从国家概念谈到民族主义,话意大致是:如果某党为了其政权的稳定而过分强调民族主义,意义是不大的。同一种族的人分属不同国家,是普遍现象。而且,如果不是采用梁启超的“中华民族”这一概念,那么,在我们汉族人高举民族主义、动辄骂异议人士是“汉奸”的时候,那些少数民族也像我们这样,会怎么样呢?我的结论是:如果执政者过于腐败、专制、残暴,却想用“民族主义”、“国家主义”的大旗来凝聚国民,能被他们凝聚起来的只能是愚民和奴民。

29、我尊崇佛教,有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其兼容与博大。你不信佛,但只要你心善言善行善,也会得到善报。其他善教的圣徒,我们民间的善神,都可敬之。这一点不像其他善教,要求你只能将其当作唯一的信奉,排他性很强。我崇佛还有一个原因,是我认为六道轮回,比其他教义,更能说明生命从何而来,到何处去。万事万物,都是互相转化着的。

30、有人认为儒学不能当宗教是因其唯物,我也不以为然。“不语怪力乱神”是“不语”而非不信,“敬鬼神而远之”是“远之”而非不信。儒学不是唯物,却缺乏彼岸世界。我认为,没有彼岸世界的信仰,只能作为道德支撑,作为精神寄托是不够的。有彼岸世界的信仰,才足以与道德和法律形成铁三角。

31、也许有一天,我会像怜悯病人、怜悯精神病患者一样,怜悯不可理喻的小人、恶人、坏人。我会把他们也视为病人:他们是在心理上、人格上、灵魂上出了毛病。其实,从唯物观来看,我也曾与朋友谈过,坏人的“坏”,是他们的先天因素和后天因素相互作用的产物。他们自身,在哪里呢?我们的“我”,又在哪里呢?不管是从轮回中来,领受着前生前世的报应而来,还是从先天因素和后天因素相互作用而来,我都找不到“我”。

32、“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为佛教!”三个境界,最难达到的是“自净其意”!只有“自净其意”,才能得“大自在”。“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对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来说,也很难做到,但就算做到了,也只是在六道轮回中,求得善报。善报之后,又进轮回,只有报应,没有记忆,意义何在?

33、佛家“五戒”,是其最基本的要求吧,我是否能做到?不杀生。我能素食吗?也许我可以吃“三净肉”。但吃肉总有点近乎间接杀生吧。是这样吗?也许,不杀生,主要是指不杀人吧。是这样吗?我还不懂。不偷盗。世俗意义上的偷盗离我甚远。我还会让自己不获取任何不可公之于众的收入,不掠人之美,不冒人之功,不剽窃别人作品。即使仅仅是在道德层面上,我也是一直这样做的。不妄语。我会尽最大可能诚实。但愿开玩笑不是妄语,但愿善意的谎言不是妄语。不邪淫。如果“正淫”仅仅存在于正常夫妻间,那么,“不邪淫”对我而言,可能是最难做到的。并非我乱搞男女关系,而是佛家有身口意三业之说,不是“发乎情止乎礼”就好,起心动念就不好了。不饮酒。这是容易做到的。

      (摘自李乙隆2005年2月15日定稿的《世界最长的信:我的甲申年及瞻前顾后》)

→本文共有评论2篇︱已阅读1564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
备案/许可证编号:粤ICP备09043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