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博 客 |  春 笋 |  迷津寻渡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我的甲申年及瞻前顾后》语录(3)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09-9-27 20:30:32

16、即使心里隐隐觉得转正已经是十拿九稳的事,表面上也不敢高兴得太早,有过很多失败、挫折的我,在胜利没有完全到达之前,在没有把成功紧紧地握在手里之时,我就不敢预支胜利的欢乐,怕成功稍纵即逝,怕好运被欢乐的风吹跑,怕预支来的欢乐是一笔心情的高利贷,要用加倍的痛苦偿还。

17、不管我现在身居何位,不管我今后如何风光,我将永远记住我在社会底层艰苦谋生的日子,记住提着礼品站在某些人的家门口时的那份忐忑心情,记住那些人的家属子女睥睨我的目光,记住离开时在我身后那一声关门的脆响……失意时,以此勉励自己;得意时,以此使自己冷静,并永远对弱势群体充满关注和同情。

18、我的好多带有自传色彩的文章,在谈到同一件事时,因为记忆的偏差,也肯定与写作时的心境有关,可能会不尽一致,我也不想在谈起某一件事时,去思索以前有没有记述过,去寻找以前的记述,以求表达的统一。我认为这种统一,倒不利于对真实情况的表现。比如某一件事发生的时间,我以前写为某一年,后来又记得是另一年,要求与以前的记述统一,可能是错误的,但后来的记忆,也不一定就是准确无误的。我也不想去考究,我允许偏差存在,我也相信,这种偏差微乎其微,无损于真实。有时在写一篇短文时提到某一件事,为了节省篇幅而绕开一些枝蔓,扼要地直接地把那件事表达出来,当较详细地陈述同一件事时,便可能略有不同了。

19、回忆的清晰度与时间不一定成反比,现在回忆十年前的事,可能会比回忆少年、童年的一些事要模糊些。1994年新学年开学一段时间后我到汕头工作,可能是10月,也可能是11月,也可能是12月。一个人尚且不能准确地写出自己的历史,我们又何必过分相信我们读过的汗牛充栋的历史典籍呢!

20、那些借钱给他的人,都是以前和他关系很好的、夸他有本事的人,现在对他骂得最凶的,也是这些人。也难怪,借钱给人家,人家不还,是会骂人的。有一次,在一个被他借了钱的朋友面前,我替陈君说了几句话,我说陈君不是赖账,而是没钱,如果有钱,我相信他会还的。那位文友对我的说法很气愤,他说:“没钱就可以不还吗?那你拿钱借我吧,改天我也说我没钱了,没钱就不用还你了。”我说:“借钱当然是要还的,但是没钱的时候又怎么还呢!”说白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好多时候就是钱的关系。

21、我说如果不遇到纪小姐,不到汕头工作,可能已经死去了,并不是说我不到汕头工作,生活就难以为继,或者在潮阳工作、生活的地方后来出现了什么事故,或者危险因素比汕头多,而是我一直觉得,人有时走上不同的路,就可能有一条是死路,有一条是生路,就像坐上不同的车,有一辆出现车祸,有一辆一路平安。生命何等脆弱。人生,总是充满着偶然。死是必然的,活着,却是无数个偶然连接在一起。死是容易的,活着,却是不容易的。1987年我就在一篇文章中写到,生命从诞生之日起,甚至可以说从卵子受精之日起,他的死亡之神,就一直伴随着他,在不远处窥视着他。想起这些我总要禁不住感慨,人活着,是一个奇迹。我们要感恩生命,珍惜生命,珍惜生命存在的奇迹。

22、听到人家说我如果不走那条路,现在就会怎么样了,比如说我如果1985年不要离开红场区公所去了曲江,现在一定当上什么官了,我总是这样回答的:“不一定的!如果我不去曲江,现在也可能死去了。”如果生命有定数,那我所走的每一步,都是命中注定的,我不管怎么走,都是走在我的宿命中,决定我走哪条路的,不是我的意志,而是冥冥之中的力量。如果生命纯属偶然,没有定数,那我也可能在一次偶然事故中丧生了,怎么能肯定我不走那条路就会怎么样呢!

23、在企业任职也可以考验一个人贪不贪。我2001年至今任某公司助理总经理兼企划部经理。助理总经理协助老板负责全面工作,要以权谋私是有条件的,比如对各经销商的扶持是可以权钱交易的;企划部负责广告策划,是花钱的行当,宣传品的印制、广告的投放,在某些人看来是可以索要回扣的,但我却是从来没有拿过一分钱回扣,吃过一顿请。当我与那些在政府部门工作的朋友说起我每年经办的项目多少钱却从没捞过一分钱,他们用十分怀疑的眼神看我,当时我恨不得向他们吹牛说捞了多少,用谎言来表现诚实。客观地说,以前我不要回扣,可能多少有点怕被人知道而丢了饭碗。但现在廉洁似乎已经融进了我的个性。我屡次想辞职,完全可以排除我不贪是因为怕丢了饭碗的可能。我还通过各种成文或不成文的制度,来约束包括自己在内掌权的人,在订立制度时我喜欢把掌权的人包括我自己都假想成总想贪污受贿的人,力求事事有人监控,滴水不漏,不会让任何一人一手遮天,也就是说,尽量不给任何人犯错误的条件。

24、我现在教育晚辈,虽然仍是倡导善良、正直,但我也强调要不断增强自己的力量,要敢于为自己的正当权益、为公道和正义而斗争,但要认清处境,准确把握,不做无谓牺牲;我倡导宽容、谦让,但否定把懦弱当成谦让和宽容;我主张不惹事,但不怕事;我不再说“宁可得罪君子,不可得罪小人”,我主张敬重君子,在条件许可之时打击小人……

25、多年来我有个明显的感觉,人家对我不满,能让人家当着我的面发泄出来,才能获得人家真诚的尊重;对人家有不满,能够当着人家的面发泄出来,对人家便不再不满。让不满积压在心里,是很不妙的。

26、我不喜欢权威,不等于我不喜欢威信。我尊重别人的威信和注重自己的威信。在“威”和“信”这两个字中,我偏重于“信”,我以日积月累的诚信,取信于人。

27、我一直对知识渊博、思想深刻、见解独到的人抱有深深敬意,但有时也对自己的这种敬意不以为然,因为我认为,只要有一定的思维能力,喜欢看书,喜欢观察,喜欢思索,总会有各种各样的见解,在头脑中蹦出来,经济方面、政治方面、社会方面、心理学方面、哲学方面、宗教方面,等等。我不知反逻辑的非理性的诗、艺术可会有英雄所见略同的“撞车现象”,我认为不同的人,只要都是在一定书本知识积累和社会经验积累的基础之上,通过一定的逻辑来思索,都可能推出一些类似的观点。只是有些人语言表达能力强,或受过专业训练,会写成好文章;有些人则“无师自通”,或语言表达能力差,写不出好文章。

     (摘自李乙隆2005年2月15日定稿的《世界最长的信:我的甲申年及瞻前顾后》)

→本文共有评论0篇︱已阅读1454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
备案/许可证编号:粤ICP备09043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