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博 客 |  春 笋 |  迷津寻渡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想起一篇21年前的旧作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09-4-21 0:23:59

曾有人对李某说,难道你只懂得批判、不懂得赞美吗?

这位朋友实在过于抬举李某了。

李某写过不少讴歌真善美的文字。如果你感兴趣,可找来看。

如果粉饰太平、为“肉食者”歌功颂德,就是所谓赞美,李某至少有20年没有这样做了。李某崇佛,虽未素食,但要赞美不是由老百姓投票选出来的“肉食者”,是违心的。

其实李某在20年前,是歌颂过粉饰过的。虽然没能写出悼念四川大地震死难者“纵做鬼,也幸福。愿得坟前有屏幕,看奥运,同欢呼!”这样高的水平(人家是某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李某岂能与之相提并论),但也有一手,在地方“主旋律”征文赛中屡获一等奖。

不信吗?请看下面这一篇《峡山塔,向我走来》吧:

练江水滔滔,江岸上人影绰约,村庄错落。春风吹过一个个季节,一个个世纪。不老的炊烟,繁衍出一曲练江文明之歌。峡山镇呵,是不是一个最悦耳的音符?

广汕公路是一条彩带,缀满了璀璨的珍珠。峡山,是不是最夺目的那一颗?

峡山塔呵,你的身影比山更凝重,完全浸入了深沉的静止。你是在构思未来么?绚烂的云霞,在你停立的思绪上熊熊燃烧。

你见过多少世事沧桑,草木枯荣;你经过多少风吹雨打,雷摧电劈。多少变幻如你头上浮云,悠悠飘过;多少故事如你脚下江水,静静流走。追忆成为传说,憧憬并非神话。

虽然时间的原野空旷寂寥,杳无边际。但你亘古的沉默是巍峨的呼喊。这呼喊怎会没有回声?

挂在塔檐上的梦,显得异样真实。几颗鸽哨也仿佛格外成熟。

没有一个雕塑能比这更静谧。你是历史与安定。你是根你是永恒。你的沉稳潜移默化着浮躁的灵魂。你崛立的英姿使你的目光下面许多匆促的步履负重若轻。

在古塔下面的土地上,开拓者们掘开了岁月的板块,铲除了祖辈的模式,与气候同步,播种智慧和灵敏,收获许多新奇的目光和赞叹。在他们勤奋而没有厚茧的双手上,田园不再只是被赶进粮仓。秋天的果树上,不再只采撷到一些粗糙的温饱。

自行车雪亮的车轮闪烁着朝气。摩托车鲜艳的红颜色似乎想暗示点什么,对着鲜活的早晨。

临街楼台的花卉上,带露的晨光开放。

七彩霞在碧天上散锦,练江水在朝晖中流金。

往日的印象如昨夜的郁梦,是飘落幽谷里的落叶,消失得无影无踪、无声无息;是曾栖息在古塔上空的乌云,早已被季节风驱散。

亮丽的正午,阳光在富丽的建筑群和洁白的水泥路上面哗哗作响,熠熠的色彩叠浪。

时装模特似的少女,风韵着季节的缤纷与青春的多姿,编织成大街上幻变流动的景色。 

明净与古朴的黄昏挂在塔尖上,喧哗的街道与公路上盈淌着一种熙熙攘攘的宁静与忙忙碌碌的安谧。

峡山之夜,古塔上缀明星千颗,练江水荡一湾银河,钢筋水泥的丛林中浮着半轮新月,亭台楼榭的霓虹灯曼舞着轻歌。

此刻,车过峡山。

峡山塔,踏一路沧桑,携一片云影,精神矍铄,步伐矫健,向我走来,踩响我想象之弦。 

不远处,脚手架还在种植繁荣。

                                (2009年4月)

→本文共有评论2篇︱已阅读1604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
备案/许可证编号:粤ICP备09043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