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博 客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世界最长的信:我的甲申年及瞻前顾后(十三)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05-7-21 19:22:21

(十三)

克文,今天是6月1日,要是在汕头,晚上我会带女儿去玩的。发短信叫妻子买点东西给女儿,女儿就打电话来问我要给她多少钱买东西。女儿不喜欢花她母亲的钱,最喜欢花我的钱,她的理由是她母亲钱少,我钱多。有时她母亲为了把她从她外婆那儿哄到我这边来,就对她说,去花掉你爸爸的钱。她就高高兴兴地来了。我给她钱,她会存起来,平时要花什么钱,还是向我要,我不在那,就先让她母亲出,过后会向我拿去还她母亲。女儿好久没叫我爸爸了,想来女儿叫我爸爸,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了,也是偶尔。她打电话给我总是大声阔喉直嚷嚷,直奔主题,我一听到她的电话就要笑,笑得很开心,我在汕头工作时那些同事看我接电话的表情,就会知道是我女儿打来的电话。我总叫她臭宝宝。

今天,在李乙隆文存网站的论坛上,网友小雪贴出一封给我的公开信,信写得好长,看得出一气呵成,下面摘录几段话:

“最近,每次我来论坛,总是深深的失望。这份失望,曾一度让我失眠,让我在很多个深夜里爬起来想把它写出来,然后让你好好看看。但是一次次写好的字,犹豫了又犹豫,还是没有贴出来。所以这几天,我都是用‘游客’的身份来论坛,去文存。看了文存的一些文章和论坛动态,就悄悄地离开。”

“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现在的李乙隆,更不知道如何回复现在李乙隆的帖子。我常常安慰自己说,李乙隆还是李乙隆,他就在文存里的字里行间。论坛上的晓风残月只是晓风残月,与李乙隆无关。但我知道这是自欺欺人。”

“你让我不知道哪一个才是你。也许你会说,这两个都是李乙隆,小雪,你一直把我神化了。我倒希望你能这样干干脆脆地告诉我。这样我便不必一次次地试图说服自己去理解你。”

“去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来到了南山月。在这里写诗,写词,写文章,交了很多朋友,很开心。我把许许多多个夜晚及白天,都放在南山月和你的文字上。因为喜欢你写文字的认真态度,喜欢这里真诚、单纯的朋友。虽然这里一直都没有异常热闹过,但是我还是一如既往地爱着这里。可是今天,这个倾注了我许多情感的地方,忽然让我感到陌生了。我在你们的帖子里找寻不到你们昔日的影子。甚至我很难想象某些语言背后的操持者会是你们。我真不明白,李老师要给我们这些学生怎样一个论坛环境呀?是我老了,跟不上时代了,还是我一直都过于天真了呢?”

信中的“文存”,是指“李乙隆文存”网站,就是专门发表本人习作让网友跟帖评论的地方;信中的“南山月”,是指“李乙隆网站论坛”,主版就叫“南山月沙龙”;信中的晓风残月,就是鄙人,自谓站长,人称李老,小雪在信中称为李老师。小雪的信批评得好,批评得及时。近期来年近四十的我与直奔三十的克文、阿涛、阿全几个前学生,加上风韵绰约的女网友情焰等,常在论坛上互相调侃、开成人玩笑,差点忘了一直对南山月十分关注的小雪是个非常纯真的新婚女人。其实我们去年也调侃过、幽默过,留下许多让人忍俊不禁却又十分纯净的精彩帖子,除了克文调侃过度引起一位还未进入调侃状态的朋友误会外,所有帖子老少皆宜,给我们带来许多快乐。难道离开了成人话题、女性话题,就没有玩笑可开了吗?起码作为克文等人的前老师,作为站长,说话总得稳妥一些,总不能跟着网友瞎起哄吧。

客观地说,我们现在让小雪看着不顺眼的帖子,比起这一两年来那些靠短信息赚钱的门户网站的某些短信,比起许多网站的女性频道,文字要纯净得多。为了不让大家因为看了小雪的信,以为李乙隆网站论坛下流不堪,下面我摘录两个让小雪最不满的帖子,好让大家见仁见智,也让大家了解我的另一面吧,我从来不喜欢道貌岸然。

“乡人重男轻女,不让女孩读书。我教克文他们时,曾见一女孩在窗外偷师。我见克文、阿全、阿涛等学生泼皮得厉害,恶作剧不断,无心听课,便不再对牛弹琴,与窗外那女孩聊将起来。此女冰雪聪明,我刚才所讲,她皆能听懂,考了她几题,都答得甚妙。我叹道:可惜可惜,可惜身下欠四两。我的意思是可惜她是女孩身,父母不让她来上学。谁知她信口接道:幸得幸得,幸得胸前多半斤。我先是愕然,继而叫绝。教室里克文者流,一个个傻头傻脑,不知我们所谈者何。”

“某日,余赴友人婚晏。席间不慎失手,茶溅邻座佳丽,窘极,诗以解之。诗曰:此姝秀色实堪怜,休怨茶水湿霓裳。茶水也爱裙中物,湿透绸缎觅春光。”

上面两个段子,都脱胎于民间笑话。“四两半斤”这副对子,照搬民间笑话所述;后面四句歪诗,除“也爱裙中物”五字,基本是我所作。民间笑话中的原诗,其它三句我已忘记,故难以比照一下。小时听大人“讲古”,有一段子,说的是雨后,苏小妹走在路上,不慎踩到烂泥洼,泥水溅进裙里,苏轼好友佛印和尚见了,便胡诌“烂泥也爱裙中物”四句。

惹小雪生气的可能还有:我们拿各人的名字开玩笑,我被称为隆兄,你被称为文兄,楚伟被称为伟哥,阿平被称为平兄;在“祝您健康”版上转贴了有关“男用避孕药”、“安全期避孕法”两条稿,便大谈什么不用隔靴搔痒、可以赤诚相见了;你当过女性内衣批发商,便有人说许多女人的文胸被你摸过;在“新闻转播”版上转帖了《女用“伟哥”2年内将在英国上市》,就有人说有这东西要哄女人上床就容易了,还有人准备去注册“伟妹”商标;转帖了《我国首个冷冻卵子试管婴儿诞生》,就有人要情焰贡献卵子,还有人要与情焰合股办卵子出售公司,希望将来产下的婴儿一个个像情焰这样漂亮;我还“吹牛”说:“在澳士兰牧场有限公司工作时,我写过这样一条招工广告:‘你想摸奶吗?来吧,进口波霸任你摸、揉、挤。我们给摸奶者提供食宿,还发工资。’应聘者云集。其实招聘的是挤奶工,‘进口波霸’是指从澳大利亚进口的良种奶牛。”也许挑剔一点的人会问:“你不是不喜欢吹牛吗?怎么吹牛了?这不是自相矛盾吗?”那我只能这样告诉你,在搞笑时,我是常常“吹牛”的,我“吹牛”与人不同的是,我所吹的,是要让人家一听就知道是开玩笑的,如果你听不出是玩笑,那我只能表示遗憾了。真正喜欢吹牛的人是希望别人对他所说的话信以为真的。

今天的工作效率很低,原因是网速太慢。在企业网站后台的编辑器发稿,一直以来都很顺手,一天发90条稿,还有不少时间可以干其它事。但今天不知怎么搞的,总是很慢很慢,还老出故障,发稿少了,还干不成其它事。就像失去了健康才知道健康的可贵一样,降低了速度才知道速度的重要。原来我的工作成绩,是电脑和网速所赐。让小Q检修了后台编辑器,自己也打开杀毒软件查杀病毒,乖乖,还真查出两个病毒杀掉了。可是速度还是没有明显提高。电脑和网络就是这样,有时是难以捉摸的,也许明天就好了。如果今后还这样该怎么办呢?在等待编辑器缓慢运行的过程中,我总该干点什么吧,一是不能浪费时间,二是不致因等待而焦躁。到论坛上发稿?检查编辑完成后产生的网页效果?写稿?看报刊?到其它网站看新闻或文章?今天也尝试过在等待时干点什么,不知是一时不习惯,还是一心难以两用,一分心,就有点混乱了,比如有时就不知打开过的一篇稿是否已经发上去了,就得去查,比如已经编发的稿,又发了一次,就得去删除,提交与删除,白白浪费编辑器的几次缓慢的运行。我觉得干什么事都是一心一意效果比较好。

在上一章也就是第十二章中,我说“C要印刷一本企业宣传资料寄给六万个客户……便要我在汕头帮他找一家便宜一些的印刷厂”,“那是上世纪末,我偶尔为朋友公司编一本《电子商情》,并联系印刷”, 这两句话中,企业宣传资料和《电子商情》是同一件东西,但这两句话说的却不是同一桩事。前者所说的印刷业务,我交给同事蔡总的亲戚,发生在1996年;后者所说的印刷业务,我交给广,发生在1998年或1999年。对了,是1999年10月以后,我当时还兼职与你一起卖酒呢。我把业务交给广时,还在某酒全国总经销的仓库请广喝了半瓶酒。蔡总的亲戚与我的朋友C合作了一两年时间,C因为拖欠他的钱,印刷厂可能是要C把钱还清再给他印刷,C便请我重新找一家印刷厂,我便找上了广。值得肯定的是,C尽管有时喜欢拖欠人家的钱,但最后都是会把账结清的。C与蔡总的亲戚把账结清时,还专门打个电话告诉我,我心里也很宽慰。当时给广的那单业务,可能是五六万元吧。我在上文已经说过,在这单生意上我赚了一点钱,既是业务提成又是编校费。广原先是说要给我2500元,我也告诉了C。后来我二哥被抓,我请人帮忙花掉了一些钱,广在付给我2500元后,要我帮他把印刷费的几千元尾数讨来,说你现在被你哥的事弄得手头紧,把尾数讨来后再拿2000元去花吧。我2000年在上海时,朋友C通过榕树下网站与我取得了联系,我给他寄去我所编的企业报,有时也附上短信,信上主要是劝他不要赌“六合彩”,同时也请他把印刷费尾数还给广,写到这里我又觉得C在不少方面是个不错的人,本来因为对广不满意,他是不想把尾数还广的,但因我在信中或电话上说了几次,他便在2001年春节期间到我家来,放下400元美金,让我转交广。我通知了广,广立即到我家里来了。400元美金摊在茶几上,共4张,我也不客气了,把两张拨到广面前,两张拨到自己面前,广的表情有点不自然,难道他忘记了说过的话!

克文,我给你的这封长信已在一些网站连载,请你和各位网友看后,发现错误或疑点及时指出,我可予以更正或解释说明。

在上一章中,我东拉西扯提到了“李铁成”,就有读者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了,问道:“李铁成”者谁?我国大贪官不少,怎么用此人来借代贪官?我在2003年4月所写的一篇短文,正好拿来作此注解。全文如下:

2003年1月28日,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白山市原政协副主席李铁成有期徒刑15年。此案轰动一时。

| 1 || 2 || 3 || 4 | [ 页次:1/4页 ]『上页』『下页
→本文共有评论0篇︱已阅读1305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
备案/许可证编号:粤ICP备09043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