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博 客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世界最长的信:我的甲申年及瞻前顾后(一)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05-07-06 10:29:11

(一)

克文:

你好!

近来还好吧。多年来闯荡江湖,想必收获了不少人生经验。

人生苦短,转眼间我已直奔不惑。你比我年轻了12岁,这是无法用钱买到的财富。我一直想创办一个能够体现自己风格寄托自己理想的企业,至今未能如愿,而岁月匆匆。

上面这几句话是春节前写下的,后来有事耽搁或缺乏写信的心情或精神状态欠佳或者懒惰,一直未续写下去。转眼便是春节,初一带妻子、女儿回家乡,初二下午回汕头,因为在家乡住了一晚失眠,只感疲倦,未感其它不适。初二晚睡得很深,照理初三就该恢复精神,在电脑上打出点什么才对,但初三上午八点多起床如厕发现了问题,拉肚子,拉得很厉害。服了正气丸、保济丸等家常药,以前是很奏效的,此番却一点效果也没有。一整天拉了三四次,吃的却少,没胃口,初三晚又拉了几次。这一次拉肚子是我有生以来最为激烈的一次。人本来就瘦,经此番折腾,形销骨立。初四上午到住宅区楼下诊所求医,疗效最快的还是输液。输了4瓶液。当晚又小拉一次,初五早上如厕,便正常了。初五上午到公司会见一位早先约好的饮料商,鼓动他经销我们的产品。下午继续输液,巩固疗效。初六到公司值班,老板知我值班,上去与我谈谈,说起此次疾病,老板大声说好,说正月初拉肚子是把以往的霉气排干净,预兆今年好运。但愿如此!今天初七,好好休息一番吧。但因昨晚半夜醒来,想起有关深圳工作的一些文字需要修改,加上随着深圳之行日子的逼近,遇事已经比较镇定的我心里还是有点急了,于是失眠了几小时。后来又睡着了。早餐后打开电脑想修改,发现有些文字只存在公司电脑上,忘记发到家里的电脑来,于是又前往公司,真的有些急了,本来今天天气有些冷,况且急着把它们改出来也不知是否用得上和什么时候用得上,只是心里有些急,便总得干点什么。好多时候,我们所干的事本身并没有什么价值,其意义只在于干的过程,就像写这封信,只是借此梳理一下自己有些杂乱的心情,就像好多时候写日记也只是整理心情或思绪,没有读者,自己以后也不见得会去看它。与日记不同的是,信最少有一个读者,就是收信人。当然信和日记,还可以记录什么或者抒发什么。本来信是用于向收信人传达信息的,只是我与一些人为满足自己的需要而改变其用途,这样说起来就对收信人不起了,为了梳理自己的心情或记录自己认为需要记录的东西,浪费了别人的时间,真是不好意思!话说回来,也许此信对你还是有点作用的,虽然文笔一般,不能当文章欣赏,我也不喜欢自我感觉良好地教导我的晚辈或学生怎样做人处事,但我喜欢尽可能客观地不文过饰非地说出自己的经历,谈自己的想法,供对方在遇到相类的境况、人事时可参考借鉴或作反面教材。

年轻时我是个闲不住的人,闲不住不见得是好事,有些人喜欢无事生非,有些人喜欢瞎折腾,而我更多时候是在自己的内心中或个人世界上兴风作浪,无损于他人,有时却是在跟自己过不去。年轻时我还是个急性子,遇事容易着急,总想一下子把事情都摆平。因为身体的原因,我现在常常纵容自己懒惰、拖拉,我认为我的懒惰好多时候是一种本能的自我保护,是因为身体需要休息。比如现在此信虽写得顺手,我却要自己停下来了。明天再写吧。后天也就是初九,公司才复工,我也会去的,写一封致老板和主要同事的信,说明离开公司前往深圳的理由,以求得到理解。这封信想来也不是容易写的。我口头上已多次向老板说要去深圳,虽以开发市场为由,还拟了一份深圳市场承包合同书,他都不予支持,他也许看出我想借此逐渐淡出公司权力中心的意图。他坚定地认为,公司需要我,他需要我帮助。我这个人绝不会因为老板的器重就自以为是的,我有的只是感激。初十我要到一位朋友那儿商量前往深圳工作的事。元宵后去深圳,是确定了的。

这些年其实活得很一般,再往前说就更不精彩了。在你家乡当代课教师那段时光是我人生最宝贵的青春岁月,然而工作上、学习上、写作上、生活上,却了无业绩,感情上也是一塌糊涂,只留下许多尴尬的回忆。那时候要是能排除感情困扰,一心一意学点技能、写点什么,或者静下心来看些历史、哲学方面的著作或外国文学名著多好,可是却总在浪费时间。如果这些被浪费了的时间是流淌在快乐中的,那还是不错的,可那段岁月的心境,现在回味起来,却分明有些沉闷、压抑,那时候还常陷于强迫症、抑郁症等心理毛病中难以自拔。如果说写作和学习是辛苦的,那精神上却是充实的,如果略有所成,成就感当然是快乐的,可是那时活得很没有成就感很不充实,如果说那时候有时还有点成就感和充实感,那在现在看来,无异于自欺欺人了。说到浪费时间,现在何尝不是,只是近几年情绪比较稳定,心底常常保持着一种淡淡的愉悦感,而且对未来总怀着美好的憧憬,对人生总存着希望。这种憧憬和希望,不是来自强烈的功利欲,而是源于平常心,是吃饱了饭的人对面包的一点向往,是并不缺钱的人对中500万彩票大奖的一点侥幸。稳定的情绪来自平常心。没有平常心作依托的快乐,是无根之萍,经不起一点风。在你家乡教书的那些日子就缺乏平常心,患得患失的。那时候我对教学成绩是很重视的,可是衡量所谓教学成绩只有统考和升学考。教初二时没有统考,教你们这一届初三,你们升学考的语文平均分数在全镇七所初级中学中排第五名,其它科目都比我所教的语文好,这结果当然是令我十分懊丧的。客观地说,这分数并不能代表教学成绩,这名次也不能代表教学水平。我校只要先淘汰掉语文成绩最差的那几个学生,语文平均分数就跃上全镇第一名。因为那时候很在乎,所以我算得很清楚,语文平均分数我校与第一名的学校之差不足2分。学校先自行淘汰掉一些“差生”,也是那时候很通行的做法。当然强行淘汰是违法的,所以不叫淘汰,只是劝退。有些学生本来就不想升学,不少“差生”自知升学无望,他们用不着劝告,毕业考试后就离校了,这样做可节省升学复习和升学考试的各种费用。而一些语文成绩较好的学生不参加升学考,则是我所惋惜的。我虽重视考试分数,却又一直是持怀疑态度、批判精神去看以往的语文课本、语文教案和那些机械的语文基础知识以及那些语文考试的。我曾经对语文基础知识十分精通,现在忘得差不多了,却不觉得会给阅读和写作造成什么困难。我认为,你可以背不出什么是对仗,背不出什么是词性或词类,背不出什么是形容词、什么是介词,背不出词的构成和短语或词组的结构各有哪些,背不出什么是陈述式、什么是支配式,什么是主谓结构、什么是动宾结构,等等,但你能看得出哪些句子运用了对仗,你能写出对仗工整的对联,这比背这些概念要优秀得多。古人并不背这些东西,却能在他们的诗词中大量地运用对仗。你认为这些东西值得花大力气去教去学吗?

偶尔去你们家乡,探访的人当然是关系好的,他们谈起我在你们家乡的教学,评价当然是很高的。我不否定他们的真诚,也感激他们的善意,但我深知我得到的信息是很片面的,即使听到尖刻的批评我也会十分坦然地接受。鸟过留毛,人过留名,我当然希望自己能在工作过的地方留下好名声,功利一点说,这也是一种资源。但万一事与愿违,我现在也不是很在意了,关键是自己的现在和未来。如果我身败名裂,在那些当过我学生或与我同事过或朋友过的人中,把我往好方面去说、拿我的优点来说的人是不多的,能比较客观地说就很不错了;有相当一部分人会把我往坏方面去说,会把我的优点说成缺点;也有一部分人避而不谈,以曾经做过我的学生、朋友为耻,好像从未做过我的学生、朋友一样。如果我因言获罪,他们中有不少人会相信泼在我身上的污水,并对之添油加醋。如果我杰出伟大,他们会以做过我的学生、同事、朋友为荣,有些人还会把我的缺点、弱点说成优点,会把我的一些无趣的事、尴尬的事说成名人趣闻,会把别人的一些有趣的事、好事说成是我的事,有时还会把别人的成绩也说成是我的,比如被我教过的学生有出色的,即使我教他的时间很短,效果一般,他的成绩是他自己努力取得的和别人教出来的,人们或他自己也会将其他教过他的老师省略,只说他是我这个名师出的高徒。而我这个人却是这样的:当我处于弱势,人们要把我的成绩说成是别人的成绩时,我会不服,我会抗争;当我处于强势,人们要把别人的成绩说成是我的成绩时,我会反感,我会澄清。

我在一篇文章里,写到自己曾教初二、初三两级三班的语文。现在我能记得好多学生,却对那些学生在哪一级被我教过记得不大清楚了。我到你家乡教书的时间,大致是1989年9月至1992年吧。1989年我教景伟这一届学生的初二级,当时致和老师教初三。1990年我教你们初二级。可能是因为致和老师工作忙离开学校,景伟这一级的初三第一学期也是我教的,我与景雄有师生之谊,便是在这一学期产生的,他是个复读生。景伟初三的第二学期如果也是我教的,我那时对升学成绩很在乎,应该会留下记忆的,可是记忆中没有这回事,可见不是我教的,而是致和老师教的。你上初三是1991年9月吧。如果上面的时间没有记错,少玲这一届初三便在1992年9月至1993年7月,第一学期是我教的,我记不清有没有上过他们第二学期的课,也许是1993年初寒假过后,我就没有回到学校教书,而是到深圳打工。有趣的是,你这一届初三升学考试语文平均成绩是第五名,而在你们之前致和老师所教的那一二届,似乎是第一二名,少玲这一届,好像是第一名。对比前后几届的升学考试语文平均成绩的名次,如果不是我的“教运”差,就是我教学无能。也许客观一点,景伟这一届和少玲这一届的语文成绩,我是可以沾光的。我教书时,总不喜欢照字读经,总喜欢提出自己的看法,比如我对“教学要求和目的”把资本主义国家的小说贴上政治标签、打上阶级络印的做法很反感,像《最好的顾客》明明是写一对卖花圈的夫妇对一位孤寡老人的临终关怀,表现他们的人性美,“教学要求”却偏要通过老人的孤独晚景,来批判资本主义社会人与人之间的金钱关系,说是赤裸裸的金钱关系造成了人与人之间的冷漠。遇到这些问题时,我会教学生应付考试时答什么答案才可以得分,但要有自己的思考。我不知这样教书对学生有没有好处,但对考试成绩肯定是没有好处的,说不定会让学生记混了,把我的独立思考当成考试的“正确答案”。我当老师还有一点吃力不讨好的地方,就是讲课语速过快。语速过快,也许是急性子的一个症状,也许是不够自信、容易紧张的表现。我语速快,在同样的45分钟中,会比其他老师向学生传达更多的信息,会让那些思维敏捷基础好接受能力强的学生有更大收获,但反应迟钝的学生听得进去的有多少呢?我讲课还有一个“毛病”,就是特别喜欢活跃气氛,有时也许有些幽默吧,常常逗得学生哈哈笑,这样弄不好会比较麻烦,因为有个别学生情绪一活跃起来,就想捣蛋,还以为喜欢说笑的老师可以闹着玩。要让学生们既笑得起来,又静得下来,既能活泼,又能严肃,会比一贯上课严肃的老师费力。说好听一点我这一套是趣味教学。也有不少学生很喜欢听我上课吧。

| 1 || 2 || 3 | [ 页次:1/3页 ]『上页』『下页
→本文共有评论3篇︱已阅读1763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