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博 客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今天有点不愉快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04-06-17 10:57:45

今天是6月9日了。刚才在摘编行业资讯时,看到这样一条新闻:“据了解,根据国务院近日颁布的有关规定,提供互联网信息服务的经营性和非经营性的网站分别实行经营许可证和备案登记两种制度,要求每个网站的主页上,都要标明许可证或备案登记的编号。记者同时获悉,不办理经营许可证和备案登记的网站,将被处以10万元以上100万元以下的罚款,并会被责令关停网站。”我心中不免掠过一丝惶恐,我不知我的个人网站是否也需备案登记。尽管现在没有进行备案登记的非经营性网站多如牛毛,可我总怕万一走了霉运,别人没事,偏偏我出事。也许此生一路走来挫折较多,也许天生有较强忧患意识,遇到什么事总容易紧张、忧虑,容易往坏处去想,这种情况以前更严重。今晚打电话问一下专门为人家申请域名、租用空间、建网站的前学生泽铭吧,如果需要办理备案登记,不知他能否代理。看了上面那则新闻,我根本不知道备案登记到哪儿办理、如何办理。按理说,我是不用忧虑的,在罚款之前,有关部门应该通过服务器提供商通知各网站负责人:带什么证件,到什么部门,交多少费用,办什么手续。如果有个别网站通知后仍不去办理手续,再予处罚不迟。怕只怕有些部门对罚款创收兴趣浓厚,他们不是提供方便让你去办理手续,而是等着罚你的款。

今天,令人不快的事还有一桩。刚才到连载《我的甲申之变及瞻前顾后》访问量最高的某网站去看看访问量又增加了没有,却见已经发表出来几天、访问量上千的第二十四到第二十八共五节全被删了。这样一删,后面的内容又怎么连载下去呢?难道这部“书”就这样在这个网站惨遭“腰斩”了吗?我登录到管理中心去查看,发现那些内容是被退回要求修改,理由是:“这几章议论的成分过多,自传毕竟不是杂文,希望修改后再投。另外,涉及到社会批判的内容,也望能谨慎,否则可能会给我们带来麻烦。”我当然能够理解编辑的苦心。但是那几节怎样修改呢?我东施效颦,用贾平凹处理《废都》性描写的做法,把那些“敏感”内容全删了,然后说明此处删去多少字。上面五节共删去13000余字。第二十七和第二十八两节全删了,我还保留着节序和说明。我这种做法编辑能接受吗?即使编辑有此雅量,那1000余名跟踪着看我这东西的网友呢,假如访问量是真的话?我对访问量的怀疑,不是不相信网站,而是不相信自己这东西的吸引力。假如真有这么多网友愿意看我这东西,对被删除的内容也感兴趣,可到天涯社区去搜索“李乙隆”出来看。

不少网站有胆量发表一些“姓黄”的东西,却总要删掉我的一些大实话。曾有人对我说,现在有许多网络警察,要我小心点。我说,能做网络警察的,一般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受过高等教育的,一般是看得懂道理的,我的言论是讲道理的,网络警察是看得进去的。话虽这样说,有些网站还是要删掉我的东西;话虽这样说,我还是对这些网站的做法非常理解。

心中不快,人也容易疲劳,休息一会吧。随手拿起新到的《新闻周刊》翻了翻,触目的又是令人不快的消息,难怪体制内一直有人鼓吹对媒体的管制不可放松。该期《新闻榜》的“状元”是鞍山市公安局内保分局原局长林福久。林福久在8年的时间里,以一个地市级公安分局局长身份,通过非法手段聚财达5000多万元。此案引起的争论很大。对林福久的查处,最终由中纪委的直接介入才得以进行,而且从查处到判死刑,效率非常之快。《新闻周刊》评论说,林福久显然又是一只“腐败的麻雀”,查清这只小麻雀的背后,才是人们更为关注的。另一篇引起我注意的是《年报里的中国银行真相》,该文太长,我只看了导语和小标题。导语曰:“长期以来,海外金融机构和有关人士都对中国国有商业银行公布的财务数字表示质疑,这一次中行聘请了著名的国际会计师务所普华永道担任外部审计,中行的新年报能够带给人们一个真实的国有商业银行吗?”小标题分别是:年报艰难出炉,核心指标不增反降,公布资产存“暗角”,历史呆坏账与未来风险。

                              (2004年6月)

→本文共有评论0篇︱已阅读2360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