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博 客 |  春 笋 |  迷津寻渡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2004年第15期《凤凰周刊》摘评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04-5-27 20:46:55

所谓“摘评”,是我生造的一种“文体”,顾名思义,就是摘录并予以评论。我在2003年写过一些。此刻是5月27日晚上,前天收到出版于5月25日的《凤凰周刊》,前晚躺在床上翻阅了一会。看每期《凤凰周刊》,就像看以前的《南方周末》,总会有骨鲠在喉、不吐不快之感。本来近期工作较忙,业余时间正在写一部长篇,该刊所披露的,也不外是中共媒体说过一万遍的“极少数”人或地方那些“极个别”的现象,不知有多少人评论过了,我目前也写不出什么“建设性”而非“讽刺性”的高见,不评也是可以的。可这会手痒痒的,还是在电脑上打下这些文字。

A、首先摘录《土地新用途:高尔夫球场》一文中的内容。镇政府把祁河村的大多数农田卖给开发商。在中国北方平原上的这个小村庄上,修建了一个高尔夫球场。王积京一家人感到既迷惑又忧虑。他们是中国普通的农民,土地是他们惟一的生活保障,现在,这惟一的保障正在失去。祁河村高尔夫球场其实也只是中国以牺牲穷人的福利为代价而产生新富人的无数个例子中的一个:中共官员以公共利益的名义把农民的土地收回,然后出售给开发商,从中赚取回扣。高尔夫球场兴建于2002年,当时正值小麦收获季节,一些村民要求工程延后,让他们收割小麦,未被容许,推土机开进了农民的麦田。村民到济南市向省政府抗议,结果获得了几个星期的收获时间,以及补偿的承诺:此后五年,每个家庭每年补偿350元。工程施工时,有些村民在推土机前阻挠,很快被警察抓走。此后村民三次到祖国的心脏、13亿人民向往的地方、伟大的首都北京上访,每次他们都被送回山东,交给省政府处理。王积京的儿子和几个男人到县政府门前抗议,很快被逮捕了,关在家人至今也不知道在哪里的监狱。“他们不告诉我们他究竟被关在哪里,也不让我见他。”王积京的儿媳哭着说。共产党官员开着奥迪汽车来到这里,在村民们赖以生存的土地上击打着一个叫“高尔夫”的小球。

B、大陆传媒对印度大选的报道十分低调,《印度大选爆出冷门,国大党上台》一文显然也值得一摘。瓦杰帕依虽然年老但身体不衰,人们普遍对这位印度政坛的“老选手”看好,认为印度政府大权非人民党莫属,原因是:瓦杰帕依执政8年间,印度政局比较稳定,经济改革也取得了很大成就,近年来GDP增长率保持在7—8%,粮食生产基本满足10亿人民的需要,2003年经济增长率超过中国,达到10%以上,外汇储备超过1100亿美元,外交方面也有令世人瞩目的成绩。而印度国大党却似乎萎靡不振。为什么印度大选会让人大跌眼镜,此文分析出很多原因,在这里我只摘录第二点:人民党执政期间虽然取得了很多成就,但经济增长的成果未能为广大民众带来实际利益。从经济发展中获利较多的是企业家和商人,而广大民众的生活依旧贫困,他们用选票表达对人民党的不满。他们因为唾弃了人民党,所以选择了国大党。国大党能不能给他们带来利益,他们并不知道。看了此文,请准许我大胆作一个假设:假如中国实行印度式的大选,结果会如何呢?说到民主选举,有人会说,国情不同,我们不能西化,好像民主就等于西化;也有人会说,我国人口太多了,我国有些地方还比较落后,人民素质还有待提高。印度与我国一样是东方大国、文明古国,印度有10亿人口,印度有3亿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下,有超过40%的人口是文盲。而我国官方不是早就公布我国人民已经脱盲、贫困人口只有几千万吗?不同的是:印度从经济发展中获利较多的是企业家和商人,而我国从经济发展中获利较多的是官员、企业家和商人以及前官后商或亦官亦商的“两栖动物”。

C、仿佛在一夜间,美军虐待伊拉克战俘的丑闻几乎遍布世界所有传媒,美国的国际形象跌至历史最低谷。该期《凤凰周刊》在报道这一事件时所选的角度却与众不同,从题目就可看出来:《美国总统无奈“无冕之王”》。最先揭露美军虐俘恶行的,不是别人,不是“国际反美势力”,正是美国自家媒体。美军虐待伊拉克战俘的种种暴行,比起去年某记者所写的一篇报道中湖南某收容站虐待以至打死无辜百姓的花样和手段,实为小巫见大巫。不同的是,美军虐待的对象,曾经是他们战场上你死我活的敌人,而我国某些收容站虐待和打死的人,是外出务工的老实农民或其他无辜人员,这些人之所以被“收容”,仅是因为没有带暂住证。孙志刚不过是在收容站中被工作人员及其帮凶活活打死的人中的一个,因其大学生身份而致此案广受关注,并使此案成为一个可以写入史册的事件。美军虐俘丑行被自家传媒曝光,引起国际公愤,其中痛骂布什政府的,不乏美国人;而我国,有“家丑不外扬”的古训,即使有个别记者不遵守这一古训,也会受到压制,就像上面那篇披露收容站内幕的报道,只能在当局尚控制不了的网络上被转来转去,还不时被网站管理员为了网站能够存在下去而删除,我国“正规”传媒是不会刊登的。如果有外国传媒“丑化”我国政府形象,那肯定是“国际反华势力”无疑。

D、我对中共党史素来有研究的兴趣,《中共党史禁区有新突破》一文当然引我注目。该文称,近年来,张国焘、王明、李德、吴德等中共有争议人物的书籍陆续公开出版,销路可观,观察家认为,这意味着关于中共党史的许多观念将进一步突破禁区,而中共党史研究的突破,是大陆主动进行政改不可或缺的一环。该文引述吴德披露邓小平复出内幕,说华国锋为邓小平复出作了三点指示,要邓小平“在中央工作会议上堂堂正正地出来”,并不像中共党史界的“正统”说法所说那样,“拖延和阻挠恢复老干部工作”,“邓小平复出,同样为华国锋所不容”。关于1976年天安门事件,在“四人帮”倒台之后,“正统”说法是“对手无寸铁的群众进行血腥镇压”,“天安门广场血流成河”,而在《吴德口述》中,对这一事件,吴德三次提到没有死人,其中有这样一句话“整个清场过程,免不了发生暴力,但是,我可以负责任地说,没有死一个人。”1976年我正在读小学二年级,至今还记得老师教我们有感情地郎诵“首都民兵真勇敢,天安门前斗坏蛋”,老师还读报纸给我们听,说当时那些在天安门广场“进行反革命活动”的人是如何为非作歹、十恶不赦。似乎过不了多久,还是这些老师告诉我们,“天安门事件”不是反革命事件了,那些人不是坏人,而是英雄了,读给我们听的报纸,当然还是那些中共党报。那时候就有这样的说法,在天安门事件中,“四人帮”的爪牙“血腥镇压革命群众”,“血流成河”。现在,吴德说没有死一个人。我真的不知该相信谁了。

E、不管你对美国如何反感,《美国建议暂停领养中国孤儿》一文,应该会让你对美国人产生敬意才对。据美国官方数据显示,中国已经连续几年成为美国国际收养儿童数量最多的国家。至2002年底,美国已收养超过3.5万名中国儿童,而2003年一年,就有5053名中国孤儿获得赴美签证。这些中国孤儿在美国的生活肯定要比在中国福利院好,比起成千上万的失学儿童,比起那些黑厂童工,不知要好多少倍,而比起那些被恶棍弄残、操纵着在大街小巷行乞,而又被一些城市政府赶走了事的儿童,更有天堂地狱之别。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感谢这些领养中国孤儿的美国人。然而,被领养的中国孤儿在美患病,引起美国官方建议暂停领养中国孤儿。大家请留意,是建议,并没有禁止,领养行动也并没有因此暂停。连锁效应是,美国这一建议,在中国引发了一场对福利院儿童免疫工作的整肃,那些未被领养、继续生活在中国福利院的儿童,也因此而得到好处。这有点像美国媒体披露美国某超市航母的中国供应商无视劳工福利一样,引起的连锁效应是,美国人拒买该超市物品,该超市不得不重视供应商的劳工福利,而中国劳工的福利也因此有所改善。中国劳工的福利得到重视,不是来自中国劳动部门、中国工会,而是来自美国媒体、美国消费者。

F、为害一年之久的阜阳“毒奶粉”,在害死13名婴儿,致使171名婴儿出现严重营养不良综合症之后,因为不慎被“中央”媒体曝光,引起温总理重视,一纸批示下来,有关部门如梦初醒,纷纷行动起来。去年之前,官员们干点什么,动辄就说他们在“实践三个代表”,好像没有“三个代表”,他们就可以白领工资不干活。现在没有人那样说了,那么请让我这样说吧:因为温总批示,他们再不重视,恐怕乌纱难保了。 5月9日上午,安徽阜阳市伪劣奶粉事件公开处理大会,官员宣称,“黑名单”上全部45个品牌伪劣奶粉的来源已基本查清,这标志着打击伪劣奶粉专项行动取得了重大阶段性成果。全场掌声雷动。我们的“公仆”就有这个能耐,不管是什么丑闻,一到他们那儿就可以转化为“重大成果”,总能赢得与会全体人员的热烈掌声。以这一“成果”为引子写成的《行政不作为者“下课”》一文,列举行政者的种种弊端:拖拉推诿、敷衍塞责,应付上级、欺骗群众,光说不练、口号管理,文山会海、公文旅行,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积极收费、消极管理,弄虚作假、蒙混过关……没有总书记、总理的批示就可以不作为。该文独到之处在于指出不作为和乱作为是一对孪生兄弟:如果把创收和罚款当作“中心工作”而乱作为,那么,在履行没有收益的法定义务时,就很容易不作为。而官员们的乱作为,正是上级的不作为造成的,因为制止和纠正下级的乱作为,正是上级官员法定的职责所在。

G、《马燕日记》可能感动不了多少中国官员,也感动不了多少中国老百姓,因为像马燕这样因家贫而失学的孩子太多了,而《马燕日记》却感动了世界。本期《凤凰周刊》就有一篇文章介绍《马燕日记》感动世界的。马燕的母亲一定是个非常聪明的女人,她把女儿的一封信和三本日记胡乱塞到一位偶然路过他们村的外国记者,于是,马燕和她周围的孩子们的命运,被这位外国记者改写了。这位中文名韩石的外国记者,为马燕写了一篇题为《我要上学》的报道,在法国《解放报》以两个版的篇幅刊出,马燕和她的日记,就这样走向世界。至今年5月初,《马燕日记》已经签下了19种文字的出版合同。“在欧洲,人们都在谈论中国的成功。”《马燕日记》和韩石的报道,告诉世界中国的另一面。在法国,韩石把马燕的故事告诉大家时,很多法国人很诧异:“中国不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吗?怎么会这样?”韩石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中国经济已经发展到这么高的水准,还不能保证贫困地区的孩子获得免费上学的机会?中国九年义务教育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政府可以在大城市花大量的钱让城里人过上更舒适的生活,而置贫困农村的失学儿童于不顾;西部大开发的钱,绝大部分用于城市,这样做公平吗?韩石弄不明白这些问题,也没闲功夫去弄明白了,他没有什么豪言壮语,更没有学习过“三个代表”,他实实在在地干起造福中国儿童的事业来。随着他的报道与《马燕日记》的传播,越来越多的捐款从世界各地飞来,韩石用这些钱成立一个协会,名字是“为了宁夏的孩子”。他们用这些钱建起了学校,资助失学儿童上学。

| 1 || 2 | [ 页次:1/2页 ]『上页』『下页
→本文共有评论1篇︱已阅读2196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
备案/许可证编号:粤ICP备09043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