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博 客 |  春 笋 |  迷津寻渡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我不是英雄也不是“愤青”但我不沉默
——对论坛上一些跟帖的回复之四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03-12-4 22:22:06

问:我曾经很欣赏一位网友文字里的悲天悯人,但一件小事彻底粉碎了我对他的崇敬。他在公共汽车上看到一个少年遭售票员诬蔑,却在一边一声不吭,回头又在他的文字里宣扬什么正义。请问:你会不会也是这样的人?

答:你没有说清楚“一件小事”,我只好自行推测了。少年为什么遭售票员诬蔑?是说他没买票吗?买了就有票为证。票丢了?丢了票就像丢了钱,怪谁呢?只怪自己不小心。是不是你那网友看到少年买了票,你想让他挺身而出予以证明?但售票员一定得相信你那网友吗?你要让你那网友做什么?与售票员吵架吗?公共汽车票一般是1至2元,为这点钱吵架值得吗?如果是我,也不会为这个少年跟售票员吵架的,干脆代少年再买一张票算了。可是我代买就意味着少年没买票,少年能接受吗?

我不会吵架,更不会打架,如果路见不平需要我吵架打架,我可能也是狗熊。但我会把不平事记录下来,帮助受伤害的人讨回公道。

好多时候,我只能在文字中呼吁正义、善良,身体力行主要就是施舍,可是我现在也不宽裕,没有2元以下的票子时,也只能歉然走过乞丐,有时见对方太可怜,才会施舍5元、10元的!遇到有人踩三轮车载货上坡路有困难这一类情况时,我总会上前推一把。总之我的善举、义举总是在自己没有危险、不受损失或损失微乎其微的情况下进行。遇到正在行凶的歹徒我会怎么办呢?只有在血气方刚那时候我才会毫不犹豫地见义勇为。现在这世风与自己的体力及对家庭的责任等因素,让我遇事总要想一想:我体弱力小,也没练一手好功夫,没有众人一起上,我一个人上去可能只是增加一个受害者而已。我受伤之后,拿得出医药费吗?我残废或牺牲之后,上老下小怎么办?有人出来证明我见义勇为吗?见义勇为者受伤或牺牲后没有人肯出来证明已是常事,甚至被救者玩起了失踪不肯出来证明也已有之。如果有人出来证明,追认为烈士倒是不必,我只想让我的家属拿到一笔奖金或抚恤金,但这点钱够上老下小过日子吗?想了这么多之后,我只会悄悄地打110,会动员同伴(假如有的话)一起上。如果有人上去,或者我相信我上去时一定有人紧跟而上,我才会上去;但如果大家都不上去,我又怎么相信我一上去就有人跟着上呢?

我就是这样狗熊,你也可以据此否定我呼吁正义、善良的真诚与意义了!

问:年轻的时候总是血气方刚的样子,凡事争一个高低,不管胜数多少,我们乐此不疲。甚至于父母的关心、老师的教诲、领导的批评,一到我们心里,就会有无数的抵触。愤愤不平是我们年少的标志。可是你现在已经一把年纪了,还这样“愤青”不可笑吗?

答:我从不屑于争一些小是小非,小得小失! 我总是十分宽容、与人为善!我善解人意,喜欢体谅别人。我不知道你为何对我有如此之深的误解!如果你是我不认识的人,倒也罢了,我不屑于回复这个诘问的。可是我们毕竟是朋友,不是一般的网友。

如果有一天我因言获罪,我是不敢指望你这一类朋友仗义执言的了,也许你们比任何人更相信泼在我身上的污水。

问:对于很多人很多事,我已经习惯选择沉默。当我沉默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很洒脱,你为什么不沉默呢?

答:有些人准备在沉默中爆发,有些人逐渐在沉默中麻木,有些人在沉默中窥视风向、随时准备见风使舵,也有些人在沉默中迷惘、思索,更多的人在沉默中明哲保身!

请让我用马丁写在犹太人大屠杀纪念碑上的话来回复你:“当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以为自己不是共产主义者,我不说话;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不是犹太人,我不说话;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继续不说话;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不是天主教徒,我还是不说话;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再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2003年12月)

→本文共有评论0篇︱已阅读2622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
备案/许可证编号:粤ICP备09043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