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博 客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对论坛上一些跟帖的回复之一、二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03-11-23 15:37:42

民主与道德

我在各论坛发表言论至今,访问量居中,跟帖数是访问量的5%;在跟帖表现出来的倾向中,支持率70%,反对的占20%,中立的占10%。我感谢支持者,也感谢“反对党”,因为“反对党”的批评、指责、挑毛病能使我趋于冷静,思考问题更加理性、全面,言辞更加审慎,不致失之偏激。当然对于一些流氓式的漫骂,我不屑于与之对骂。下面我采用问答形式,回复一些“反对党”的跟帖。

问:你有没有想过,现在的社会问题主要是道德沦丧造成的?你不认为道德重建比制度变革更重要吗?

答:我不喜欢讲空泛的道理,虚构两个村来说一说。甲村的村长候选人由自荐或各片、各单位公推产生,多名候选人到各片各单位进行竞选演说,最后由村民海选出村长,三年一届,可以连任二届不能连任二届以上。其他领导成员由村长组阁。村民还分片分单位海选出代表议事会,议事会可以监督、弹劾村长,甚至可以通过票决逼犯错误、不称职的村长辞职。村里的有线电视站、广播站虽是村公共设施,但已企业化,承包给个人,村里还允许村民办报,媒体们都可以对村长及其他领导进行與论监督。村长某内阁成员接受色情按摩被村报记者获悉,报道了出来,一时與论哗然,村长不得不将其免职。村保安队虽然服从村长指挥,但不是村长的“私家军”,村长对保安队的领导同样在各种监督之下,发出重大命令时必须经议事会票决。政务和财务定期公布,村民可以对之质疑,有关责任人必须对质疑做出回应。于是甲村秩序井然,村风极佳。

乙村的村长名义上也是选举产生,但村民对候选人如何产生一无所知,似乎是某特权集团指定,而且是定额选举,村民选也是他,不选也是他,得票数也不透明,因之村民投票热情很低。保安队形同村长的打手。权力失去了约束,本来道德并不很坏的村长及其内阁成员,也逐渐蜕变成村霸。他们越坏越害怕言论自由。他们以村民名义办了一份报纸,报纸的人事权与电视站、广播站一样,紧紧控制在他们手里。他们还不放心,实行新闻审查制度。报纸不受村民欢迎,没有发行量,村长用行政手段帮助发行。报社亏损也不怕,有村财政支持。于是媒体不用做到用户(读者、观众、听众)满意,只要做到村长及其内阁成员满意就好了。他们也强调與论监督,但只是监督老百姓、监督“麻烦制造者”和“不安定因素”,偶尔也会“监督”一下中下层干部,但被“监督”的干部只是些“权力斗争的失败者”、已被列入“黑名单”的失宠者。村长后来为显示开明,逐渐增大媒体的权力,然而,根本不用考虑用户是否满意的媒体们,也大搞权钱、权色、权权交易。歌颂的,有人“花钱买见报”;批评的,有人“花钱买不见报”。乙村媒体还特别注重宣传干部们的“优秀品质”,不把他们当人,而把他们吹嘘成没有人性的各种弱点的“超人”,不贪财不好色,公正无私,以身作则,先进模范。于是村民们看到的是:媒体上报道的是一套,实际情况是另一套;村官们说的是廉政爱民,干的是男盗女娼。既然一再强调干部是模范,村民们也就以“模范”为榜样。于是,社会诚信大大丧失,村民道德严重滑波。

上述种种,明明是制度使然,乙村当局却搬出“村情论”,说甲村村民文明道德,民主意识和参政能力强,乙村村民文明程度不高,道德素质差,缺乏民主意识和参政能力,不能搞甲村那一套。于是便有人“对症下药”,抛出“以德治村”的战略决策。结果是,乙村干部们把腐败进行到底,却要村民“重建道德”,谁尿他那一壶!

                                  (2003年11月)

腐败与贫困

问:你说你抨击腐败,其实是源于你对极端贫困的弱势群体的深切同情,因为你看到两者间的联系。那么,请你具体说一说,两者间有什么关系呢?

答:弱势群体的极端贫困有许多因素,但官员腐败是其中一个主要因素。比如某国营企业被贪官搞垮了,或者还没有垮,就被贪官以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贱卖了,辛辛苦苦把青春都贡献给这个企业的四五十岁的工人下岗了。工人们到了这个年龄,家庭往往上老下小,社会上就业形势又比较严峻,连年富力强的大学生还有找不到工作的,你说他们找工作容易吗?你说他们的贫困与贪官没有关系吗?也许你还会问:“有些贪官的赃款是卖官得来的,从没拿过老百姓一分钱,没有挪用、贪污公款,没有在工程款上拿回扣,你说他的腐败与老百姓的贫穷有关系吗?”当然有关系。举例说明吧:国家级贫困县靖宇县出了个贪官李铁成,他在担任靖宇县副县长、县长、尤其是县委书记期间,该县众多干部为了“政治前途”纷纷向李行贿。这些向李买官的人,能好好工作,带领靖宇县人民脱贫致富奔小康吗?“投资”当然是为了回报,他们向李买官的金额高于他们的工资,他们能不利用手中资源谋取私利吗?级别较大的官手中资源较丰富,不用直接在老百姓身上榨取,而级别低的呢,有些就只有搜刮民膏了。“苍蝇飞过捻条腿”,什么救灾款、扶贫款之类要通过他们一级一级的手发到老百姓身上,能不大打折扣吗?

再举个例来说明官员腐败与百姓贫困之间的关系。国家通过发行国债筹集资金,拨到各地搞建设。假设拨给某地五千万元吧。如果某地实实在在地用于基础设施建设,改善投资环境,那么,在我看来,有下面这些好处:建筑工人、建材业工人有活干、有工资奖金可领了,建筑商和建材生产商、经销商有钱赚了,这些人有了钱,就有了购买力,各行各业也被带动起来了,经济也就增长了;由于基础设施齐全,投资环境改善,招商引资也招来引来了,经济增长也就进入了良性循环。然而,某地领导与建筑商勾结,这五千万元用到实处的不足一千万,其余的钱被分掉了。如果被分掉的钱不是过分集中在个别人手里,而且还是放在某地消费,那么某地除了投资环境得不到较大改善之外,各行各业尤其是色情业还可以由于贪官们的消费而得到一点好处。然而那些钱却是集中在少数人手里,而且被放到国外银行去了。于是,某地不但没有引来外资,而且有大量资金流失到国外。顺便一提的是,钱被卷走了,国债由谁来还,当然是国家,国家的钱从何而来,当然是财政收入,财政收入从何而来,当然是取之于民。也许有人会说,多印一些钞票出来,不就可以还债了吗?如果是这样做,那么老百姓手上的钱就被摊薄了。

四大国有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有多少是正常的市场风险造成的,有多少是腐败造成的?为什么不肯同流合污的正直企业家孙大午要贷款那么难,迫使他干了一件没有使任何人受损却使许多人得益的“违法”的好事,使他在被羁押近半年后被法院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3年有期徒刑,缓刑四年(该案备受关注,茅于轼说它“标志着支持正义的斗争在中国现状下能否得到成功”,那么这一结果标志着“支持正义的斗争”是成功还是失败呢?)?1998年,财政部发行2700亿元国债,用于补充国有商业银行的资本金,1999年通过国家财政拨付资本金、人民银行提供再贷款、发行金融债券,成立四家资产管理公司,剥离1.4亿元国有商业银行不良资产。据官方公布,目前四大行不良资产又达到2万亿,这又将如何解决,又要靠谁“买单”呢?

                                          

                                 (2003年11月)

→本文共有评论3篇︱已阅读2744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
备案/许可证编号:粤ICP备09043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