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博 客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白色的蛊惑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03-04-05 23:20:49

笔者在一些戒毒所采访时,收集到下面这些资料:

某渔村有一对夫妻本来购有一渔船捕鱼,生活颇为宽裕。后来夫妻双双坠入毒坑不能自拔,倾家荡产,家里能卖的东西都已卖光,孩子在亲友的接济下才能上学。

H镇有一做服装生意的小老板沦为瘾君子之后,生意主要靠妻子经营,毒瘾发作时,就跟妻子要钱,找不到钱就打她、砸东西。她送丈夫上戒毒所时,含泪问医生,她丈夫什么时候才会死,她说丈夫早死早好。

M城有一吸毒者吸得家徒四壁。亲友同情他的妻子,帮助她申请到香港做工,开始她一边写信劝丈夫戒毒,一边寄钱维持家计。可丈夫把她的话当耳边风,把她的血汗钱换成毒品。她忍无可忍,离婚重找依靠。

一个吸毒者为了表明自己戒毒的决心,抄起家中菜刀把自己的一根指头剁了下来。手指还在滴血,毒瘾又犯了。他托着破布包扎的残手,到处寻找毒品。

有一个家庭,丈夫染上毒瘾后,妻子屡次劝丈夫戒毒,丈夫就是戒不了。妻子想道:“海洛因有什么了不起,哪有戒不掉之理!我也吸上这东西,然后戒给他看。”她想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鼓舞丈夫戒毒。结果呢?毒品把她的决心和毅力消蚀得一干二净,她也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吸毒者。

某市有个缉毒人员把没收来的毒品暂放家里,几天后要拿去上交却寻不到了。两个月后,他才发现妻子已染上毒瘾。原来那天妻子发现了毒品,又怕又好奇,越怕好奇心越重,在极端矛盾的心理中,试吸了,谁知一试成了千古恨。

由于海洛因有一定的镇静、麻醉作用,张经理起初只是在头痛或牙痛之时吸上几口止痛,觉得比上医院省事,不料毒瘾越来越大,发展到头不痛、牙不痛也非吸不可。

大多数吸毒者,在开始时并没有想到自己会成为难以自拔的瘾君子,只不过缘于一些很肤浅、很可笑的理由:精神空虚寻找刺激,愚昧无知为满足好奇心,钞票太多玩高消费,近墨者黑……

某戒毒所曾上演过这样一出“滑稽戏”,一位形容枯槁的少妇在一个鬓发斑白的老头的陪同下前来戒毒。大家都以为他们是父女,谁知少妇忽然指着老头河东狮吼:“都是你这老不死害人,你给我那么多钱,我不吸毒花得完吗?”

阿松长得眉清目秀,文质彬彬,怎么也想不到他是个已有三年毒龄的“白粉仔”。他在深圳做电器生意,如果不吸毒,现在应该赚有几百万了。与他合伙做生意的人是个吸毒者,阿松经不住诱惑,被引上了邪路。

阿松告诉笔者,他接触过不少毒友,大致可分为四种人:第一种人是有钱人,认为毒品像许多高档商品一样,吸毒是高档享受,是有钱的象征;第二种人是浪子,认为“白粉仔”人见人怕,可以任所欲为;第三种人是嫖客,认为吸毒能增强性欲,增强性快感,延长作爱时间;第四种人是暗娼,破罐破摔,麻醉自己。

阿松说刚吸毒时,骨骼里有麻酥酥之感,令人飘飘欲仙。一年后就没有舒服的感觉了,吸毒只为压住毒瘾,吸多吸少都不好受,总是吸到一醉方休。毒瘾发作时,全身骨骼里好像有虫在爬。

阿松还说,吸毒有三个阶段。起初是含在香烟里吸。接下来用锡箔纸加热用吸管吸,先是吸到口里,后来要吸到鼻孔里才过瘾。最后用针注射,剂量越来越大。阿松说他已经历了两个阶段,若不悬崖勒马,就不可救药了。

有些吸毒者找不到毒品时,抽出一针筒血,然后注射进去,可缓解毒瘾,行话称“打空针”。找不到针筒时,用刀片刮破手指,把毒品涂到伤口上,或用自己的血涂到香烟上吸,都可略解毒瘾。吸毒者的血含有“毒”。阿松直说得我毛骨悚然。

毒药可以使人致死,毒品亦然,只不过有时间上的差距。它的毒理作用最显著的特征是成瘾性,即人一旦使用就会对其产生依赖性。这种依赖性表现为身体依赖和精神依赖。身体依赖是指毒品使吸毒者中枢神经系统发生细胞或分子水平的生理生化变化,以致需要在体内保持一定的毒品浓度,身体才不会感到不适。精神依赖是指吸毒会产生某种松弛或本能性满足的欣快感,发自内心对毒品产生强烈的渴求。吸毒者将之称为“心瘾”。正是这种顽固的精神依赖,使不少吸毒者脱瘾后难以自制又复吸毒品。

吸毒者脱瘾后复吸率很高。有位戒了几次才戒掉的中年人说出了他的戒毒经验:“戒了毒,要远离毒友,不能抱着侥幸心理再吸一口。我以前戒了几次没戒掉,就是这个原因。每次都认为是最后一口。”

毒品从生理上和心理上推残着吸毒者,使他们形容枯槁、骨瘦如柴、精神颓废、意志消沉、人格丧失、思维混乱,把吸毒当成人生唯一的目标,完全沦为毒品的奴隶。

                                  (1995年4月)

→本文共有评论5篇︱已阅读1624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