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博 客 |  春 笋 |  迷津寻渡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浪漫的翅膀,擦过黄昏的小路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03-4-5 22:55:00

在姐夫家里的一次聚会中,吴淑仪第一次见到林小可。他坐在一个角落里,沉静地注视着说话者,嘴角不时掠过一丝浅浅的笑意,既不表现自己,又不与整体气氛格格不入,淡定而不漠然。他似乎不在这个圈子里显出什么个性,而这样恰好不会在热烈的气氛中失去自我。不表现也是一种表现,不显山露水的林小可在吴淑仪眼里自有一番神韵。

也许像他这样的人并不轻易为人所注目。吴淑仪之所以留意起他来,除了她自身的特别与细腻外,与以前听到的有关他的一鳞半爪和偶尔看到他的一些篇什不无关系。在姐夫的朋友圈中,他是颇具才华的一个。他曾在机关工作,为领导写工作报告、汇报材料而颇受赏识,成为朋友圈中较有前途的人。后来对机关工作感到厌烦,便自动离职,开始了漂泊的打工生涯,既在社会底层苦苦挣扎过,也曾当过高级白领。他的文章都是充满自传色彩的东西,很能让人看了便记得作者,何况他的笔名“小可”令人过目不忘。

他似乎在不经意中向吴淑仪投来幽幽一瞥,他的目光深沉得似乎有一种内摄的力量。吴淑仪是颇为自信的,她在师范就读时有校花之称,面对各种各样的目光,她都能泰然自若。可林小可的目光却让她耳热心跳。

在这一群人中,他虽不是老大,却是偏于年长的,比她姐夫还大几岁,而他的成熟主要是历练而不是年龄,有一种历经磨难不说磨难、沧桑尽历不见沧桑的练达,曾经沧海难为水的超然,世事洞明而不世故,淡薄而仍有所执著。最为难得的是,他的笑容居然还有一种孩子般的纯真。而这一切都是他的自然流露,而非故作。他根本就不想表现什么,怎会故作姿态呢?

他就这样不动声色地走进吴淑仪的心。从那时起,吴淑仪就近乎执迷地有一种感觉,他会成为她的什么人,甚至感到,他已是她的什么人,他本来就是,在许久以前,他就已经是自己的什么人,只是由于记忆久远而模模糊糊了。

既然已经把他感觉成自己的什么人,吴淑仪就无法不去关注他的行踪,像牵挂着一个至亲的人。眼前一浮现他的影子,便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温柔在胸中绵绵涌动,像潮水涌上柔软的沙滩。一想到某一天他将再出现在她跟前,她便沉浸在无比温馨的感觉中。

有时她仔细想过自己对林小可的感情,似乎是一见钟情,又不像一见钟情。那次聚会,姐夫为她介绍她不认识的三位朋友时,漫不经心地用手一指说,他叫林小可。她与他只是淡淡地互看一眼微微一笑,根本就没有触电的感觉。如果说见到他之前她就对他有好感也不恰当,她对他有点印象,却从未有过什么憧憬。列席那次聚会,完全是碰上而已。她来姐夫所在的学校实习,作为小妹妹,帮助他们弄一顿午餐。本来她并没有这个义务,她完全可以避开,但她却对这个圈子感兴趣。他们这个圈子从不刻意组织,却又相对隐定。他们的聚会也是随意的。有时是不同校的教师结伴互访,有时是闯荡江湖的某个人突然来临,大家互相转告,欢聚畅叙。每个人都似乎很随缘,而他们的友谊却经年不变。现在想来,这个圈子就像林小可这个人,不招摇,不标榜,却令人难以忽略。在吴淑仪看来,林小可已是他们这个圈子的精神领袖,在不知不觉中影响了朋友们,而他自己不知道,朋友们也感觉不到。准确地说,见到林小可之前对他的印象,与那次聚会的感觉,恰到好处地组合在一起,在吴淑仪心中塑造出林小可完整、独特、充满魅力的形象。

第一次见面便埋下思念的种子,离别的时刻是思念的开始。本来不怎么喜欢看报刊的吴淑仪忽然留意起报刊来,没有谁知道她是在寻找心中的姓名。她不敢向林小可的朋友们打听他的消息,她怕一提起他的名字,她的神态会泄露她的秘密。她只能在他的文章中了解他的一点一滴。她甚至觉得对他似乎有某种感应,有时拿起一份报纸,她会想,这份报纸一定有他的文章了。翻开一看,“林小可”三个字果然在她面前熠熠生辉。一看到这个名字,她便感到心跳加快,便会忘记周围的一切,忘记自己的喜怒哀乐,一头扑进他的字里行间。有时感到烦躁、忧郁,看完他的文章,那些烦躁、忧郁便会荡然无存,她去上课的时候,她的学生便会发现,他们的老师,嘴角总挂着一丝挥之不去的微笑。

那天放学后,她总觉得心情好得莫名其妙。她拿起一本歌曲集,在操场边散步、唱歌。夕阳的余晖给校园的景物涂上一层温馨、祥和的色彩,爽人的轻风,吹拂着她的裙裾、秀发,她有些飘飘欲仙了。忽然,她看到一个教师的宿舍门口,站着一个人,正远远地望着她,那高挑的身材,那清秀的面孔,不正是自己苦苦思念的那个人么?她连忙走近几步,喊了一声小可哥,便再也说不出什么了。

林小可笑着说,他来找一位朋友。吴淑仪告诉他,这位朋友调到另一个学校去了。她怕林小可流露出失望的情绪,紧接着说,我分配在这里,到我宿舍坐吧。林小可爽朗地说,好吧。她便带他到宿舍喝茶。她见他看了看天色,怕他要走,忙说,这里偏僻,现在出去等车不容易了,今晚别走了。他说,怕你麻烦。她说,不会不会。

晚饭后,他们一起到处走走。黄昏的山村,古朴、隐晦、静谧、幽雅、恬淡,如一阙小令,一帧古画。学校后面的小路上,他和她悄悄地说着什么,缓缓地走着。暮归的老牛沉默如哲人,在身边款款走过。路旁的树木,在习习晚风中沙沙低语。她喜欢在黄昏中散步,他说他也是,可惜在喧嚣的都市已很难找到这样的泥沙小路,即使有,也很难有这样的心境了。与一个男人一起散步,吴淑仪还是第一次,她有几分羞涩,几分甜蜜。她心里有一种要飞翔的感觉,那是浪漫的翅膀在轻轻扇动着。

欢聚的时间总是那么短暂。第二天,送走他的时候,她的心有一种被掏空的感觉。

为了更多地见到林小可,她调到他的家乡教书。他们又见了几次面。他们彼此关心,却从没有什么表白。她觉得自己还小,要她向大哥哥般的林小可表白什么,她实在开不了口。她总觉得她还有许多时间可以等待。后来她才从他的散文集了解到他鲜为人知的坎坷历程,了解到他心中的苦涩。他深爱着她,到那所学校找朋友纯属借口,可他那时候一事无成,心里笼罩着沉沉的挫败感。他感到自己前途渺茫,无力承托她一生的幸福,只好把那一腔挚爱深藏在心。面对她深情的目光时,他只能默默避开。可当她知道他这心声时,他已经结婚了。

当林小可开着小车衣冠楚楚地回乡时,吴淑仪分明看到他浅浅的笑容后面那深深的无奈。

两年后,吴淑仪经人撮合,结婚了。

又过了半年,林小可在事业受到重创之时,离婚了。

再过些时候,吴淑仪生了个女儿。

光阴荏苒,女儿丫丫学语了。

尽管家庭美满、幸福,可一想到林小可这个人,总感觉他是自己的什么人的这个人,就这样走出自己的一生,与自己毫不相干了,吴淑仪的心中便弥漫着一股难言的惆怅。

那天,吴淑仪抱着女儿在黄昏的小路上散步,遇上了林小可。她教女儿喊叔叔,林小可抱过她的女儿亲了亲,说,喊我舅舅吧。

“舅舅”这个称呼,轻轻地拨动了吴淑仪的心,她有一种飞翔的感觉,那是浪漫的翅膀,扇起亲情的感动。

她的心豁然开朗了。

她要大大方方地告诉丈夫,她有一位漂泊在外的兄长,是她难以割舍的牵挂。她要从从容容地告诉渐渐懂事的女儿,你有一位舅舅,不管他成败荣辱,他都是你的好舅舅。他博学多才,正直良善。他是我们的骄傲。

                               (1998年6月)

→本文共有评论0篇︱已阅读2734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
备案/许可证编号:粤ICP备09043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