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博 客 |  春 笋 |  迷津寻渡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哑仔食黄连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03-4-5 22:49:03

一座四点金的厅上,张玉儿大模大样地坐在太师椅上。

四点金是潮汕的一种深宅大院,大致是四间主房、两个厅、一个天井的格局,还有耳房、厢房之类,砻碓俱全。比四点金大的叫四马拖车,是四座四点金加一个花园;比四点金小的叫下山虎,是四点金的一半。这都是有钱人住的。一般人家住的是没有名号的小平房。

太师椅有椅手、椅背的,是红木做的,座上有软垫。坐上去高贵、威严而舒适。

这八百多人的村子,就张玉儿有住四点金、坐太师椅的福份。

翠花领进一个人来,是个十多岁的瘦小子,身上的衣服打满补钉。皮肤黝黑,赤着一双沾满尘垢的脚。那脚踩在厅上一尘不染的砖上,便有一个个足印。看着那足印,张玉儿眉头微微一皱。再看那小子,眉目还算清秀,目光也有点水灵。

张玉儿遇事沉着,心里纳闷着,却不急着问。翠花说,牵猪伯走不动了,让他徒弟来,是个哑仔。猪哥拴在门外。

张玉儿才想起早上叫翠花去叫牵猪伯来给猪母配种的事,便问,他会吗?

翠花说,应该会吧,又不是他去和猪母配,把猪哥牵入猪寮,猪哥自己就爬上去了。

还不大懂事的翠花说得很无邪,张玉儿却听得脸红了一下。

本来给猪母配种,都是牵猪伯的事,张玉儿是不会去看的。可这回总有点不放心,怕两个孩子不懂火候,弄了个半生不熟,就去看看。

事完之后,张玉儿忽然感到有些发躁发热、胸闷气喘,便回房去,想叫翠花来给她揉揉胸口、扇扇凉,翠花却要张罗午饭。按规矩,牵猪伯七八里路牵着猪哥来配种是要招待午饭的。现在虽是他的徒弟哑仔,却也不好叫他空着肚子回去。翠花对这个牵猪弟的态度似乎比对牵猪伯还热情些,不用吩咐,便张罗起午饭来。

张玉儿自己扇着总要费些力气,越扇越躁热,见哑仔一个人在厅上坐着,便招手让他进房,拿把扇子给他,往自己身上做了个扇风的动作。哑仔以为是让他给自己扇,便扇了起来。张玉儿扳过他的手,手把手教他往她身上扇。他明白了,便认真地扇了起来 。张玉儿便躺在床上,哑仔规规矩矩地站在床边扇着。张玉儿心里便有点喜欢他,想起他还不懂事,又是个哑仔,俗话说,哑仔食黄连,有苦说不出来,便也无所顾忌了,抓起他的另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上做了个揉揉的动作,哑仔心领神会,便也揉了起来。张玉儿微闭着眼睛,忍不住扭了扭脸,哼哼着。哑仔以为揉痛了她,停下了,张玉儿指示他继续,还朝他翘起大拇指,这是夸哑巴的经典动作。哑仔得了鼓励,便揉得更到位了。张玉儿怕哑仔误会,不再把脸扭来扭去,侧过脸,微咬着嘴唇忍着。

忽然听到脚步声,张玉儿便推开哑仔揉胸的手,于是翠花看到的只是哑仔在给张玉儿扇风,翠花先是一愣,然后便高兴起来。给张玉儿扇风以前一直是翠花的份内事,现在有人代劳,这是翠花高兴的理由;愣的理由是,张玉儿的卧房外人一般不得进入,现在看到哑仔站在她的床前,这情景多少有些突兀,毕竟是第一次看到,便这样愣了一下。第二次看到这情景时,翠花便看作是很平常的事了,似乎给张玉儿扇风一直就是哑仔的事,与翠花无关。

吃午饭了。一般是张玉儿一个人在八仙桌上吃,丫头翠花和长工阿贵及一些打短工的在小方桌上吃。偶尔也有例外,比如翠花的父母或阿贵的父母来时,张玉儿会很温厚地请他们一起坐在八仙桌上吃,只是这会儿她会吃得很少,只是象征性地吃点,客人走后,她会自己弄点小食来吃。好在他们的父母并不常来,如果常来,就犯贱了,恐怕张玉儿也不会给他们好脸色了。往日牵猪伯来,张玉儿也会招呼大家一起在八仙桌上吃,还频频劝菜。牵猪伯走村过乡,四乡八里传播张玉儿的良善。今天招待哑仔,想不到张玉儿也会屈尊降贵地与大家一起吃。张玉儿没特别交待,菜便简单。哑仔、阿贵、翠花吃得津津有味,张玉儿还是象征性地吃一点,便放下了碗箸,并不急着离开,饶有兴趣地看着哑仔吃,还想了解哑仔的年纪,却不知手语如何打,阿贵、翠花也打不来,乱打一气,弄得哑仔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答非所问,张玉儿便笑。好久没有这样笑过了。难得阿奶开心,翠花、阿贵更是笑得很响亮,平日里有点冷清的大宅,便洋溢着欢乐的气氛。

哑仔要回去了,拿出一个打了几个补钉的米袋,翠花便去量五升米给他,张玉儿还会赏点碎钱。五升米是配种的市价,碎钱便相当于小费。往时张玉儿拿碎钱给牵猪伯时,牵猪伯会鸡啄米似地点头哈腰,就差点跪下谢恩了。看着牵猪伯那感激的样子,张玉儿便感到很开心,是做了善事而开心,还是被感激而开心,抑或是想到牵猪伯走到哪就把她的美名传到哪而开心,兼而有之吧,甚至牵猪伯有些夸张的感激表情也令她开心。如果牵猪伯哪天朝她跪下叩谢,她也不会被吓着的,她会大大方方地受用的。她不是一般的女人。

张玉儿对阿贵说,下午没什么要紧的事,你送哑仔回去吧,他好可怜的。顺便问问牵猪伯,这孩子是哪来的,要不要让他来我这儿做工。一个孩子,牵着猪四乡八里来来去去,遇到狼怎么办?好可怜的!

阿贵很高兴地跟着哑仔去了。阿贵当然高兴,整日里在田里忙活,乏味着哪,现在让他送哑仔回去,简直是让他去玩。再说,张玉儿这么大的家业就他一个长工,就翠花一个丫头,有时真有点忙不过来,曾唆使翠花在阿奶高兴时,要她再请一个长工,她不吭声。这回可是她自己说的,要让哑仔来做工。倘若哑仔能来,当然是做他下手,他也有个人可以使唤了。虽然是个哑仔,也聊胜于无吧。其实哑仔更好使唤呢,让他吃了亏也不会找人诉说,好像有句俗话就叫吃哑巴亏吧。

这样边想着边乐着,不觉已到牵猪伯家。

阿贵把主人的话转达了。牵猪伯说,哑仔这孩子可怜呀,是捡来的。有一次他牵着猪去墟上给一个大户人家的母猪配种,在墟埠头看到几个人在围打哑仔,说他是小偷,偷面包、偷油条。如果不劝阻,眼看就被打死。牵猪伯心肠软,挤进去拦住围打的人群,说是自己亲戚的孩子,上墟迷了路,又是哑巴,不懂问路。在墟上游荡,肚子饿,偷点东西吃,请各位高抬贵手,偷了多少面包、油条,他给钱就是。大家大多认识牵猪伯,见他这么说,也就算了,并没有要牵猪伯的钱。牵猪伯便把他领回家了。

关于哑仔的身世,牵猪伯说,可能是较远的穷苦人家的孩子,养不起,又嫌他哑,故意把他带到这里来放掉的。

对于张玉儿要哑仔去做工,牵猪伯很高兴,他说你家阿奶真是好心人,哑仔是哪辈子修来的福气,能找到这样一位好主人?当即就让哑仔跟着阿贵去。还特地交代哑仔,见了阿奶,要跪下叩三个头。当然是手语加示范动作。阿贵看不大懂,便问了。牵猪伯一说,他便笑了。他觉得叩头似乎有些夸张,但也想不出哑仔向阿奶叩头有何不可。不要说是哑仔,就是我阿贵,阿奶也是受得起这一跪三叩的。阿贵对自己的主人张玉儿非常敬重,却从来没向张玉儿跪叩过。今后会不会这么做呢?阿贵也不清楚。由于以前从没跪叩过,如果哪一天心血来潮这么一跪,阿奶会吃一惊吗?当然阿贵不会那么唐突的。总得有些原因,比如阿奶给了他很大的恩惠,或是自己出了差错向阿奶求情。当然希望是前者。阿奶一直待他不错,但也说不上有什么大恩惠。也许有那么一天,他做出了什么大成绩,阿奶会赏他什么呢?他应该怎样去取得阿奶的特别赏赐呢?阿贵的脑袋不是用来钻牛角尖的。这些问题想了一会,就不想了。路边不时有小兔、松鼠什么的跳跃而过,他和哑仔拿石头去追,虽没追到,却也十分兴奋。

张玉儿见了哑仔,心里高兴,表面还是把得住的,淡淡地吩咐几句,不外是哑仔刚来什么都不懂,要阿贵带他,教他干活。安排他和阿贵住一间房。

第二天,让阿贵一早给牵猪伯送去几斤咸猪肉、一斗米和一点钱,算是补贴他养了哑仔一段时间。牵猪伯当然是感动得连声说,你家阿奶真是好人呀,大富大贵,长命百岁。阿贵回来,学着牵猪伯的声调说给阿奶听,张玉儿笑了笑,开玩笑似地说,他怎么不说万岁万万岁!

哑仔跟阿贵一起干活,总是给阿贵支使得团团转,给人当帮手总会有好多琐琐碎碎的事要做,总是“脚皮欠路债”。一起在田头歇口气时,阿贵也不让哑仔闲着,叫他给自己揉肩、敲背。晚上在一个房子里睡,便让哑仔给他捶腿。洗澡时叫哑巴擦背,叫哑仔洗脚。还叫哑仔给他掏耳朵。两个男人的衣服当然是哑巴洗的。哑仔总是一副很开心的样子,似乎对自己的际遇很满意。

翠花也喜欢使唤哑仔。只要哑仔有空,她洗好阿奶和自己的衣服,就叫哑仔去晾;她做饭煮菜时,便叫哑仔烧火。饭菜做得可口是翠花手艺好。如果饭菜难吃,便是哑仔没掌握好火候,三个人一起吃饭时,便会有两个人骂一个人,当然是阿贵和翠花骂哑仔。当然是笑骂。他们都喜欢哑仔。哑仔这孩子,也确实招人喜爱。他太听话了。虽然哑,但并不笨,属于心灵手巧的那类人。就说给阿贵按摩吧,那双瘦小的手,越来越叫人舒服。

尽管他是那样叫人满意,阿贵和翠花还是喜欢找茬儿骂他嫌他,甚至于鸡蛋里挑骨头。他们骂他当然是手语加表情,他们的手语进步很大。他们喜欢看他挨骂挨训时那副满脸窘迫、手足无措的样子。这里还没有哑仔时,阿贵和翠花只有挨骂挨训的命,他们还没有这样威风过。多亏哑仔,使他们脖子硬些,腰肢直些,表情丰富些,嗓门粗些,虽然嗓门粗细对哑仔是一样的。当然,阿奶是温和的,骂他们、训他们是他们做得太离谱。阿奶骂他们的言语和口气,一点都不恶不狠。如果这话是别人说出来,也许一点痛痒都没有。但阿奶说出来就不一样了。阿奶真行,从来就不用粗着嗓门、板着脸说一句话,可在两个下人的心目中却是威严得不得了。他们有时装腔作势粗着嗓门凶巴巴地训着哑仔,哑仔虽然慌,却不怕,机灵的眼睛望着他们,好像要求他们指点一样。哑仔的慌也只是因为自己没把事情做好,是一种自责,并不是因为他们的责备。他们虽然不像作家把这些情形写出来那般明白,但隐隐约约都意识到这一点。一意识到这一点,他们的装腔作势就像被人戮穿了似的,一下子泄了气。主人终归是主人,哪怕像张玉儿那样看起来有些柔弱的女子;奴婢毕竟是奴婢,哪怕像阿贵这样虎背熊腰的壮实后生。

| 1 || 2 || 3 || 4 || 5 | [ 页次:1/5页 ]『上页』『下页
→本文共有评论2篇︱已阅读2954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
备案/许可证编号:粤ICP备09043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