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博 客 |  春 笋 |  迷津寻渡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寄宋代女词人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03-4-5 22:31:53

写给徐君宝妻

看过不少宋词选本,都未能读到你的作品。那天,在一本淘来的首尾不全的旧书中看到你的绝笔之作,这也许是你流传下来的唯一,也许是你一生的唯一创作,我的心被深深地震动着。

你连姓氏都不为人所知晓,注释中只说你是岳州徐君宝的妻子某氏。多少人把名字刻进石头,而他们的名字早已同尸体一同腐朽。无名无姓的徐君宝妻呀,你的形象与你的绝笔《满庭芳》,镌刻在所有读过这首词并为之感动的人心碑上且长留不朽。

为了让更多的读者领略你的精神风貌,让我把你的词作全录如下:

汉上繁华,江南人物,尚遗宣证风流。绿窗朱户,十里烂银钩。一旦刀兵齐举,旌旗拥,百万貔貅,长驱入,歌楼芳榭,风卷落花愁。

清平三百载,典章人物,扫地都休。幸此身未北,犹客南州。破鉴徐郎何在?空惆怅,相见无由!从今后,断魂千里,夜夜岳阳楼。

在词作中,你不仅仅哀悼自己的命运,而且哀悼当时汉族的命运,谴责南宋王朝腐朽、没落的统治。“幸此身未北,犹客南州”,一个“幸”字撼人心魄,对故国故土的挚爱之情跃然纸上。结句裂人肝胆。你死后,你的魂灵将夜夜萦绕在家乡的土地上。

你被元军掳到杭州,主人屡次要污辱你,你都设计避免。最后计无可施,你要求先祭过亡夫。你梳妆罢后,向着家乡方向哭泣,题词于壁上,投池而死。你之民族气节与女性贞烈,令多少七尺须眉匍匐在地,仰视如巅。

走近淑真

写下这个题目,似乎有些暧昧的成份。然而我实在不愿对一个在月下等待恋人而“泪湿春衫袖”的纯情女孩,正儿八经地连名带姓予以全称。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元宵花市,火树银花不夜天,多少人沉浸在欢乐的气氛中,而婉约、多情的女孩呀,你却在人迹稀少的柳树下,痴痴地等待着那个心上人。你焦灼而甜蜜地等待着。那个魂牵梦绕的身影也许正在悄悄地向你逼近,你也许捕捉到他的温馨气息,听到他轻微的足音,但你佯装不知,你只是静静地、羞涩地站在那儿,只有你的心卜卜直跳。

一样的元夕,一样的月,一样的灯,可是,景是人非。你不知等待了多久,月已西移,灯已阑珊。你把多少轻微的声息,都当成他向你走近的脚步声,可就是没有他的踪影。你望穿秋水,泪湿春衫。

痴情的女孩,清纯、脱俗的女孩,你不正是辛稼轩“众里寻他千百度”,却在灯火阑珊处的那个人么?

你生于官宦之家,能诗能画,精通音律。你的多才多艺,你的不合时俗,你的细腻婉约多情,铸就了你一生的忧郁与伤感。你是不幸的,也是幸运的,正因为有一生的忧伤,才有了令后人爱不释卷的《断肠集》。

                              (1998年12月)

→本文共有评论0篇︱已阅读2248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
备案/许可证编号:粤ICP备09043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