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博 客 |  春 笋 |  迷津寻渡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诗意的羞涩 朦胧在朦胧的星光下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03-4-4 9:53:42

学校会议厅——剧团临时宿舍的铁门响了一下。我握着一根一人高的水管走了过去。

“是谁?”昏黄的灯光下,一个人怯怯地问。

我认得出是剧团的演员,说:“我是值夜的老师,听到铁门响,便走过来看看。我以为你们都去演戏了。”

“噢,谢谢你!”她轻轻一笑。

“你怎么没去演戏?”我认得出是昨晚在《武松杀嫂》中扮演潘金莲的人,色艺俱佳。

“我今晚身体有点不舒服,角色让人顶替了。”她提着水桶,显然是要去井边打水。

“就你一个人在这儿,你胆子可不小。”

“我听你们学校的校长说了,每晚有两位老师值勤。”

“今晚和我一起值勤的老师是个老戏迷,我让他看戏去了。你们剧团演得不错,几位内宿的老师也都看戏去了。”我似是在夸赞他们剧团,又似乎想让她知道,今晚的校园,就只有我和她两人了。一对素昧平生的男女青年,共同拥有这校园的夜晚,拥有这一方宁静,那时还很年轻的我,觉得这也是一种缘分!

“我去提水。”

“我陪你去。”

“那谢谢你!”她眉一扬,头一偏,流露出几分俏皮。

“不用谢!”我故作一本正经,“这是我应该做的。”

她提着水桶走在前面,我便在后面跟着,边走边聊。

“老师你贵姓?”

“免贵姓李。你呢?”

“我姓周,名叫玉珊。”

看得出她很乐意我的相陪。

这是个不错的夏夜。繁星满天,轻风送爽,树影婆娑。宽敞而整洁的校园,在朦胧的星光下显得格外静谧,有一种虚幻的美感。祥和的夜空下,流荡着一种清新的气息。这样宜人的夜晚,在这空旷的校园,一个孤独而年轻的男人,面对着一个同样孤独而年轻的女人,一个喜欢写诗而崇尚浪漫,一个从事表演而富有情调;一个神态有几分腼腆,一个笑容有几分羞涩。腼腆和羞涩只是我们之间恰到好处的距离,并非难以逾越的障碍。这真是一个诗意的夜晚。

我帮她打好了水,都不急着回宿舍,在井边谈了起来,很自然谈到她所扮演的潘金莲。我说潘金莲的命运其实是令人同情的。她原是个大户人家的使女,主人纠缠她,她不肯依从。主人怀恨在心,将她下嫁又黑又矮又粗的武大郎。如果嫁给一个般配一些的人,她会是个坏女人吗?她见到武松后想:“我嫁给他这一个,也不枉为人一世。”她的思想很朴素,她只想嫁个好男人。她的堕落是王婆的圈套与西门庆的勾引,再加上自身的性压抑。杀潘金莲的凶手不是武松,而是她原先的主人、王婆和西门庆三人。武松为兄报仇,杀她没有错。当时还没有听说过为潘金莲“平反”之类的说法,我的观点便很让她感到新鲜。由此及彼,谈到了《水浒》。我说施耐庵这老夫子一定受过不少女人的气,或许是年轻时屡屡失恋而怀恨在心,他笔下绝大多数女性都是坏女人。阎婆惜、潘巧云、卢俊义的妻子这些淫妇就不必说了,就说他塑造的三个女英雄吧。孟州道卖人肉的母夜叉,胖面肥腰的母大虫,由表及里全无半点女性美。扈三娘“天然美貌海棠花,一丈青当先出马”,应该是个值得赞美的女性了吧,可她却没心没肺,被宋江的拜把兄弟李逵杀得家破人亡,却仍被宋江当成私人礼物,送给面目狰狞、性情粗卤、贪财好色的王矮虎。

由于周玉珊在舞台上的表现,使我开始接触时错觉她的老成、世故而相形见出自己的稚气,而我的高谈阔论又显得很成熟、睿智或许是大愚若智,她倒因为听得津津有味而流露出纯真的神态。她也对我说起她的一些经历和剧团的一些趣闻,但更多的是我小家子气地卖弄。现在想来,她实在比我从容而得体、文静而优雅得多,我只能靠东拉西扯来掩饰自己在美丽异性面前的羞窘,一旦彼此沉默,我便会很不自然。

帮她把水提到宿舍,我邀她到我房间里坐坐,她欣然答应,一点也不做一做矜持的样子。也许她知道,她稍一沉吟,我就会落荒而逃。

在我的房间里,我拿出我发表在报刊上的文章给她看,还用吉他弹唱流行歌曲给她听。她欣赏的目光使我忘乎所以。我还说要编一出题为《潘金莲》的潮剧,用我的观点重塑潘金莲的形象,请她来演,她愉快地答应了。

我们谈得很晚,谈得很开心。我忽然想起她身体不舒服,便关切地问她要不要早点休息,她说:“好吧,我去休息了。谢谢你伴我度过一个开心的夜晚。”便站了起来,神态还有些留恋呢。见她真的要走,我更是依依不舍,很懊悔自己问她要不要早点休息会被误为逐客,忙说:“我明天上午没课,可以休息,今晚值勤,就不打算睡了。如果你不累,就再坐一会吧。”她说:“天不早了,戏也快完了,他们快回来了。”

我送她去宿舍,一路上说了几次“小心,走好”,一副小心侍候的样子,显得很细腻、温柔,而我的内心,也确实有一种异乎寻常的柔情弥漫着。

我侧过脸,偷偷看她,在朦胧的星光下,她朦胧的脸有一种令人无比疼爱的美。她一定感觉到我在看她,微低着头,默默地、慢慢地走。

在会议厅门口,她回过头来,想说什么,忽然有了些羞涩,娇羞一笑,说:“你走好。”转身走了进去。

我走了几十步远,才听到铁门缓缓合上的声音。

后来,我有了时间,摩拳擦掌想写潘金莲时,才知道我的写法已是步人后尘了,于是只好作罢。

多年以后,看了电视连续剧《水浒》,王思懿扮演的潘氏,美妙绝伦的笑容,清纯得令人感动,勾起我几多感喟。于是写下这篇文章。不知那位一面之交的农村业余潮剧演员周玉珊,现在身在何处,真希望她能看到这篇文章。

                               (1997年8月)

→本文共有评论0篇︱已阅读2439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
备案/许可证编号:粤ICP备09043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