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博 客 |  春 笋 |  迷津寻渡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你永远在我心中一个郁郁的角落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03-4-4 9:51:44

当我对自己漂泊的生涯和都市边缘人的角色流露出厌倦,对乡村湛蓝的天空下、葱郁的群山环抱中的校园那份宁静表示怀恋和向往时,你说:“你不是不喜欢教师吗?”说这话时你头一低,秀发如瀑垂在胸前,一道美丽的发线划痛了我的眼睛。我当过教师,你的这句话可以听成“你不是不喜欢当教师吗”的口语或“你不是不喜欢教书吗”的口误,但你说话的表情和声调,都提示着这句话的另一层意思。你忽然抬起头来,你的眼睛蓄满了雨意,我的心一下子潮了。我怎么会不喜欢教师呢?乡村女教师——永远是我心中一道最美的风景线。

最痛苦的事不是爱上一个人受到拒绝,而是爱上一个人却不能说。在家乡许多人的心目中,我的名字一直是浪子的别称。我的心中有斑斑血迹,怎能玷污你的冰清玉洁;铺在你脚下的应该是鲜花和阳光,而我的眼前总是荆棘与泥泞;我怎能让一个男人的坎坷和无奈,沧桑你如花的容颜。

在家乡时,我一次又一次地徘徊在你的必经之路,只为与你迎面而过时,撷取你唇边那一朵羞涩的微笑。你恰到好处的羞涩是一抹酡红,弥漫着令人迷醉的娇憨。

家乡的山太高,张不开我梦想的翅膀,我是游子,不是归人。当我再次离乡的那天,只见你独自凭栏。有一场急雨,淋湿了我的背影。

我曾试图在灯红酒绿、醉生梦死中把自己和真情放逐,把你和伤感遗忘。我很想变坏却坏不起来,我很想沉沦却沉不下去,在光怪陆离的霓虹灯海中守望古老而圣洁的月亮。忘记你是我一次又一次失败的尝试。

我也曾把寂寞留在报林书海中,在文字和纸张构建的挑花源中不知有汉无论魏晋。可是当我在字纸堆上回过神来,我不得不知道自己难以解脱的压抑与不堪对镜的憔悴。

我依然传统而本分,生活依然严肃而刻板,日子依旧艰辛而美丽着,只有在某些无眠的灯下,飘雨的窗前,阳台的黄昏,想你,是我最后的浪漫。

有一绺记忆很朦胧/有一缕感觉我说不出口/一池灵魂的秋水/被昨日的风吹皱……

那次回乡,放学后的校园静谧如画。只见你一个人坐在学校后面的山坡上,夕阳的余晖在你披肩的秀发上流淌,彩霞在你的身后燃烧。你满脸的落寞,是我永远的惆怅。

我打湿过你的日记,也许已是发黄的曾经;你出现在我的笔端,却是难遣的缠绵。

紫色的秋风渐紧。一场秋雨一场凉。你已把粉红和素雅的夏日风情收进衣柜了吧。多少次,在千里之外,我一个人在繁华的边缘,在一个叫金鸥园的地方,望着铅灰色的黄昏,沿着乡愁的方向,想象着你一袭秋装的模样,直到深蓝的夜色,把我淹没。

转眼又中秋,月亮依旧是当年的笑靥,耳边依稀传来的依然是你娓娓动听的话语——一个山村小女孩中秋夜的种种游戏。在满月的清晖中,你沉浸在童年缤纷往事的那副神情,有一种令人怜爱的稚朴。今夜,我在都市寂寂的一隅,默默地想你。你永远在我心中一个郁郁的角落。

纵然心有灵犀,身无双翼,回不到从前。我只能在频频回首中,与岁月一起消瘦。

                                (1998年9月)

→本文共有评论12篇︱已阅读2945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
备案/许可证编号:粤ICP备09043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