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博 客 |  春 笋 |  迷津寻渡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公交车上 (外一则)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03-4-4 9:43:40

从家里到单位10公里,乘公车约30分钟。每天上下班乘车四次,有两小时在车上,加上等车时间,平均每天为交通耗去3小时。此账不算还罢,一算真乃扫兴。

迟一步,错过一班车,再等20分钟,上了车,竟一路红灯。从一步之差开始,距离越来越大,多像人生。悟及此点,对照自身,真乃扫兴。

上车时不愿与人一般见识,稍一谦让,便落在最后。上车后,众皆正襟危坐,只自己孤零零站着。急刹车时失去平衡,身子一摆,碰着一位坐着的先生,招来一声臭骂,坐着不知站着难。歇站时有人下车,车门一开,早已拥上几个人,对于空位,先上车的并不比后来者占优势。这多像人事问题。悟及此点,对照自身,真乃扫兴。

车上常遇一女,长得青枝绿叶,秀发披肩,长裙曳地,淑女风范。每见其上车,便情绪茂盛。忽一日,丝袜短裙,或许是心血来潮想给人新感觉,怎奈腿粗如柱且罗圈。审美变为审丑,真乃扫兴。

总以为自己仪表堂堂,举止文雅,且一直正儿八经做人,相由心生,他人应一眼便看出你非卑劣之辈。怎奈监票员不这样看。明明已投币,奈何人多手杂,监票员一口咬定你没投币。与她争吵,惹一车人侧目,不是你一贯风格。再投一元吧,一元钱算什么!但这不等于自认理亏吗?“这家伙斯斯文文的,一元钱也耍赖,真看不出来。”你听听,多扫兴。

工作辛苦,上车恹恹欲睡,好不容易坐上一座,原想闭目养神,却见一前一后两位妇人,喋喋不休地家长里短,以我为界,互掷唾星子,奈何“唇功”不足,唾星子都落在“界”上。我只得弃座而逃,真乃扫兴。

车上拥挤,挨来碰去乃常事。有次你的手碰到一妇腚部。此妇丰满有余,五官搭配困难,徐娘半老,风韵全无,却作贵妇状,娇叱一声:“你要干什么!”瞪你的眼神看似厌恶,实为张扬,以为自己有魅力,把你视作流氓。真教人大反其胃也!

矫枉过正

同事小张是个孝子,说服妻子,接自己的父亲来安度晚年。

父亲来后不久,就把客厅上20瓦的日光管换成5瓦的,厕所用后总用很少的水冲洗,冲得不干不净。妻子时有怨言。他多次劝父亲,要节约可在其它方面节约,20瓦的日光管用上50小时才一度电,一桶水不足一分钱,节约过头就是吝啬了。父亲很不以为然地说:“在村里一度电五角钱,我也用5瓦的日光管。城里一度电一元多,却用20瓦的,你不是败家子吗?”还说光线太强对眼睛不好。

小张无奈,与妻子“同谋”,哄父亲说:“由于电表、水表不准确,现在不抄表了,每户每月统一收水电费50元。”老人家信以为真,迅速从一个极端转向另一个极端,仿佛不多用些水、电,便吃亏了似的:不怕光线太强伤眼睛了;放着用煤气的热水器不用,用电炉烧水洗澡;出门时常常忘记关掉电灯、水龙头;一桶水洗一回手便哗地一声倒掉。小张啼笑皆非。

                                (1996年5月)

→本文共有评论1篇︱已阅读2429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
备案/许可证编号:粤ICP备09043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