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博 客 |  春 笋 |  迷津寻渡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流言(外一则)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03-4-4 9:39:25

先说个故事。

刘君为人正直,口碑颇隹。一日,林君来访,会晤于刘办公处。坐谈有时,刘忽内急,方便而去。

刘归时,林仿佛突然想起某事,匆匆作别。刘并不觉有异,待至发现桌上的BP机不翼而飞,方想起林告别时的神态有失自然。那时BP机仍属物稀为贵,而林乃一介穷儒,BP机更是奢望之物。如此这般一想,虽证据不足,但主观上已觉林不是东西。

林在一公司高就,颇受器重。林之老板张,乃刘之同学,某日聚会,谈及林,刘支支吾吾,说出心中所疑。言毕一再强调,仅是疑惑而已,并无实证,不足为凭。

张老板虽认为此事不确,心里却重新把林审视一番,也觉公司似乎也曾不见一些物什。不日,找个理由,把林打发了。公司上下哗然。有老板心腹者,说出其中原委。如此传扬开去:林,小偷也!

经人介绍,林与一女约会频频,发展有望。此女有弟,弟有友,与林曾共事于张老板处。一日,在此女家与林不期而遇。此女遂与林吹灯。

林君者,真君子也。我甚知之。遭此连连打击,百思不解,竟有些疯癫了。一遇人说丢了什么,便紧张兮兮的。

刘君者,我所敬重之长者也。BP机失踪两年之后,竟在墙角旧报纸堆中复得。刘对林冰释前嫌。

然而,刘当初所疑,已在社会流传经年,流言难收也!

“流言”不是谣言。谣言乃敌对者故意造谣中伤。流言则无意于伤害。因之,当它伤人时,比谣言更具杀伤力。

李生曰:流言,不足信也!

魂与体

执教于两英时,与退休返聘七十有余之同事吴老交而忘年。吴老学识渊博,为人笃实,我甚敬之。一日,与我谈起昔年所见之奇事一桩。吴老言极诚,我只当新聊斋耳。

吴老曾在普宁某村执教私塾。该村有妇李氏,极贤良,侍公婆至孝,村人皆赞之。忽一日,病逝,举村同悲。有一老嘱其夫,置之于床,帐以掩之,过七日,有奇迹。其夫从之。过七日复活,语音全变。自叙身世,乃兴宁一富商之女,随父往上海,逢日军炮击,只闻一声巨响,知觉尽失,醒来便在此处,惊诧不已。观镜方知面目已非,大恸。后慢慢习惯,敬老怜幼,夫妻恩爱,与李氏无异。

我知吴老,子媳不肖,聊斋新编以劝孝。今思之,甚趣之,且释之。

体者,人之衣也;魂者,人之体也。魂灭而体不变,若人逝而衣存。那人丧妻,存妻衣物以睹物思人。后续弦,令其着前妻之衣,用前妻之物,效前妻之德,积前妻之习。久之,疑为前妻复活乎。

倘吴老所言是真,其孝妇复活之意不确。复活者,兴宁女之魂也,非李氏之尸也。

衣可使人寒酸,可使人华贵,可令人自信,可令人沉稳,可令人自卑……便衣制服军装囚衣等,各显其人身份,约其人言行。倘魂与体可分,体之美丑、巧拙、善恶、强弱,皆可作用于魂。

今有换脑术,不亦借尸还魂乎!脑者,魂之所也。

                                (1998年11月)

→本文共有评论2篇︱已阅读2632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
备案/许可证编号:粤ICP备09043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