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博 客 |  春 笋 |  迷津寻渡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邻家女孩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03-4-3 20:45:54

我正埋头在作业本上,冷不防后脑勺挨了一棍,惊回首,她已逃之夭夭。

上午捉迷藏时,我虚掩着门,在门顶上放一把扫帚,呼她来捉,她推门进来,门顶上的扫帚便砸在她头上。这该怨她不机灵,又不是我打她。她却呜呜地哭着骂我。我笑得抱肚子。

此刻,她是报复我的。

我去追她。她跑进家里闩了门。我擂门,却让我母亲拎着耳朵回家。

我与她是邻居,却没有两小无猜青梅竹马过。

跟她一块儿,冲突时有发生,于是便在门口的小巷上楚河汉界起来。接着便各自固守边界,打击对方侵略。倘对方走过边界,冷不防冲上去就推。有时她故意用脚狠踩我这边几下,以示挑战,我便冲过去踏她地盘。她踩三下,我踏四下,互不示弱,踏得腿疼。对方有东西放过边界,便没收。那次她家有一臭哄哄的猪笼放过边界,我宝贝似的抱进家里藏于床底,搞得家里气味极不对头,被我母亲臭骂一顿。

总之,小时候我很讨厌她的。

直到我上初中,关系才得以改善。人长大一些,渐渐懂事了吧。

星期六下午,我踩单车回家,碰到她正步行着,她说是走亲戚回来,于是我载她回村。

那时候村里会骑单车的寥寥无几,她要我教她骑单车。她跌伤了小腿,我便用很低度的米酒替她擦,擦得她呲牙裂嘴直叫痛。我很内行似地说,痛才有效。那时候我不懂得怜香惜玉。

农忙时节,插秧时我呆在众人前面,割稻时我落在众人后面。大家排成行干活时,我的笨拙便十分明显了。但只要与她在一起,她常常不动声色地帮助我。挑两半箩稻谷,肩头痛,走几步便歇一歇。她先挑到家里,赶回半路来替我挑。

我在邻村教书时,周末回家,途经山花烂漫的小路,总要采些花送她。她把我的花插在空酒瓶里,很细心地用水养着,房子里便常常花香洋溢。

那天我帮她家摘橄榄,攀在树上胆大心粗,跌了下来,两掌被粗沙擦破了皮,有沙粒钻进皮肉中去。晚上她用针帮我把沙粒挑出来,灯不够亮,她把我的手掌拉到她的眼皮底下。有几缕发丝拂在我的手腕上,痒痒的。我的手掌还能感受到她游丝般的气息。她挑得很轻,不断问我痛不痛,还往我伤口上呵气。我觉得那晚她妩媚极了,温柔极了。那晚我睡不着,她的影子总在我面前飘呀飘。第二天真想再跌一跤,让沙子扎进手掌里。

我神差鬼使地扑进阴阳五行学说中去了,满以为在里面能求得人生的真解。甲乙丙丁子丑寅卯,说话阴阳怪气,在山村里俨然一个角色。不时有人找我算八字,择吉日,女孩子最信命,把我的话当成了金科玉律。她也来找我算命,却是替一位好友算的。她说她自己不想算,怕八字不好,让我取笑。

我是摸是样地推算起来。不好,此女命带魁罡,性情轻浮放荡,嫁必克夫克子。这是我算过的命中最糟糕的。当时我如果注意她的表情,或许有所发现,但我只顾信口雌黄。

后来,她疏远了我。

后来她出嫁了,新郎不是我。我痛苦了一段时间。

有一天,她回娘家问我是不是还给人算命,我说是,可惜你不让我算一算。她说让我算过了,她的命是我所算的命中最不好的。我苦思良久方有所悟,越想越痛心疾首,把算命书碎尸万段还不解恨。

轻浮放荡之说纯属胡言乱语,她温柔、娴静。但她景况却也不好,丈夫性暴、好赌,赌输了钱拿她出气。

每想及此,我心口总是隐隐作痛。

                               (1993年9月)

→本文共有评论4篇︱已阅读2886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
备案/许可证编号:粤ICP备09043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