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博 客 |  春 笋 |  迷津寻渡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诘问选答之旧稿拾零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03-4-2 22:19:51

办过一些小报,为加强与读者的交流,曾赶鸭子上架般地搞了些“主编信箱”或“有问必答”之类的栏目。今从中整理出下面这些内容,贻笑大方罢了!

嬉笑篇(1)

问:你在一篇总编点评中引用了“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这明明是李商隐的诗,你怎么说是什么李义山的?连这两句很出名的诗的作者都搞错了,你是怎样当上总编的?

答:先退一步说,智者千虑,必有一失。编了这么多报纸,发了这么多文章,就算被你发现了瑕疵,也不应一棍子打死,全盘否定。人还是宽容一点为好。你似乎太偏激了。才华横溢而郁郁不得志的人往往偏激。然而你连我的本家商隐就是义山这样的文学常识都不知道,来我面前偏激什么!让我拍拍你的肩膀说句悄悄话吧:兄弟,不要大愚若智呀!

问:你写过许多爱情故事,文中的“我”是你本人吗?如果是,你岂不是到处留情。

答:“嘴上唱着情歌的时候,是因为不能接吻。”因为我的生活太缺乏爱情滋润了,所以才有工夫把爱情想像得那么美好。口渴的时候,白开水也是味道好极了。

问:朋友甲、乙、丙生活不检。甲得了性病,我想以此劝诫乙和丙。乙说他久经沙场,经验丰富,用不着我瞎操心;丙说他只是偶尔为之,要得病论资排辈轮不到他。我该怎么说服他们呢?

答:你对乙说,常在河边走,早晚要湿鞋;你对丙说,战场上,中弹的往往是新兵。

问:有人说你是诗人,你认为你称得上吗?

答:不是诗人,是个男人。

问:有些女人的背影常常使我着迷,你说我是不是有点不正常?

答:这很正常,背影一枝花嘛。如果你欣赏的是一肩秀发,那么你是个理想主义者;如果你注目的是臀部,也不必害羞,这只能说明你是个现实主义者。

问:你认为女性比男性优越在哪里?

答:同一种病,女性谓之冷淡,很有点洁身自爱的贵族味道;男性谓之无能,很没面子的。

问:那天你到我们学校演讲,校长说你是个有名人士,你认为你真的是有名人士了吗?如果你这样认为,是不是有点不知天高地厚?

答:我不但有名,而且有姓。对于地之厚,查一下初中地理课本就了然,而天之高,我委实不知,你能否赐教?别忘了告诉你一件趣事:正是你校校长,在我到你校演讲后不久遇上我,我跟他打招呼,他问我是谁,我说我是李乙隆,他一拍后脑勺说:“噢,想起来了,你是西门角炸油条的李瘦猴。”我什么时候炸过油条了!

问:人怕出名猪怕壮,你不怕出名吗?

答:我做梦都想出名,只是天性愚钝的我要出名谈何容易。倘若将来我一不小心出了名,在记者面前卖嗲:“哎哟!人怕出名猪怕壮,做人难,做名人更难哟!”麻烦你上来,像范进的丈人似地,一巴掌把我打醒。

问:“怀才不遇的人未必实有其才”,你对这句话有何看法?

答:这句话使那些幸运儿幸运得理直气壮。我非幸运儿,也无才,故对此语难以有什么体会。(一拍后脑勺,声音提高八度)噢!想起来了!这句话是好多年前那位叫汪什么来着的红诗人说的,听说他领诺贝尔文学奖去了。他还写诗吗?

问:有人说你不够幽默。你为什么不幽默一点呢?笑一笑,十年少嘛。

答:那可危险,三笑之后,就回到娘胎里去了。

问:看过你那么多有关牛奶保健价值的文章,我以为你是牛奶专家呢,后来才知道你是在王婆卖瓜。我只想问你一句,坚持喝牛奶能活到一百岁吗?

答:“能,如果你活到一百岁还坚持喝牛奶的话。”因为这句话好像不是我说的,所以我不是在自卖自夸。

问:什么是男人的魅力?你认为你有男性魅力吗?

答:据说,男人的魅力是“五味俱全”:人情味、铜臭味、幽默味、风流味、书卷味。对照本人,除了人情味之外,可真是乏味之人。喜欢抬举我的朋友也许会说:“别谦虚嘛。你还有书卷味。”遗憾的是,五味之中,书卷味是最不重要的,被许多女人说是可有可无的。而且,我虽读过几本书,这书卷味却是上看下看左看右看都看不出来的,即使与书生文人之类沾上点边,充其量也是书呆子的迂腐味。

嬉笑篇(2)

问:与相处了三年的女友分手,她要我赔偿什么感情损失费,我不是吝啬几个钱,我只是觉得她的感情很假,给她所谓感情损失费是不是有点冤大头?

答:既然你并不吝啬几个钱,就给她青春折旧费吧。

问:有人说你是青年作家。我在很小时候就看过你的作品。我都青年了,你还青年吗?

答:我出道较晚,读初中时才发表习作。那时的习作能被你看到,并被你记得着,实在有幸!

问:我总觉得你不够谦逊,你为什么不谦逊一些?

答:可以骄傲而不骄傲,便谓之谦逊吧。可以使人引以骄傲的因素很多,权势、金钱、才华、名气、容貌、名牌包装、雅车、豪宅、当大官的父亲、花枝招展的情人等等。而这一切我都没有,你叫我拿什么去谦而逊之呢?

问:我发现现在不少人喜欢吹牛,你会吹牛吗?

答:很遗憾,我长这么大还学不会吹牛,幸好我的大实话常常被误为吹牛,不然还真被人看轻。

问:现在居然有了什么处女膜修补术,这不是女性的悲哀吗?

答:出现假货,悲哀的是消费者还是假货本身呢?

问:你认为是产品重要,还是包装(广义的包装)重要?

答:产品是第一性,包装是第二性,都重要。但有时后者要比前者更重要。古有买椟还珠者,贻笑后人;现代人绝大多数是“看椟买珠”的。打个比方:我写了一首歌,便是产品,想让它广为传唱,便得进行包装。请天王(相当于著名品牌)来唱,便是一种很好的包装。我的本家李天王忙着“托塔”,无暇唱歌,只好请X天王来唱。X的经纪人(相当于经销商)给我10元稿费,买断了版权。我的歌经X一唱,真有点“雄鸡一唱天下白”的气势,歌迷们狂热地唱着我的歌呼唤着X,我心里酸溜溜地对歌迷们说:“你们唱的是我的歌呀!”我话音刚落,歌迷们便追起我来,不是追星,而是追打,还嚷着要打假,差点把我追成个短跑冠军。

问:你说你总学不会吹牛。作为广告人,不吹牛皮行吗?

答:一位牛皮腰带推销商是这样介绍自己的商品的:在腰带光滑的一面敷上口水,把嘴贴紧另一面猛吹,隔着腰带吹出一些七彩的汽泡。据说,这是因为皮料上有许多看不见而透气的毛孔,假货是没有的。“牛皮”本来是好东西,被一些人胡吹滥吹而吹成“假大空”。如果我吹牛皮,就会像这位推销商一样吹,吹出真实,吹出艺术。其实,牛皮有时还是要吹的,不吹,怎么知道是牛皮呢?

问:你写的一首歌词有一句话,“众里寻你千百度,你在灯火阑珊处”,总觉得很熟,你是从哪里抄来的吧?

答:这是从辛弃疾的一首非常有名的词化过来的。你怎么这样笨,连这句妇孺皆知的话出自何处也不懂,回去读几年书吧。

问:上次幸会于你,我猜你年龄,说你四十多岁,当知情人说出你的年龄时,我有点尴尬,不知你当时感受如何?

答:我在二十岁时就有人猜我四十几了,那天你也说我四十几,那说明我这十几年是“白活”了,真开心!如果说我当时心里有点不好受,那是因为让你尴尬了,我过意不去。

正色篇(1)

问:我是个下岗女工,因生活所逼,从事起“边缘职业”来,有时觉得自己活得很没尊严。我很喜欢你那些充满真情的文章。请问,你对我们这种职业是怎么看的?

答:“人活着,然后尊严。”我也是在社会底层谋求生存的人,只要不是偷盗拐骗贩毒,我对许多生存方式都充满同情。你们比那些贪污索贿、挥霍公款吃喝玩乐的“肉食者”不知要干净、高尚多少倍。有些人把好端端的一个企业搞垮了,挪个地方又是一个“公仆”,而辛辛苦苦干了大半辈子的工人们却下岗了,让他们到马路边替人家擦皮鞋,便是所谓再就业工程。

问:我觉得我的能力并不比单位里的人差,但由于我不善于表现,在单位里被视为最无能的人。请问,我该怎么办呢?

答:我也常被视为最无能的人。我在家乡放牛时,连我的父母都认为我除了放牛外一无所长,总担心我没牛可放时会饿死。后来我在外地成为一位颇为优秀的中学教师时,我的家乡谁也不肯相信。我在汕头特区工商时报社工作时,我所主编的副刊、我所采写的文章颇受好评。可是在该报接近停办时,连对我颇为欣赏(仅仅是欣赏我的文章)的一位同事都担心我失业,她认为,该报停办后,最难找到工作的人一定是我。没有一个同事知道,当时,我已在一家企业兼职,工资比报社高。

问:有时你的话听起来有点不可信,请问你说谎吗?

答:不说一句谎言是不可能的,但我确实很少说谎。如果你把我的真话听成谎言也无所谓。既然有些人说假话会被听成真话,当然会有另一些人说真话却被听成假话。

问:我表姐的丈夫性格粗暴,我曾寄居她家,几次目睹她被她丈夫花样百出的凌辱与虐待。每当被我撞见,他们都不好意思地恢复了常态。我劝表姐离婚,表姐说,她这辈子是离不开他的了。不可思议的是,表姐说起丈夫对她的暴行,一点也不愤恨,倒是一副回味无穷的神情。你说,我表姐是不是有毛病?

| 1 || 2 | [ 页次:1/2页 ]『上页』『下页
→本文共有评论5篇︱已阅读2341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
备案/许可证编号:粤ICP备09043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