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博 客 |  春 笋 |  迷津寻渡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朋友,你现在还好吗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03-4-1 20:16:24

张立新太优秀了,即使坐在那儿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干,也有一种咄咄逼人的锋芒。我曾笑话他,你是一把宝剑,却没有一个可以把锋芒收藏起来的剑鞘。

他相貌堂堂,气宇轩昂,言谈得体,举手投足透着潇洒,眉宇间有一种什么也不在话下的自信——似乎还有点傲,尽管他没有流露出什么傲气,待人接物不卑不亢。我觉得他是傲在骨子里的人。

像他这样的人会受到一些人的嫉妒,也会受到一些人的尊重,但很难有好朋友的,因为他太优秀了,似乎就显得不够平易,不平易就难以近人。不少人到他身边,都会有相形见绌的心理。

我去见工时,他是负责招聘工作的。当时我的劣根性又莫明其妙地流露出来,我又怯阵了,一紧张起来说话不是结巴便是语速过快,语速一快便有些语无伦次,过后甚至不知自己说了些什么。我以为自己无望了,想不到竟被录用。我曾问他,我见工时表现并不好,为什么录用我?他说在见面之前,已研究过我的资料,见面时,他觉得我的目光很有内涵。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别人对我这样评价。

他是副总经理兼艺术总监,只比我年长一岁,处世比我老练得多。不管他走到哪儿,都会给人一种不可小觑的感觉。而我恰恰相反,连看门的老人有时还要对我盘三阻四一番,我对他们的礼貌和尊重有时倒成了他们看轻我的理由。张立新对我说:“你不要以为我喜欢摆架子,总拿着架子其实很累,但是没办法。在单位里,你不拿点架子,下属员工有时会爬到你头上撒尿,闹翻了脸更不好;在外面你不摆点架子,常常会遇到狗眼看人低的情况。” 有时洽谈一个项目,他毫无把握仍泰然自若,而我明明可以完成得很好却仍要紧张兮兮,使人对我的能力深表怀疑。在目前这个社会,我这种性格是很吃不开的。和他在一起,我可以学到不少东西,可他却说与我在一起,他受益匪浅,一是我“渊博的知识”,一是我的“内敛与谦逊”。我们两人可以“互补”的东西很多。

当然,和他在一起,我有一种绿叶衬托红花的感觉,好在我对这种感觉并不反感。我总是默默地坐在一隅,看着他与客户、合作伙伴谈笑风生。而他也从不冷落我,总是像推销产品一样把我介绍给别人,谈话时也不时回过头来征询我的意见。他多次说我的内涵比他丰富得多,我的思想比他更有深度,只是我不喜欢表现或不善于表达罢了。

作为艺术总监,他有权对我的创意和文案提出修改意见,甚至可以大笔一挥改得面目全非,可他总是十分慎重,即使他所提的意见十分中肯,我一下子就接受了,他仍要说一句:“当然,你还可以再考虑。”这与他在其他员工面前的利索、果断很不相同,不少员工对我说:“你真行,把张总给改变了。”

当客户对我的创意和文案深为满意时,他总是把我推到台前:“就是他搞的。”

认识张立新之前,我似乎已经习惯于默默无闻。人家可以把我的成绩掠为己有,我也曾在自己呕心沥血写出来的文稿上署上别人的姓名。人家如果只是拿走我的成绩,那仍算是好的。还有这样一类人,凭借手中权力不懂装懂地干预我,使我想做好工作困难重重,取得一点成绩是他领导有方;由于他的干预而干得不好的地方,便留给我背着。因此,我对张立新深怀感激。即使成绩百分之百是我取得的,我仍要说有他的一份功劳。当我这样说时,他总是说:“别说这些客套话了。”其实我是真心的。

与张立新共事近一年,他回内地创办自己的公司,我也离开了那家广告公司回汕头发展,如果说一起工作时,我只是把他当成一个好同事、好上司,离别之后,我却常常想起他,就像想念一位肝胆相照的朋友。也许今生今世,我与他将不再重逢,我只能在想起他的时候轻轻地问一声:朋友,你现在还好吗?

                               (1999年3月)

→本文共有评论3篇︱已阅读2542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
备案/许可证编号:粤ICP备09043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