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博 客 |  春 笋 |  迷津寻渡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山居笔记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03-3-31 23:10:38

这是一片很肥沃的田,包产到户时却最没人要。原因是这片田近在村旁,庄稼免不了被牲畜糟蹋。最难对付的是鸡。

这片田原来分给山猪牯。山猪牯长得又黑又粗,壮得像头牛,擅长打架,村民对他敬而远之。他种上这片田后,附近人家便自觉管好牲畜。水稻将近成熟时,少不了有几只没关牢的鸡溜进田里。山猪牯便不动声色地将一些老鼠药撒到田里。死了鸡的人家明知是山猪牯干的“好事”,却自认倒霉:谁叫你不管好自家的鸡呢!

后来调整责任田。拈阄时,老实伯虽然用肥皂水洗了三次手,在灶神炉上插上三柱香,可还是分到这块“福地”。他捧着一张笑脸,上近田几户人家的门,讲了几箩好话。人家接过他递过来的纸烟,点上火,深深吸了一口,喷出一股浓烟,然后打了个“哈哈”,请老实伯放心。

水稻将近成熟时,麻烦事就来了……

老实伯看着鸡们在田里的战绩,心疼着哪,睁着眼睛躺了三个夜晚,想出一条妙法。他在田头大声喊叫:“撒老鼠药啦!鸡要关牢哪!”还拿出些东西撒到田里。便有人骂起老实伯的娘来。骂归骂,鸡还是关起来了。

过几天,有人发现几只没关牢的鸡溜到田里去,居然安然无恙,一边说:“老实伯他娘的,也学会骗人了。”一边给鸡们恢复自由。

老实伯无奈,真的撒了药,虽然嚷给人家知道,请大家把鸡关牢,可人家却说又是“此地无银”。结果,毒死了二十多只下田的鸡。于是,咒骂之声不绝于耳。

傍晚毛毛着雨,北风如针。

三个人在路上走,上牙打下牙如嚼炒豆,身子如筛糠。用难听的话语,咒骂这鬼天气,像骂着自己的老婆。声音被冻得抖抖索索。

忽然,不知从哪儿跟来了一条狗,幽灵似地尾随其后,跟得他们心里发毛,跟得他们三步并作两步。他们三个倒像被狗赶着的牲畜,狗成了他们的“主人”。

到达村里,昏黄的灯光从窗口射出来,射进了他们的心。胆子一下子膨胀了十倍。

该怎么处置这条狗呢?他们不再怕它,便开始算计它了。经过五分钟的协商,最后决定,狗跟进谁家,谁请客喝酒。

那狗不跟前面的甲,也不跟后面的丙,偏偏跟住中间的乙。这条狗引来两个酒鬼,老乙真倒霉。

老年人说,跟来的狗不能杀。

细观那狗,浑身湿漉漉的,水往地板上滴着,毛如棕蓑,瘦骨嶙峋,两只昏浊无神的眼睛,莫明其妙地瞪着乙。活脱脱一条丧家之犬。

丧家之犬,养之何益?狗肉滚三滚,神仙站不稳。老甲老丙来喝酒,正愁没有下酒菜呢。

老乙想到这里,就把斧头举起。那狗一声哀叫,与世长辞。

老甲老丙来了,愣了一愣,接着便帮脚帮手。忙了个把钟头,那狗便成了盘中美味。

喝一口竹叶青,吞一块狗肉,真过瘾。直吃得面红耳赤,浑身发热,醉眼朦胧。

酒饱肉足,各自回家。一夜无话。

次日一早,一声哭喊打破了山村的宁静——

老乙喝酒过多,脑溢血死了。

“老乙杀了一条跟来的狗,死了……”

三叔公原是养兔专业户。他还是个权威人士,村民办什么事,都喜欢请他择个吉日。他本人连理发也要翻黄历。

有个退伍军人要办养兔场,向三叔公取经。三叔公知道他属虎,好言相劝:“你是属虎的,不能养牲畜。牲畜最忌虎。”退伍军人不听老人言。三叔公说他的养兔场是兔子尾巴长不了。

夏天多风雨。三叔公的养兔场设在一所破旧的房子里,儿子建议修缮一下,三叔公说:“别急,下个月才有吉日呢。”

到了吉日,请了几个泥水匠,正要动工。儿子要上前帮忙,三叔公朝他摆摆手:“走开吧。今天是鸡日,你属兔,卯酉相冲。”

儿子老大不高兴,脖子一横:“属兔属兔,场子里养的才是兔呢。”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三叔公连忙喊泥水匠停工。

一场大风雨,养兔场倒塌了。天灾“兔”祸,许多兔死于非命。

有些兔并没有死,被压在破墙烂壁残瓦朽木下面。三叔公带领全家准备扒土救兔,举起锄头还没落下,忽然想起什么,跑回家翻开黄历一看:糟糕,今天不可动土!

三叔公的养兔场完蛋了。

那个退伍军人的养兔场越办越好。

别看这头毛色黑油油的牛牯模样儿壮,可性情却十分老实,腼腆得像头母牛。每放出圈,在小女孩跟前停下来,低眉顺眼的,让小女孩踏着它的膝窝儿,爬上它的脊背,悠悠然往前走。

可近来这头牛不那么老实了,喜欢努着嘴凑到母牛尾巴下那条撒尿的小沟上嗅嗅,然后仰头傻笑。小女孩觉得十分有趣,跟着笑。牛的笑十分古怪,她的笑十分娇美。

她喜欢骑着牛,牛也想骑着牛么?有一次,这牛牯腾起前身,两条腿趴在一母牛身上,把她摔下来,摔得她龇牙裂嘴,直想哭,却没哭出来,一个颇为壮观的情景把她镇住了……

回到家,脚一拐一拐的,父母惊问其故,她如实说了。于是那个杀猪的哥哥招来几条牛高马大的壮汉,捆住牛的四足,用一条绳绑紧牛后腿中间那个袋。她曾在那个袋上捏一把,发现袋里装着两个肉蛋蛋。此刻被几条壮汉一勒,那个沉甸甸的袋消了一大半,皱巴巴的很难看。她不忍看牛的惨状,暗暗流了泪,埋怨哥哥对牛的惩罚太重了。

牛又变老实了。可她却不愿骑牛了。

这天不知从哪儿跑来两条狼,饿得慌,见了放牛的小孩眼睛发亮。小孩们吓得哭父哭母,直往村里跑。她没跑几步便跌倒了,狼扑上来就咬,在她背上撕下几块肉。她昏了过去,这时,她的那头牛跑了过来,用锋利的角撞走了狼,守护在她身旁。它的角红红的,刚才撞进狼口里,染上了血。

村里跑来许多手执扁担的壮汉。她哥哥手握猪刀走在前面,看了一眼鲜血淋漓、昏迷不醒的妹妹,乱了方寸,以为是牛作的恶,挥刀往牛脖子上猛砍,大骂着:“你这恶牛!”

牛倒下了,血洒满一地,眼里含着泪。

她被救活了。今年七十八岁,依然健在。

                                 (1987年5月)

→本文共有评论0篇︱已阅读2472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
备案/许可证编号:粤ICP备09043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