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博 客 |  春 笋 |  迷津寻渡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我有这么一个朋友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03-3-31 22:50:01

小K曾说要为我写一篇歌功颂德的文章,一直未写成。我忍不住气拿起笔来丑化他一回以示警戒。好在小K打架胜我却因家住僻壤上城必经我家门口,在自家门口逞英雄又是本人的看家本领,因之他除了对我忍气吞声之外别无他法。

写小K不可避免地涉及我一次并不光彩的经历。那次小K与我到某地闲逛时惹上了麻烦。那个光头小子走路撞了我一下却猪八戒倒打一耙,那时我血气方刚不像今天未老先衰像夹着尾巴的狗到处挨打也不敢叫一声。他骂我我骂他他说他是南山白虎队我说我是北海青龙帮,他说你小子不怕死么?我说你爷爷活都不怕还怕死么?我话未说完未经大脑一声令下拳头自作主张一跃而起砸在他的胸口上犹如久别的游子一头扑进亲人怀。那小子苗条之态可与我媲美,却拳脚利索打得我风摆弱柳只有招架之功,小K上前迎敌,略占上风且越战越勇。忽见远处一伙人呼叫着包围过来,我大呼小K快走。我俩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才得以逃脱。

小K擅长打架却鲜有打架之机。大家不要因为上文所述先入为主把小K看作江湖上的哥们五大三粗,他乃我的文友,眉清目秀皮薄肉细文质彬彬偶尔还流露出一丝腼腆。

小K那一手毛笔字洋洋洒洒行云流水不象我的字张牙舞爪丑态百出惨不忍睹,朋友们常向他索取墨宝,他对此十分谦逊:我的字不如我的文章漂亮,我的文章不如我的人漂亮。

此小子桃花运不断,女孩子对他或热情似火,或柔情似水,小K说他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小K曾在一所初级中学代课。此校未婚男性只他一人,却有八位待字闺中的淑女,小K成了熊猫。我对他的处境羡慕得如同饿狗看见猪骨头,时时光临该校,与小K难兄难弟共享水深火热之苦。小K说,你一来,她们便作黛玉状,她们其实是顾大嫂,整日里上窜下跳,搞得我不得安宁,躲进男厕所里写臭文章。这话说得我飘飘然如灌了迷魂汤。

小K年少时有十三点之嫌。文友们去看望他,他会热情得手足无措,把削去皮的苹果放在桌上却把小刀塞到你手里连声说吃吧吃吧。文友们聚会到天明,刚刚睡下不久,却见小K一跃而起,神色仓皇,夺门而出。俄顷,转回来说,今天是星期天,不用上课,我却担心上课迟到了。小K执教初三语文,中考复习时,忙得焦头烂额。有次上食堂吃饭,女同事们玩他:小K,你不是吃了吗?小K居然信以为真转身就走,还暗暗埋怨自己消化力太强比猪还能吃,让她们取笑了一阵。小K喜欢下跳棋,与我下时为扮轻敌之状,边下棋边把几本青年杂志翻得哗哗响,朗读“征婚启事”,把我费了好大的劲走过去的棋原路折回以为妙着,拍腿大呼。他走错了我的棋,我只得走他的棋,以免争吵伤了和气。一盘棋不分青红皂白走来走去,结局不明不白不了了之。

朋友们玩小K,小K却玩我,一起外出时,逢人就搬出我那些虚衔出来炫耀,什么会员呀,什么理事呀,帽子一顶一顶,却把我那掷地有声的赫赫大名说得含糊其辞,搞得人家紧握我的手七上八下摇了十五下大呼小叫:久仰久仰,如闻雷响。然后,张冠李戴唤错我的名字,或者冷不防冒出一句:你贵姓?

我用喜剧的形式来表现小K是他性格所致,他看起来总是那么乐观。其实我早已看出他在乐观背后那深深的忧郁,写到这儿我不可避免地用另一种笔调来概述他的经历。

小K初中毕业时考上一前景不错的中专,却因体检不合格被刷了下来。他也许不知道他被人顶替的内幕:体检不合格仅是借口。小K家境贫寒,上高中得不到支持,老实巴脚的父母还以为他即使考上大学体检不过关也枉然。

小K辍学做工,后到一所中学代课。

小K很有才情。在全国性的征文比赛中,他的组诗一不小心得了个头奖。他的散文散见于各大小报刊。

我的堂妹原是天文学家——追星一族,因小K用吉他弹唱“如果你要嫁人不要嫁给别人”时有意无意瞟了她一眼,她立即感冒,说小K的眼睛比起她那绯闻不断的梦中情人更“带电”,小K如果得到包装,也是明星一颗。

小K会写资料,有些单位的资料总请他捉笔,但小K进不了单位。

小K会编报纸,团市委的小报由他一手编辑,却是个编外人士。

民办、代课教师的转正每年一批,内幕复杂,一言难尽。重文凭时小K文凭低,小K通过自学考试取得中文本科学历时,文凭不走俏了——文凭满天飞,鱼龙混杂,不贬值才怪。现在重教龄,小K教龄不够长。也有文化考核,舞弊之风盛行。教龄可以虚报,资料可以伪造,考核成绩也改得动。小K不谙此套,不吃亏吃什么?小K教学认真,成绩优异。我说小K你能教好书当然转不了正,倘若让你又能教好书又能转了正,那天下的好事岂不被你占光了。

现在见到小K,他那一贯制的笑容亲切感人,却笑得我满腹酸楚。那次小K在我家醉了酒,我才发现他居然会流泪。

其实命运之神并没有十分亏待小K。只要小K把爱情作为一次交易,拉一拉裙带,便不可同日而语。小K曾先后得一官员的小姐、一富户的千金的垂青。可小K不爱她们。

现在小K仍孑然一身,前天他说他见一女孩顿生好感,想去追她,却被她唤作叔叔。

真不知小K寂寞为谁。

小K说如果他爱上一个人,即使为她端茶递水揉肩敲背捶腿洗脚也甘之若饴。不知哪位小姐能享受这“公主级”的待遇。有意一试者请速来信,信由我转。

                                (1989年12月)

→本文共有评论4篇︱已阅读2733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
备案/许可证编号:粤ICP备09043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