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博 客 |  春 笋 |  迷津寻渡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罗铁塔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03-3-31 21:34:46

东水村和西水村从田水的纠纷发展到两村械斗。

东水村和西水村共用一沟渠。天旱,春耕时争水,西水村在上游占了便宜,把水都闸住了。东水村几个后生上去,把水都放了下来,还请管水闸的西村人吃了一顿拳头。这就是两村冲突的起因。

西水村组织一彪人马,准备还击。

西水村有个罗铁塔,生得浓眉大眼,长得牛高马大,练得一手好拳脚,爱好打架,是闻名四乡八里的一条好汉。六年前伤了人,劳改了两年,以前那股蛮气不见了,可余威犹在。他的名字仍叫得响。去年春才娶了妻,小两口操劳两亩菜园一口鱼池,日子倒也滋润。

西水村要还击东水村,头号选手非他莫属,要在以前他早已摩拳擦掌了。可现在,只见他耷拉着脑袋,一声不吭,人家左说右说都动员不了他。大家就骂他“怕死鬼”,说他是座“泥塔”,冲一泡尿就软成一团。

老婆的耳朵也灌进了不少冷言冷语,搞得她在村里行走抬不起头,便迁怒于他:“你还像个男子汉吗?你就不能跟在人家后面去走走吗?藏在屋里就保险了是不是?缩头乌龟似的,用不用挖个地洞躲进去?”罗铁塔心情本来就差,被老婆这一激,发怒了:“你再多嘴,莫怪我不客气。”老婆轻蔑一笑:“在外面像夹尾狗一样,在老婆面前展什么威风!”罗铁塔扬起拳头吼道:“你再说一句!”老婆也不示弱:“缩头乌龟,夹尾狗,怎样?”罗铁塔扇了老婆一巴掌,老婆扬起拳头击鼓似的往罗铁塔身上擂。罗铁塔用力推了老婆一把。老婆跌在地上,哭喊起来,惹来了左邻右舍,有劝架的,有看热闹的,有明为劝架实为看热闹的,都在背后嘲笑罗铁塔:“原来他的拳脚是用来打老婆的。”

那晚,西水村“讨伐”东水村,东水村也有准备,一场械斗发生了。两村俱有伤损,东水村死了一人。

从此,西水村人喊那些表面强大、内在软弱的人为“二号铁塔”、“三号铁塔”。罗铁塔的老婆虽也明白些道理,知道卷入这场械斗凶多吉少,即使不被人打伤,后来也得吃官司,何况铁塔有前科,但她是极爱面子的人,听不得风凉话。罗铁塔再也得不到村里人尤其是那些后生兄的敬重了,整个人看起来窝窝囊囊的,太缺乏男子气了。本来,她嫁给他,就是看中他的男子气。

过了一段时间,罗铁塔家的一只鹅被路过的一个外村人的单车撞死了。老婆嚷着要那人赔,那人说身上没钱,邻居有个后生兄要那人押下东西,那人磨磨蹭蹭,后生兄要打那人,罗铁塔来了,胳膊往外拐,把那人放了。

罗铁塔拎着死鹅回家,老婆冲他直嚷:“你这条夹尾狗,鹅被撞死了,也不叫他赔几块钱。”罗铁塔说:“他说他没钱嘛。”“没钱就押他东西。”“反正鹅饲大了就是杀来吃的,押他东西做什么?有些人,总要为一点芝麻大的事闹个不停,何苦呢?”罗铁塔这副息事宁人的态度,惹得急性子的老婆火冒三丈:“你这软骨头,你这纸老虎,怎么变得这么怕事,我不要你去惹事,但遇事也不能太软弱呀。你要知道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你再软下去,将来人家把痰吐到你脸上,你还不敢擦掉。”罗铁塔只顾脱鹅毛,没答语。老婆问道:“我的话你有没有听?”罗铁塔说:“我的肚子要用来吃鹅肉,不想让你的话塞饱了。”老婆一听,更气了:“吃鹅肉,吃鹅肉,只知道吃,鹅是我饲大的,鹅屎也不给你吃。”说着,真的上前,夺过那鹅,掼在门外。罗铁塔跳了起来,抓住她的肩膀一搡,老婆退了几步,摔倒了……

老婆抱起孩子回娘家去了。他一个人在家吃鹅肉,喝闷酒。

一晃过了七八天,老婆还没回来。罗铁塔脾气也犟,不登门负荆请罪。人家笑话他:“罗铁塔,老婆改嫁了。”他瓮声瓮气地说:“嫁就嫁嘛,一个人活得自在。”

他老婆在娘家心里很矛盾:一方面埋怨罗铁塔太窝囊,一方面又觉得罗铁塔安分守己并没有错,怪自己不好,想独自回家又觉得脸上过不去。这天,忽然听说罗铁塔被人刺伤了。罗铁塔到市里卖鱼,归途的客车上,不知怎么就跟四个手持弹簧刀的人打起架来,伤势严重。

罗铁塔的老婆心急火燎地赶到医院,罗铁塔已经死了。

罗铁塔的老婆不明白,罗铁塔怎么跟那四个人打起架来。那四个人已逃走。同车的乘客也都走了。送罗铁塔来医院的司机也说不明白他们为什么打架。

几天后才七弯八拐地听到这样的传闻:那天,四名持刀歹徒抢劫乘客财物,还当着全车乘客的面要强奸一名少女,车上众人连大气也不敢出,眼睁睁看着歹徒作恶。罗铁塔不知从哪儿来的勇气,面对歹徒的弹簧刀,挺身而出,与歹徒展开搏斗。

后来报纸、电视上都在说这件事,把它唤做“3·18事件”。有人告诉罗铁塔老婆,因为那天是3月18日,所以唤做“3·18事件”。纷纷扬场说这个事件,是因为要宣传一位英雄。英雄不是罗铁塔,而是一位优秀党员、国家干部。罗铁塔也总被提到,是这个事件的受害者,提到时连姓名都没有。报纸、电视说,那位优秀党员、国家干部与歹徒搏斗,被打伤。

罗铁塔老婆又听到这样的传闻:那位干部坐在前排,歹徒先拿他开刀,叫他拿钱出来,他乖乖拿出一些钱来,歹徒说他钱少,搜他的身,搜出他的工作证和更多的钱。歹徒看了他的工作证,说:“我平生最恨当官的了,今天居然碰上你这芝麻官,怪不得我一看你就不顺眼。你小子居然不老实,敢在你爷爷面前耍花招,算你倒霉,就拿你杀鸡儆猴。”歹徒说着就在干部脸上划了一刀。

                                  (1992年2月)

→本文共有评论1篇︱已阅读2433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
备案/许可证编号:粤ICP备09043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