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博 客 |  春 笋 |  迷津寻渡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她和他和“他”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03-3-31 21:31:42

她和他和“他”是初中的同学。他的学习成绩总是名列前茅,而且乒乓球打得极帅,写得一手好字,歌也唱得出色,还能把他父亲的那把二胡拉得满像一回事,脑瓜子也极活。读初三时,学校举行了一场五四谜会,看的人很多,猜中的人很少,使谜会显得有些低调。幸好他在乒乓球赛中夺冠之后匆匆赶来,“言”无虚发,撕下了一半以上的谜条,满室哗然。他思考问题时那副专注的眼神使她大为着迷。他是班长,她是文体委员,而那时的“他”不知躲在那个角落。三年同学,她可是从来没有留意过“他”,嫁给“他”后,“他”说出的许多同学时的细节,她怎么也想不起来。

对于农家子女,初中毕业考上县中等师范学校是最佳选择。她与他都考上师范,“他”连普通高中都考不上。后来通过“活动”,“他”还是上了高中。

他们中师毕业时,“他”也高中毕业了。

由于中师实行定向招生,定向分配,他和她都回家乡教书。“他”则回家乡务农。

1984年全省开始在高中毕业回乡务农的青年中招聘合同干部。“他”连主、谓、宾都分不清楚,却“考”上了。“他”逐渐在同学中脱颖而出,令人刮目相看。在求学时引人注目的常常是学习成绩优秀的同学,走上社会后,大家恍然明白,学习成绩并不能说明什么。那几年流行着这样一句话:“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爸!”“他”的好爸爸的亲弟弟是县委副书记。

一切从那次同学聚会开始。由于“他”的关系,聚会得以在“他”所供职的镇政府的多功能厅举行。也由于他的呼风唤雨,那次聚会搞得有声有色。“他”成了那次聚会的中心人物。

当班花跟“他”套近乎时,她忽然产生了跟班花较一把劲的念头。她与班花一直互不服气,班花貌美、妩媚,学习成绩却一塌糊涂。她相貌不差,学习成绩也好。班花曾说,女孩子要的是长得好看,学习成绩有什么用。她不以为然。她认为班花充其量只能是俗艳一类的人物,而她要比班花更有气质、更有魅力。

在此之前,她是钟情于他的。而在众人的心目中,她和他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他对她的细心呵护与怜爱也曾使她深深感动。他有一颗像女孩子一样细腻的心,他的温存和体贴不亚于多情女子。她体弱肢冷,经常失眠。他从书本上知道临睡前用热水浸脚同时进行足部按摩可健身,可治疗失眠,他用一盆热水为她洗脚便成了每晚她临睡前固定的节目,是他和她两情相悦的一项主要内容,也是他和她共同拥有的一份默契、一个秘密。她坐在沙发上,两脚放在热水里,眼睛微闭;他蹲在她跟前,用心地揉搓着她的玉足,力度恰到好处,眼睛里流淌着温柔。为了使她感到舒服,获得健身效果,他还刻意找来足底反射区图、穴位图,认认真真地自学足道按摩。以往的每晚此刻,她的脚在热水里浸着,在他的手里揉着,她的整个人沉浸在甜蜜之中。可是,重新认识“他”之后,她被他呵护、体贴着却再也感觉不到那份甜蜜,甚至觉得别扭,浑身不自在。她知道“他”搞不清介词和副词的区别却拿到了中文大专文凭,更觉得“他”有本事,心中的天平倾斜了。他越爱她,越患得患失怕失去她,她越感到他是个没出息的男人。

那晚,他照例打来一盆热水要为她洗脚,她粗暴地踢翻了那盆水,对他说:“你别作贱自己好不好?你这样做还像个男人吗?”他夺门而出,从此再也没来找过她。他们的爱情就像被她一脚踢翻的这盆水。

被他疼爱着不知道珍惜他的感情,他离开后她倒有些后悔、有些失落、有些心软。她又失眠了。回味起他为她洗脚时的那种感觉,她的心泛潮了,她的眼睛湿了。她希望能与他重修旧好,他却在暑假期间跑到深圳,新学期开始时,给校长打来了个电话,便杳如黄鹤了。“他”便不失时机地填补了她的空虚。

生活有时充满着戏剧性。已做了她几年丈夫的“他”,不学无术却当上某局副局长,风光了一年多又成了一件经济案的牺牲品,被更重要的人物当作替罪羊抛了出来,被判了四年徒刑。而他几经拼搏,终于成为一家外资企业的高级职员,有自己的住房和小车。她曾设想与他重逢的情景。那时他看她的目光会怎么样呢?是爱、是恨、是怨、是轻蔑、是嘲笑、是同情,这些都有可能,她都可以接受,最难以接受的是漠然。

想象着他看她时那副漠然的眼神,她禁不住泪流满面。

                                 (1998年8月)

→本文共有评论1篇︱已阅读2820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
备案/许可证编号:粤ICP备09043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