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博 客 |  春 笋 |  迷津寻渡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老榕树,你告诉我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03-3-31 21:14:52

每当世俗的偏见与命运的不公打击得我万念俱灰的时候,你便吸引着我的目光和脚步。榕树呵,我说不清楚是你在呼喊我还是我在寻觅你。

远远便可看见你的树冠。你屹立在村落中间一个土石堆上。你的树冠便浮在各种各样的老式农宅或新式楼房上面,悬在村庄上空。

那是一块炸开的翡翠,是一朵滞住的绿云,是一团凝固的碧波;是一把巨伞,是绿焰,是一种郁郁葱葱的燃烧,燃烧着古朴而充满朝气的热情;是生生不息的乡村一页不朽的宣言,是风景,是颂歌。云飘进绿中。风钻进绿中。雨融进绿中。阳光被吸进绿中。月镰割进绿中。星星在绿中捉迷藏。远远看去,村落上空,树着一面绿色的旗帜,立着一座生命的丰碑。

老榕树,你好悠久。我不清楚你有多少圈年轮,我只知道,一世祖公创寨时栽下了你。也许你也不在意自己的年龄,所以你才永远青春。村魂不老。根不老。乡情不老。

东风也罢西风也罢是风总会摇落枯叶。

春雨也罢秋雨也罢是雨总会催生新绿。

你硕大的主干极为粗糙,如一张皱纹密布的脸,如一本曲折跌宕的历史故事。

老榕树呵,我走向你,每一步都踩在自己的灵魂上。

你的神韵充满着深渊的魅力。我走向你,不管走了多久,走了多远,总无法抵达你心灵的最深,无法读到你最美的景致。以心为界,我想握住你的手,但在你的下面,我总找不到合式的姿势。

雨季中,你为我撑起一方晴空;而你的阴凉,滋润了我多少烦躁;你的低语,慰藉了我多少抑郁。

在你下面,人来人往,一代又一代,连脚印都难以留下。在你下面,我丢失了我的童年,而我的青春,正像水一样一滴一滴流走。老榕树呵,你葱茏依旧,挺立依旧。

老人们说,故乡是一条船,你是不倒的桅,是不落的帆。你成了故乡的象征,是船的骄傲。你在时光的海洋中乘风破浪,航行了多少个世纪,你经过多少风雨,你见过多少雷电。你从不怯懦,从不退缩。你盘旋的虬枝串起多少弯弯曲曲的日子,突兀的枝干镌着多少辛辛涩涩的沧桑。老榕树呵,请把你的信念给我,请把你的力量给我。

鸟语在你浓密的枝叶中漏出,贪婪的鸟枪找不到目标。老榕树呵,你能庇护我么,一颗容易受伤害的心,一个容易被打碎的梦?

我走向你,因为我已无路可走。芸芸众生,滚滚红尘,知我者谁?悠悠天地,萧萧岁月,知你者谁?你告诉我吧,你告诉我吧。

你是位慈祥而睿智的哲者。你沙沙低语。你用从容练达的音调,告诉我:愤怒是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忧伤是一种病菌,仇恨只能毒害自己的心灵。

你看淡一切却愿意承担一切。在你肩膀上滑落的暮色,使坦荡的土地也感到沉重。

你曾飘落过多少贫寒日子。在你身旁,炊烟向你报告村庄的消息。在你惬意的笑声中,婴孩如果实不断降落地面,就像成熟的鸽铃撒落天空。

面对变幻不定的人世,你总是沉默着。你的沙沙细语,只是聊聊乡村的风情,或抚慰一些躁郁的心绪,如长者娓娓而谈。你也咆哮过,愤怒过,在暴风雨之时,那是为了捍卫生命的尊严,是有力的抗争。风雨过后,你宽厚如初豁达如初泰然如初,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生命的沉默比死亡更深遂。你的沉默是最有力量的表达。

老榕树呵,我走向你,因为我已无路可走。

你告诉我吧,你告诉我吧。

                                 (1993年8月)

→本文共有评论4篇︱已阅读1948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
备案/许可证编号:粤ICP备09043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