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博 客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小议贾浅浅加入中国作协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22-08-23 13:03:21

贾浅浅将成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目前已进入公示期。真正的作家、诗人李某并不把该协会当一回事,只是在网上看到有人热议此事,便用一则“李乙隆语录”再把贾浅浅现象谈论一下。

贾浅浅的“诗”两年前开始在网上传播后,引发热议。很多老百姓看了贾浅浅的“诗”,嘲讽不断。文化圈子里的很多人士,对贾浅浅的“诗”评价却非常高。现在,民众的热议已平息(当下热议的不再是贾浅浅的“诗”,而是贾浅浅加入中国作协合不合适),文化圈里的好评却一直存在。

有人问李某对贾浅浅加入中国作协有何看法,李某不想直接回答这个问题,便说:“文艺确实有大量的曲高和寡的现象存在。公众都喜欢的东西、红极一时的东西,不一定是好东西,比如汪国真先生的诗,比如一些流行歌曲,比如一些武侠小说,似乎个个看得懂,绝大多数人喜欢,但艺术性很低。有些艺术性很高的作品注定小众或者超前,喜欢者极少。赵丽华的‘口水诗’,贾浅浅的‘淫秽诗’,不属于曲高和寡,是对诗的亵渎,是对大众的欺骗,是皇帝的‘新衣’(因为只有聪明人才看得到,所以,尽管皇帝并没有穿衣服,可大家却夸皇帝的新衣漂亮,以显示自己聪明。夸赵丽华、贾浅浅的‘诗’的‘文化人’就是这样的‘聪明人’)。淫诗也可以写得很美的(比如中山大学出版社2019年出版的诗集《你永远在我心中一个郁郁的角落》中的一些诗就是写得很优美很含蓄的这类诗),可贾浅浅的东西,淫得粗俗,全无诗美。她获得‘文坛’好评,只能说明,他们那个圈子很团结(内部也许并不团结,但对外却十分团结。许多低素质共同体都是这样的,于是,在外部树立敌人,便能大大提高内部的凝聚力),也很傲慢,视圈外为无物,根本不理会圈外人的议论。贾浅浅高考成绩很差却能就读于名校且毕业后留校任教,是否存在违规操作,对于这个质疑,他们也不用回应的。当然,李某不喜欢一棍子把人打死,赵丽华、贾浅浅可能也有过一些优秀的作品,未来也可能写出优秀的作品让李某刮目相看,但从网上传播的那些东西来看,确实是文字垃圾!”

上面是一则“李乙隆语录”的内容。

下面录几则赵丽华与贾浅浅在网上广为传播的“诗”(是全“诗”,不断章取义)。

先录赵丽华的五则。

《一个人来到田纳西》:毫无疑问/我做的馅饼/是全天下/最好吃的

《我坚决不能容忍》:我坚决不能容忍/那些/在公共场所/的卫生间/大便后/不冲刷/便池/的人

《我爱你的寂寞如同你爱我的孤独》:赵又霖和刘又源/一个是我侄子/七岁半/一个是我外甥/五岁/现在他们两个出去玩了

《谁动了我的花内裤》:晚上想洗澡/发现/花内裤找不到了/难道真的会/有人收藏我的/没来得及洗的/花内裤

《我终于在一棵树下发现》:一只蚂蚁/另一只蚂蚁/一群蚂蚁/可能还有更多的蚂蚁

再录贾浅浅的五则。

《希望》:我已经没有欲望/再驻足观望/去他妈的/我摇晃得厉害/在不知要/走到何处的路上/我向老天/竖起了中指

《那年,那月,那书》:他忽然清清嗓子对我说/嗨,我叫迈克尔,是来西安的留学生/你看的什么书/《废都》。我答道,并且努力把窝着的书角展了展/废都?那是什么意思呢/那个老外耸耸肩

《郎朗》:晴晴喊/妹妹在我床上拉屎呢/等我们跑去/朗朗已经镇定自若地/手捏一块屎/从床上下来了/那样子像一个归来的王

《黄瓜,不仅仅是吃的》:寂寞的时候/黄瓜/无疑是/全天下最好的

《日记独白》:迎面走来一对男女/手挽着手/女的甜蜜地把头靠在/那男人的肩上/但是裙子下/两腿间流出来的东西/和那男人内裤的气味/深深地混淆在一起

赵丽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作家,曾担任第二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奖评委,兼任《诗选刊》社编辑部主任。赵丽华的“诗”和仿照她“诗”风格的“诗”,被人们称为“梨花体诗”。

贾浅浅,西北大学文学院副教授,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副主席,现当代文学专业在读博士,中国作协副主席贾平凹之女。

贾浅浅将加入中国作协,引发争议,是因为民众把这类协会太当一回事了。也难怪,李某年轻时也把这类协会看得很神圣,并在加入广东作家协会时颇为高兴,那时候我们汕头加入省作协的,似乎有几十个,现在,可能几百上千了吧。人数多不等于质量低,问题是,有良知的写得一手好文章的饱学之士可能不屑于加入,而与文学离得很远的只会用低劣的文字歌功颂德的人却纷纷加入。赵丽华能当鲁迅文学奖诗歌奖评委,贾浅浅加入中国作协有什么好奇怪的。据说,赵丽华现在不再写“诗”,只画画,也许她的画比她的“诗”优秀得多。贾浅浅还年轻,现在有这样的条件,未来在某些方面搞出成就也在情理之中。如果李某也像他们圈子里那些人一样,大夸她们上面那些“诗”,让她们真的以为“脱口成诗”“下笔有神”,随便一句平常话就是“杰作”,那对她们、对社会是有大害的。大国文坛幸好还有李某这类人,尽管人数很少、地位不高,是孤勇者,却一直保持着良知,一直是《皇帝的新衣》中那个说实话的“傻孩子”。

下面录汪国真先生的一首诗。

《约会》:约会已过了五分钟/我将不再等待/如果你来了/这是对你的惩罚/如果你不来/再等也是白挨

这不是汪国真的代表作,可能是他的作品中比较一般的一首,李某用这一首来与赵、贾的“诗”作对比,是因为它们都浅白得让李某无话可说,但汪国真的诗与赵、贾的“诗”比起来,还是要好一些吧。

李某之所以总记得汪国真的《约会》,不是故意矮化他,而是因为在他红得发紫时,《约会》这样的东西被某位中文系的教授捧得极高。让李某诧异的是,捧《约会》与捧赵、贾上面那些“诗”的人,往往都不是不学无术之辈,李某只看过他们为捧《约会》捧赵、贾而写的文章,便能看出他们有很强的写作能力与理论水平,可能还是饱学之士,不知他们是真的认为汪的《约会》与赵的闲话、贾的淫语确实是好诗,还是出乎某种目的而故意吹捧,如果是后者,那李某只能说,他们巧舌如簧,很像胡锡进,总能用流畅的文字把逆天理、反逻辑、反常识的观点说得理直气壮,让许多不懂天理、逻辑、常识的人佩服得五体投地。

汪国真的代表作之一《山高路远》是大家在赞美他时经常会提到的,已被称为经典:呼喊是爆发的沉默/沉默是无声的召唤/不论激越/还是宁静/我祈求/只要不是平淡/如果远方呼喊我/我就走向远方/如果大山召唤我/我就走向大山/双脚磨破/干脆再让夕阳涂抹小路/双手划烂/索性就让荆棘变成杜鹃/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

有些诗,整首诗没有一句话可摘出来称为佳句,但整体上看来,确实是好诗。《山高路远》在李某看来,如果最后两行是引用的,那只能算是“中学生优秀作品”。最后两行仿佛异峰突起,让前面的平铺直“抒”成为必要的铺垫。现在,最后两行被公认为汪国真的名言,但在汪国真走红之前,李某就在一本《青年文摘》(或者其他文摘性刊物,记不清了)上看到一首写得很好的诗,但现在只记得其中两行,就是“没有比脚更长的道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峰”。也许是这一首化用了汪国真的佳句,或许是汪国真化用了这一首的佳句,或许他们都是化用别人的。在诗中化用别人的佳句是很难注明的。如果别人的佳句已成名句,别人比你更出名,那没关系,诗中不好注明,也不用加注释的;如果别人的佳句还没有成为名句,你比别人更出名,被你化用或引用后,这佳句便成为你的名言,那起码你在客观上就与剽窃者无异了。当然,也可能是“撞话”,就像明星“撞脸”“撞衫”一样。

一定要诚实!如果引用或化用别人的佳句而别人还没有出名或者很出名但你所引用或化用的佳句并非众所周知的名言,一定要注明或注释。在李某眼里,诚实比才华重要。像赵、贾上面那些话,谁都说得出、写得出,便不可能存在剽窃和被剽窃的情况了。

                                  (2022年8月)

→本文共有评论0篇︱已阅读92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