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博 客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社会受虐狂”不爱钱吗?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22-07-20 13:39:42

每当在各群转发欧、美、日、韩或港、澳、台等国或地区的政府给百姓发钱的内容时,总有些人渣装得像专家似的,对李某诘问不断:“发的钱从哪里来?是政府的钱吗?政府哪有钱呀!钱还不是来自百姓!拿百姓的钱来发给百姓,收买人心,要多傻才会被这鬼把戏蒙骗!我拿你的钱来给你,你就说我好,你不蠢吗?”

李某今天称这类人渣为“社会受虐狂”。

本来李某是不愿用“受虐狂”来称呼某些人的。以前每听到有人说社会上被奴役被掠夺的人为奴役者掠夺者歌功颂德是出乎SM心理,李某是反感的,因为在李某看来,SM是两性间两愿的游戏,是SM者获得性愉悦以至高潮的方式,只要是私密行为,无损于公序良俗,就是无可厚非的。心理学家李某深知:所谓SM,有人称之为虐恋,有人称之为悦虐,有人称之为性虐,S是施虐方,M是受虐方;施虐方不一定是“施虐狂”,可能是为了满足受虐方而装出来的,因为施虐方是统治者、奴役者、支配者,是正常心理的人愿意去装的一方;受虐方一定是“受虐狂”,差别仅在于“狂”的程度,也就是受虐程度,如果没有这种心理,何必装呢?“受虐狂”往往是唯美者、情欲至上者,他们对心仪的异性崇拜到极致,便渴望被对方虐待并努力去满足这种渴望。让常人诧异的是,“受虐狂”不少是各方面条件不错、人品不错的男性,恋足(恋高跟鞋、恋丝袜)是他们最轻度也最普遍的表现。他们喜欢把自己仰慕的美女称为女神、女王、主人等,他们乐意被美女当成奴隶甚至犬马。李某喜欢称这类人为美女崇拜者,没有任何歧视之意。李某诗集《你永远在我心中一个郁郁的角落》中就有几首诗把这种心理写得很美好很细腻。对了,王洛宾那首众所周知的经典民歌所唱的,“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我愿做一只小羊/跟在她身旁/我愿每天她拿着皮鞭/不断轻轻打在我身上”,不正是这种心理吗?有谁会歧视呢?出乎心理研究和写作的需要,李某曾被一位美女拉进SM网站收集材料,发现“受虐狂”人数不少。这类人往往是隐秘的,在现实生活上他们是正常的,往往还是优秀的。值得人类庆幸的是,“施虐狂”很少很少。李某估计,可能社会越文明,“受虐狂”越多,“施虐狂”越少。“受虐狂”一点不可怕。真正的“施虐狂”尤其是重度的“施虐狂”是可怕的。SM网站上众多的所谓“女王”都是“职业女王”,以此获利而已,都不是“施虐狂”,也许长期的施虐表演会让她们产生一定的施虐心理,但不会严重的。

被李某称为“社会受虐狂”的人,在这个社会上太多了,他们是李某深深蔑视的很龌龊的东西。

下面,李某简单回复本文开头“社会受虐狂”的诘问吧:

政府给特殊群体比如老人、小孩、失业者、贫困家庭发钱,这是财富再分配的一种比较公正的方式,也是一种社会福利,照顾弱势群体是政府的责任。在疫情期间,政府给所有的人发钱,使百姓疫情期间没有工作也有钱可花,百姓的购买力旺盛,自然会消费活跃,内需就不会疲软,经济就能正常运转。疫情期间停工停产减少了库存,疫情过后百业很快复兴,一切向好发展。钱来自哪里?来自税收、国债和印钱。印钱是隐性掠夺,好的政府不会随便印钱。疫情停工停产税收减少了,怎么办?政府可以借债,疫情过后再用税收还债。好的政府税收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不好的政府,照样通过税收、国债和印钱来吸纳社会财富,同样会进行财富再分配,比如给体制内的人增加工资,刺激经济的方式往往是政府投资。稍有点脑的人都应该明白,政府投资说白了就是让官员用钱,他们用的不是自己的钱,你说他们在用钱的过程中没有私心吗?你说他们用钱的效果能有多好吗?以前经济好的时候,每到年底,政府部门总在突击花钱,努力把花不完的钱用掉。把钱发给百姓去消费好,还是交给官员去搞重复建设、形象工程、腐败工程好呢?

“社会受虐狂”不爱钱吗?假如政府给百姓发钱,“社会受虐狂”会像2000年李某拒绝加入某组织一样拒领这些钱吗?肯定不会!他们领钱时一定争先恐后,领到钱之后,便会感恩戴德大唱颂歌。可惜,他们永远没有这个机会,但他们仍然会感恩戴德大唱颂歌。

                                   (2022年7月)

→本文共有评论0篇︱已阅读124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