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博 客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关于唐山打人事件,李某从不想说到不断说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22-06-20 18:06:57

有人问李某,对唐山打人事件为何不发“语录”?李某道:不出李某所料,这类事件全民共愤,平时沉默的大多数也会踊跃加入口诛笔伐的大军,李某不能在这类全世界都有(好的社会也难绝迹,只会少些)的歹徒作恶事件中说出与众不同的见解,那么就不必说了,转发别人的也一样。这类声讨不会有任何风险,不会引来“抹黑”“递刀子”之类的棍子,给平庸的大多数表现正义感的机会,李某在后面点赞与转发就好了。丰县铁链女事件之类的事件,被掩盖的事件,会给传播者、评论者带来各种风险的事件,能让李某见人所未见、悟人所未悟的事件,才需要李某挺身而出,发出自己独特的声音!

本以为唐山流氓在公众场合见色起意、骚扰四个女孩被拒后竟然暴打女孩这样的事,公众与官府应该一边倒站在女孩一边才对,然而事情的发展越来越出乎李某意料,先是某大学的学院院长将仗义执言者视为“美国渗透”“女权分子”,接着各平台开始封号、压舆论、“辟谣”(把信息不透明之下的各种推测视为谣言),李某不得不为此写了两篇文(本想写为“语录”,却越写越长而变成一两千字的文章,其中一篇发后不久阅读量上万,尽管极尽委婉之能事,还是怕被删被封)。恻隐之心,人皆有之!何况此事关乎每个人的安全感。谣言止于智者。辟谣最有力的方法是真实信息的及时公布,视频时代,就不要仅仅发几句话出来辟谣,让公众看到几个女孩当前的实时视频,或者请几个女孩的亲属出来说说话,回应公众的关切,有什么不可呢!公众有知情权!都过去那么多天了。这不能不让李某想起“丰县铁链女”,好久没有她的消息了,她还好吗?

有位网友说:“大国有很多法律条文要改,要加大惩罚恶行、保护妇女儿童的力度,否则,从丰县铁链女到唐山受害女,无论女人反抗与否,都会受害。只有法律的严惩才能让坏人不敢轻易作恶。”这位网友说的显然没错,但李某却不以为然,因为李某深知,就大国实际情况看来,根本问题显然不是法律严不严厉,而是法律在权力之上还是在权力之下,是独立的制衡权力的利器还是权力的玩物。只有解决了根本问题,具体条文的改进才有意义!如果根本问题不解决,就算动辄死刑也会让真正该死的人逍遥法外,却让不该死的人冤死!李某对呼吁运动式严打的言论也是不以为然的。运动式严打与法治社会背道而驰。

关于唐山打人事件“谣言纷飞”,李某发文呼吁:“造谣于己于人于社会均无益,请不要造谣!”在文中对造谣的动机“抹黑、递刀子”“营销号吸流量”进行分析后,李某断言,这样的动机是不成立的。文章即写即发,发后又想到,反驳“营销号造谣吸流量”还可以这样说:“如果真的想靠造谣来增加粉丝与流量,那么,应该造你们的‘境外敌对势力’的谣言才对,因为这类谣言在这片土地上深受大众欢迎,不会被人举报(李某之类虽然厌恶这类谣言,却不屑于举报),也就不会被封号了。李某运营过营销号,经验是:如果发一些关于本国的所谓‘负能量’的事或言论,或者关于‘敌国’的正面的事或言论,不管语言多么客观理性,还是会被客户骂的,粉丝一定会减少的;如果发一些关于本国的所谓‘正能量’的事或言论,或者无关政治的‘岁月静好’之类的话,或者关于‘敌国’的负面的事或言论,就会被客户赞扬和转发,粉丝一定会增加。这样的经验,是李某研究别人的营销号以及自己的测试而得到的。李某只是测试过,并不喜欢这样做,所以,李某运营的营销号并不成功。”在文章中加进这些话后,便在网上发出此文第二版。

唐山打人事件中,四个女孩有没有人被打死?一家权威媒体在报道中说“应该肯定没有”。这六个字颇有意思,值得原中学语文教师李某来上一上语文课。新闻语言应该是客观表述,如果记者亲眼看到四个女孩活得好好的,就可以说“没有死人”。如果记者没有亲眼看到,而是听到目击者或负责此案的官方人士或女孩的亲属这样说,就应该采访具体人,用直播或视频报道就直接让具体人对着镜头说话,倘若用文字来报道,最好用直述(用具体人的原话)而不是转述。如果是记者根据所掌据的资料进行推理得出的结论,就可以说“肯定没有死人”,这已经成了记者的主观判断而不是客观表述了。然而,在“肯定”前面加上“应该”,这个判断就不再是肯定与否定的判断,而是应该与不该的判断了。

丰县铁链女事件、唐山打人事件,等等,人们普遍对媒体工作者失望,李某也表达过这类情绪,但惯于换位思考的李某也明白,不是大国的媒体工作者缺乏担当。敢于揭黑的媒体工作者,在大国,首先是工作不易,其次是生活不易。进入恶案所在地不易,进入后采访更不易,有被暴力执法的危险,千辛万苦写出来、拍出来的报道,领导不给发,发在自媒体上,很快被封被删。歌功颂德的记者有红包、有官场人脉可以收益等。敢于揭黑的记者只会得罪官场,不可能得到什么实惠的,他们大多活得很惨,如果被人打死了,又有多少人知道呢?写到这里,李某不禁想起,丰县铁链女事件大热之时,深入丰县采访的两位勇敢的女子,网友们曾一度说一直联系不上她们,也就是说,失踪了,她们现在还好吗?又有多少人仍关心着她们呢?许多人习惯在安全区内埋怨在危险区的人不勇敢,而勇敢者往往死了都没有人知道。如果哪天李某被失踪了,又有多少人在乎呢?这就是这片土地的现实。

刚才在大家愤怒于媒体工作者的沉默时,李某说了一些体谅的话,苛责别人容易,你自己去做才知道不易,要换位思考。说到换位思考,李某不禁想起自己在一篇文中写过的事,近日借热点事件控诉黑社会的蛋糕店店主在得到网民的同情与大力支持之后,问题得到解决,便立即转向,警告网民不要借他的事抹黑唐山。在大国,蛋糕店店主这样的人,比比皆是,其转向与警告大部分人是出乎真心的,因为他们的认识水平就是这样的,但是,多少也应该有一些人是被迫的、违心的。对于被迫说了一些违心话的人,李某是同情的。不知道他们在说违心话之前,受到的压力有多大。需要强调的是,李某同情、体谅别人,并不等于李某也会像别人那样,抵抗不住威迫利诱。

某省银行取不了款,储户们的健康码变红。防疫被妙用为“限行”,如果只是针对个别人,比如某个维权律师,律师发声后并没有多少人声援,因为大家将信将疑,就你一个人这样,可能是你真的在防疫方面有问题。李某早就说过,如果一个平台只针对一个用户不公,一个社会只针对个别人不公,而且不公的手法比较隐昧,那么,受不公者是很难得到同情和声援的。某省针对的储户们人数很多,就不隐昧了,是明目张胆了。唐山打人事件发生后,唐山站规定,当地返唐人员与外地来唐人员,都要向所在社区报备登记,来唐人员被统一安排车辆进行转运,上车前需人车合影,到达后也要进行拍照。有位记者6月17日下午发微博称,他来自低风险地区且有核酸阴性报告,但却在高铁站遭到千方百计的阻拦,之后在采访的过程中,他被唐山市路北区机场路派出所民警无端扣留。媒体“传媒特训营”联系了两位目前在唐山采访的媒体人,其中一位说,他想去被打女子所在的医院采访,进入该医院大门需要查两次,进入住院部大门需要刷脸,外人基本上是过不了第二道关的。从他的话中可知,他根本没有到达被打女子的病房。另一位媒体人则表示,他连日来奔走在唐山市多个部门,采访几无所获。

由于视频中歹徒打人过于凶残,而且视频中看不到却听得到的黑巷惨叫声,让人们在得不到确凿信息时有各种猜测和担忧,这是正常的,不属于造谣。李某等希望看到四个女孩的实时视频,或者四个女孩的亲属讲述女孩的现状,李某认为,这才是辟谣最有效的办法。这种希望和建议,明显是善意的,也是合情合理的。可是,发自美国的一条微博(现在各平台都会显示发布人所在地,让许多“赴美享受福利,反美收割韭菜”的人渣原形毕露,这很好)却这样说:“那些要女孩出面回应的人到底是何居心?是凶手的同伙吗?希望警察严查!凶手肯定还有同伙。好不容易女生住院了被保护起来,个人信息一个都没泄露,可是网上忽然有一种声音要求女生出面回应,连医院说女生没事也不信,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非得女生出面才能证明她们没事,唯一的可能是,凶手的同伙想逼女生现身,从而确定女生身份,方便打击报复。大家一定要擦亮眼睛,不要上凶手同伙的当!”假如这个人渣的话没有什么人支持,那李某还觉得这个社会是有逻辑的,让李某悲催的是,这样荒谬的言论,支持者比李某“希望看到四个女孩的实时视频”的支持者要多得多!

以上内容,均摘自“李乙隆语录”。

                                   (2022年6月)

→本文共有评论0篇︱已阅读132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