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博 客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李广与他的子孙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22-01-23 19:15:49

近作《缅怀先人记录族人并自述》,开创性地把族谱写成长诗,洋洋洒洒三万余字。力求文字流畅,通俗易懂,诵之琅琅上口。这里节选的内容,是涉及李广的内容。

贞观上溯廿九代

桃李不言下成蹊

林暗草惊夜引弓

龙城飞将抵胡骑

亲民爱兵功赫赫

李广难封芳百世

卫青诿过飞将军

英雄不堪刀笔吏

李敢为父讨公道

卫青有愧冷处理

恃宠而骄霍去病

不恤将士起杀机

李广遗风长孙袭

李陵爱兵重信义

率兵五千扫匈奴

抵敌八万尽全力

陷入重围粮矢竭

孤军无援才降敌

将军百战身名裂

回首家园隔万里

文武百官骂李陵

落井下石合圣意

只有史迁能仗义

竟遭腐刑辱已极

李绪训练匈奴兵

误为李陵报汉帝

刘彻屠门凭一语

不论妇孺全杀死

陵纵有罪族何辜

灭陵三族是何理

人头记功与灭族

恶法多从暴秦始

暴秦短命恶制存

贻害吾民数难计

依法治国多堂皇

良法须立恶法弃

单于嫁女立为王

陵杀李绪也免死

汉朝对陵太无义

陵不归汉不为耻

犯汉必诛多豪气

未为炮灰不知死

世人只知刘卫霍

谁怜沙场尸叠尸

多少铁马蹄下骨

犹在春闺人梦里

今人多崇汉武帝

乙隆却赞文景治

无为而治黄老术

轻徭薄赋民生息

陵与乙隆非同系

各为李广一分支

乙隆论陵有用意

英雄不以成败议

汉廷负陵陵弃汉

乙隆借此讲道理

朝廷爱吾是吾朝

朝廷害吾是吾敌

爱国不是爱朝廷

爱国不是爱皇帝

国是祖宗与家乡

国是百姓与土地

朝廷视民如奴隶

民视朝廷如盗匪

公民教育且放下

再把世系来续起

李敢才是乙隆系

其子李禹亦冤死

巫蛊之祸谬且毒

酷刑栽赃兼罗织

皇后太子亦自尽

数万人口因此死

读史读到广敢陵

乙隆总是拍案起

人间最凶是何物

数来数去算皇帝

注解与补充:

“桃李不言下成蹊/林暗草惊夜引弓/龙城飞将抵胡骑/亲民爱兵功赫赫/李广难封芳百世”:化用、引用司马迁、卢纶、王昌龄、王勃对李广的赞美或感叹的诗或文字。司马迁在《史记》中用“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来比喻李广为人笃实厚朴讷于言,却让人敬而亲之,追随者众。有人说,太史公的话一语三关,一则李广姓“李”,二则“不言”符合李广“身正不令而行”的风格,三则“桃李”常被用来比喻优秀人士。唐朝诗人卢纶的“林暗草惊风,将军夜引弓。平明寻白羽,没在石棱中”,正是取材于《史记·李将军列传》中的“广出猎,见草中石,以为虎而射之。中石没镞,视之石也”,用夸张的手法,赞美李广善射、神武。唐朝诗人王昌龄的“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中的“龙城飞将”有两种说法:第一种说法是,“龙城”指的是卫青,因为龙城袭击战是卫青打的,“飞将”指的是李广,因为李广被称为“飞将军”;第二种说法是,“龙城飞将”指的是李广一人,因为飞将军李广驻守卢龙城。乙隆偏向于第二种说法。不管是哪种说法,都肯定了李广对汉朝防务的中流砥柱作用。初唐四杰之首王勃在《滕王阁序》用“冯唐易老,李广难封。屈贾谊于长沙,非无圣主;窜梁鸿于海曲,岂乏明时”来表达自己的怀才不遇。

“将军百战身名裂/回首家园隔万里”:出自宋代词人辛弃疾的《贺新郎·别茂嘉十二弟》“将军百战身名裂。向河梁,回头万里,故人长绝。”辛词的意思是:名将李陵,身经百战,兵败而降,身败名裂,到河边桥头送别苏武,回头遥望故国,远在万里之外,李陵与故友苏武这一别,便成永别。此词十分悲凉。

“单于嫁女立为王/陵杀李绪也免死/汉朝对陵太无义/陵不归汉不为耻”:李绪本来是汉朝边塞的都尉,降了匈奴。李陵恨李绪为匈奴练兵而使自己三族被诛,便派人杀了李绪。乙隆认为,汉武帝灭李陵三族,是承秦制之毒,《后汉书·杨终传》中说:“秦政酷烈,违啎天心,一人有罪,延及三族。”每当有人说什么依法治国之类的漂亮话,乙隆总会说一句,还得看是良法还是恶法。李陵的遭遇乙隆非常同情,但冤有头债有主,李陵杀李绪则是乙隆所反感的。大阏氏要杀掉李陵,单于把他藏到北方去了,大阏氏死后才回来。单于很看重李陵,把女儿嫁给他,立他为右校王,立卫律为丁灵王。汉昭帝即位,大将军霍光、左将军上官桀辅政,他们一向与李陵很好,就派李陵的好友陇西人任立政等三人去匈奴招李陵归汉。任立政等到匈奴后,单于置酒款待,李陵、卫律在座。任立政等三人用目光向李陵示意,又几次把佩刀上的环弄掉,趁捡环时握住李陵的脚,暗示他回汉朝去。此后李陵、卫律也设酒款待汉使。趁卫律稍离时,任立政说:“少卿,你受苦了,霍子孟、上官少叔向你问好。”李陵说:“霍公与上官大人可好!”立政说:“他们请少卿回故乡去,富贵不用担心。”李陵说:“我回去容易,只怕再次蒙受耻辱,无可奈何!”话刚说完,卫律回来了,好像听到李陵的话,便说:“李少卿是贤能之人,大可不必只在一国居住,从前范蠡遍游天下,由余从西戎到秦国,今天还谈什么故国之类!”说罢告辞了。任立政接着对李陵说:“你也是这个意思么?”李陵说:“大丈夫不能反复无常,再次蒙羞。”李陵在匈奴生活了二十多年,元平元年(公元前74年)病死。李陵在当下“战狼”们眼里肯定是“大汉奸”,在汉武帝时期也确实让陇西李族引以为耻,但在历史上却是文人墨客同情、感叹的人物,自称是李陵后代的人一直大有人在。建立北魏帝国的拓跋珪就自称是李陵的后代。唐初,黠戛斯部落朝贡兼认亲,自称是李陵后裔。自称李陵后裔的黠戛斯人黑眼黑发,普通黠戛斯人却赤发绿瞳。黠戛斯人一直是唐朝坚定的盟友,多次参与唐朝对突厥的军事行动,还曾击败回鹘一统漠北。

“多少铁马蹄下骨,犹在春闺人梦里”:化用唐朝诗人陈陶的《陇西行四首·其二》“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朝廷视民如奴隶/民视朝廷如盗匪”:化用《孟子·离娄下》中的“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雠”。

“李敢才是乙隆系/其子李禹亦冤死/巫蛊之祸谬且毒/酷刑栽赃兼罗织/皇后太子亦自尽/数万人口因此死”:李陵投降匈奴后,李氏名败。李陵一家被灭三族,即父族、母族、妻族。李禹是李陵三叔李敢的儿子,不在李陵三族内。征和二年(公元前91年)的巫蛊之祸,李禹也被牵扯其中,蒙冤而死。巫蛊之祸是汉武帝在位后期发生的一次重大政治事件。丞相公孙贺之子公孙敬声被人告发用巫蛊咒武帝,公孙贺父子被处死,诸邑公主、阳石公主、卫青之子长平侯卫伉等,皆坐诛。武帝宠臣江充奉命查巫蛊案,用酷刑和栽赃迫人认罪,大臣、百姓惊恐之下胡乱指认,数万人因此而死。江充与太子刘据有隙,趁机与按道侯韩说、宦官苏文等四人诬陷太子,太子恐惧,起兵诛杀江充,后遭武帝镇压兵败,皇后卫子夫和太子刘据相继自杀。壶关三老和田千秋等人上书讼太子冤,终于清醒过来的武帝夷江充三族,烧死苏文。此事件牵连者达数十万人。

                                   (2021年12月)

近作《缅怀先人记录族人并自述》,只计前面的长诗,不计入后面的注解和补充说明,则近万字。已经发表的,不是全文,而是缩略版。后来认为后面的注解和补充说明与长诗融为一体不可分割,应计入,全作便是两万余字。再后来,前面的长诗与后面的注解和补充说明又加上了一些内容,《缅怀先人记录族人并自述》第二版便三万余字了。

→本文共有评论3篇︱已阅读287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