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博 客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吊鸥汀同归所遗迹暨游腾辉塔抒怀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21-12-21 14:18:24

明末清初,郑森率军入潮,攻城夺地,打家劫舍,所到之处,潮汕百姓避之唯恐不及,独鸥汀人敢撄其锋。鸥汀人非逞强好斗,实为保卫家园。鸥汀被郑军视为“逆寨”。据新编《汕头市志》载:清顺治十四年(1657)十一月,郑森派军攻打鸥汀,寨破时,鸥汀人加上附近到鸥汀避乱者约六万余人被杀。《汕头市志》没有记载的是,郑军走后,附近乡亲赶来收尸,被郑军在海上看见,再进鸥汀屠杀,故李某诗曰“二灭鸥汀”。

翌年正月,澄海知县祖之麟率义人与证果寺高僧一起,收尸骨火化,至四月底才化完,收骨灰300余石,开一巨圹掩埋,勒碑曰“同归”。该处被称为“同归所”,后被毁,碑已不见。遗迹筑有“同归所之亭”,亭下有一神庙,供奉着四位神明,似与屠寨无关。亭柱联有“万众生灵悲劫运”句,隐录此事。

《澄海县志》则说“七万余人殁于鸥汀”,乾隆时的御史杭世骏也说:“邻村人堡避贼者七万余。堡破,同日受屠。”有人考究,七万余、六万余,应是误传,当年鸥汀人口七八千,再加上附近乡亲前来避乱者,大概是一万六千多人。不管人数多少,对鸥汀及其附近男女老幼斩尽杀绝,是铁板钉钉之事。受屠者,没有清军,皆为汉族百姓,包括婴儿。这不免让李某想起“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清末之扶清灭洋者,所灭者多为汉人,包括婴儿。再思及潮汕“新文人”因附势而失良知,所写郑军在潮事,非劫民而为济民,不禁愤慨。

当年的沧海,早已变成桑田,唯建于乾隆三年(1738)的腾辉塔,巍然屹立已近三百载,雄姿依旧,一如李某风骨。

李某抚今悼昔,百感交集,怆然泪下。口占拙诗以记之。

腐败朱朝如朽木

复明反满乃托名

三攻潮府千村哭

二灭鸥汀万脉停

玄烨若无收宝岛

郑森岂会耀丹青

新朝墨客谀尤甚

马首是瞻枉实情

幸有乙隆风骨在

韩江直钓任人轻

经纶满腹官民恨

刚正一身神鬼钦

鹤立鸦群声共色

洁生浊世苦兼辛

滔滔沧海遁踪影

屹屹腾辉照古今

来者昔人浑不见

悠悠天地泪沾襟

鱼仙塔顶羡池鲤

一跃龙门天地新

注解与补充:

“经纶满腹官民恨/刚正一身神鬼钦/鹤立鸦群声共色/洁生浊世苦兼辛”:此二联,是根据眼慧心善者对李某的评说化用而来的。原文是:“我有几句话要送给李乙隆,其中有些话是别人评说李乙隆的,我将这些话集中起来:高洁而生于浊世,君子而命犯小人;满腹才华遭人妒,一身正气惹鬼憎!胸怀着鸿鹄之志,身陷于燕雀之群;有经天纬地之才,缺建业树功之运!”收录于《众说纷纭李乙隆》中。

“来者昔人浑不见/悠悠天地泪沾襟”:化用了陈子昂“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塔顶鱼仙”:来自鸥汀民间传说。腾辉塔略为倾斜,据说是1918年2月13日地震所致,但民间另有一说。所谓鸥汀,是海鸥翔集之沙汀。有一海鸥叼一泥鳅飞上塔顶,泥鳅落入塔顶葫芦。葫芦里积有雨水、灰尘,泥鳅顽强地活了下来,因高居塔顶而得日月之精华,竟修炼成精,被雷神劈死,塔身也被劈得倾斜了。泥鳅得以成精,除了传说中所言“得日月之精华”外,李某认为,塔乃镇煞之物,能吸纳周围灵气,泥鳅高居塔顶,不但不会被镇压,反倒成了七层宝塔之主,收其灵气,为己所用。李某喜爱这民间传说,立场却与众不同。众人皆认为泥鳅精该死,李某不以为然。泥鳅在极为艰难的生存环境中不但活着,还能修炼,令李某惺惺相惜,泥鳅精并没有害人,只因出身微贱,修炼成功不能被尊称为仙,只能被贬称为精,而成精后被天神发觉,就得被处死,这是不公的。李某崇佛众生平等之说,故称泥鳅精为鱼仙。

“池鲤”:是指腾辉塔下有一池,一金鲤隐于池中。“鲤”“李”同音,李某以此自况。池水污浊,人们看不到金鲤的美丽,一如在污世中人们看不到李某金子般的才学、思想与品质。既然这样,塔顶鱼仙何以羡之?因为不管环境如何,金鲤仍有“一跃龙门天地新”的雄心,一如李某,直钓韩江,与渭水滨的吕尚一样,怀器待时,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进则济天下,退则善其身。“鲤跃龙门”出自《辛氏三秦记》:“河津一名龙门,禹凿山开门……有黄鲤鱼逆流而上,得过者便化为龙。”由于黄河水浊,一般鱼类不能活,生命力顽强的鲤鱼却生长良好,由于生长环境是黄色的泥水,黄河鲤长出金色的鳞片。每年春季,这些金鲤会逆水而上,当游到伊阙龙门时,波浪滔天,金鲤纷纷跳跃,意欲翻过。古人想像这些金鲤跳过龙门以后就会化龙升天而去。

                                   (2021年12月)

报刊转载,请与作者联系;网友转载,请保留作者署名;引用请注明出处。

李乙隆,原名李乙农,1966年秋末出生于广东省汕头市潮南区红场镇林招村。读初中时开始以“李乙隆”为署名在学生报刊发表诗文。曾在基层政府部门从事文化工作。后教了八年书,教过小学语文、中学语文和历史。离开讲台后,当过报刊编辑、记者、企业策划部经理、副总经理、网站总编、民办学校副校长等。生活、工作过的地方有汕头、韶关、上海、深圳、南宁、北京、广州、天津等。1995年11月出版个人作品集《梅雨时节的美丽》,1996年7月出版个人作品集《邂逅一种心情》,2001年4月出版个人作品集《我为你北望中原》,2001年5月出版个人作品集《山村岁月》,2019年12月出版个人作品集《你永远在我心中一个郁郁的角落》。

已完成的主要著作还有:情感文集《不见当初的夜晚》,乡土文集《姐,回家吧》,散文随笔集《劝善》,微型小说集《雨中的背影》,中短篇小说集《破祠堂的那一夜》,歌词集《古道西风瘦马》,短文集《短笛无腔信口吹》、短信文学作品选《打开尘封的日记》,爱情诗集《短信时代的365封情书》,小品文集《战俘》,时评杂文集《只为那千年一脉的进退忧伤》、《为何我的眼睛总是满含泪水》、《李乙隆快语》, 五十万字自传《世界最长的信:我的甲申年及瞻前顾后》(又名《世界最长的信:一个普通人的自传》), 系列小说集《每一次遇见都是久别重逢》、《畸情》,百万字玄幻小说《万年孤独》。

在全国各地书店及其网店可找到李乙隆部分著作。加微信56090138(说明“买书”才会通过)也可购买。

→本文共有评论0篇︱已阅读263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