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博 客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李某评说《舞蹈风暴》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20-12-17 17:39:54

为拙著《你永远在我心中一个郁郁的角落》开了一个“书友群”,有别于李某的那些公民教育群。李某在“书友群”中只谈书、谈文化、谈娱乐,为了让群活得久些,很少谈及公民教育方面的敏感话题。李某坚持了三十余年的“公民教育”,则在其他群、各平台努力进行着。

李某在“书友群”里对第二季《舞蹈风暴》的点评,说一句发一句,有人把这些粘贴到一处,据说连标点符号都不用改一个就成了一篇文章,美其名为“著名诗人李乙隆老师点评《舞蹈风暴》”,发于各处。李某把其中部分内容,弄成下面这篇文章。

《舞蹈风暴》第一季就吸引了李某,第二季更让李某拍腿叫绝!舞者们在舞台上绽放自己的每一个瞬间,堪称艺术品。学习舞蹈不像学习其他艺术,倒像习武,是很苦的,是伴随着伤痛的。舞蹈离娱乐圈看似不远,有些舞者也能成功进入娱乐圈,但总体上截然不同,舞蹈是高雅艺术,娱乐圈是名利场。这些热爱舞蹈的舞者,都很单纯,有着纯真的笑容纯净的目光纯洁的情怀纯粹的追求。他们彼此之间互相欣赏互相鼓励,都很真诚,让李某感动。他们是用形体写诗的诗人!在艺术圈日趋媚俗和铜臭的时代,舞蹈与诗,坚守着艺术的高贵。唯其清贫,更显高贵!

只有舞者为歌手伴舞,不见歌手为舞者伴唱,而有些名气很大的三流歌手,根本无法与这些优秀舞者比艺术,李某深为这种文化现象而不平!

昔年见歌舞团中作家写道,团中男女地位排序:男的以乐师、歌手、舞者为序,女的以舞者、歌手、乐师为序。可见在艺术圈、表演圈,男舞者地位不高。当然,这是老黄历了。时下,不管男女,都是歌手吃香,舞者多沦为歌手的伴舞,虽在幕前却无名,乐师在幕后。以此观之,舞者地位实在不高。再看优秀舞者们的微博,粉丝数不及三流歌手的零头,在艺术圈、演出圈,流量是与收入成正比的。正因为这样,李某更要为舞者们鼓与呼!他们与诗人一样,是物欲横流中的一股清流,是艺术女神的守护者。向男舞者、女舞者致敬!

陈镇威和朱瑾慧用舞蹈还原经典电影《史密斯夫妇》,集悬疑、惊险、打斗、恋情、激情热吻等商业大片的元素于短短几分钟中,他们表现得干净利落,不枝不蔓,舞蹈语言的运用娴熟自如,舞蹈技巧的展示恰到好处,节奏紧张得让人忘了呼吸。他们掀起了这一期《舞蹈风暴》的高潮,让惯于表情管控的评委们表情失控,观众席上惊呼声不断。李某也看呆了!他们的对手,是谭元元、黎星、王韬瑞。从舞蹈界的名望来看,谭元元三人组足以对小陈小朱形成辗压之势。谭元元等表演的是《流动的盛宴》,有人这样评论他们的作品:“凄美苍凉,余味悠长!三位顶尖舞者用肢体的延展与控制,展现了一段复杂的爱恨纠缠。谭元元每个庄严的舞步,都像是婉后踩在荆棘中的登顶之路,用饱满的情感诠释出爱与权的矛盾;黎星把无鸾在复杂形势中的落寞与痛苦呈现得淋漓尽致;王韬瑞的一举一动,则契合厉帝对婉后的深爱。充满变化的托举和把位里,是两个角色对婉后无悔的爱与付出。最后一幕,婉后与岁月一刀两断,悄然离去,唯美得令人心碎!”李某认同这样的评论。然而,比分却让李某大跌眼镜,陈朱组合,辗压性地击败谭元元三人组。观众120人每票0.5分,共60分,评委四人每票10分,共40分。评委居然毫不给面子,把40分全部给了陈朱,谭元元他们只能从观众那里拿到25分。评委不为参赛者光环所惑,不认人只认作品,是李某所赞赏的,但他们这样对待谭元元的作品,却为李某所不平。

把谭元元三人组的《流动的盛宴》与陈朱的《史密斯夫妇》放在一起来比赛,就像拿艺术片与商业大片来评优劣一样,要从哪个角度来评呢?观众喜欢商业大片,无可厚非,他们还能给谭元元25分;四个评委居然一分都不给,为了逻辑自洽,便把谭元元的作品说得一无是处,这至少在李某这里,是说不过去的。这一期任何一个作品,哪怕是李某所激赏的华宵一、李艳超的《风声》,与陈朱的《史密斯夫妇》来对抗,也要落败。这不是说陈朱的《史密斯夫妇》无懈可击。李某也是喜欢这个作品的,但仍要指出它有媚俗、讨巧之处。舞蹈应该是比较抽象的艺术,“激情热吻”这样具象化的情景,只能在电影、电视这类以逼真为优的艺术中呈现,在舞台剧上都少有,况乎舞蹈。

李某说过:“如果说华宵一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那么李艳超便是误落凡间修行的女神。”她们的作品,总是如诗似歌,如梦似幻,行云流水,妙不可言。请让李某用上一季一位评委评价两位男舞者的话来评价华李组合:“她们分开则各自为王,她们联手则天下无敌。”当然,“天下无敌”只能是针对这一季《舞蹈风暴》而言。

顺便说一下谢欣。她被称为“欣哥”,中性装扮,发型与光头只差一毫米。在这一季《舞蹈风暴》中,她的名望与呼声甚高,有人预言她会夺冠,但李某却认为她技巧有余而神韵不足。这一季,她的作品都是佳作,却没有让李某惊艳之作。后来,她让李某惊艳了,不是因为她的作品,而是因为她的装扮。她一改以往的中性人设,戴上假发,穿上高跟鞋和裙……原来,“欣哥”也可以这样妩媚!秀发是美女的标配,希望谢欣珍爱自己的秀发。

朱瑾慧和李艳超都不擅言辞,朱瑾慧腼腆,李艳超内向,她们都是善于通过作品全方位释放自己的人。在这一季中,李某比较看好这两位。如果把晋级名额让给王韬瑞的谭元元能通过某种方式复活归来,那这一季的前三名会在谭元元、李艳超、谢欣、华宵一、朱瑾慧、陈镇威中产生。黎星、王韬瑞、张瀚也很不错,但在如林的高手中,能进入八强就不错了。上一季男舞者占优势,这一季反之。

12月12日晚上播出的这一期,李艳超和陈镇威合作《我的野蛮女友》。

在《史密斯夫妇》中,陈镇威与朱瑾慧旁若无人的激情热吻,让评委张艺兴大呼“好羡慕”;在《我的野蛮女友》中,陈镇威狂吻的是李艳超的玉足,肯定也会让一些人神往。这两支双人舞,与其说是舞蹈,不如说是舞台剧,有些动作太具象化了,比如吻足与捏脚。《我的野蛮女友》当然也同《史密斯夫妇》一样,在李某看来,以媚俗、讨巧辗压对手,大比分胜出。在这一季《舞蹈风暴》中,李艳超总是大比分胜出,看起来文静内敛的她,在赛场上是个狠角色。

昔年,韩国电影《我的野蛮女友》大卖之时,心理学家、作家李某就在影评中指出,这是一部SM电影,惹来惊呼声一片。SM,往文雅方面去说,就是虐恋。陈李的这支双人舞,把SM、恋足表现得比电影更加酣畅淋漓。正像李艳超所说:“打你虐你千万遍,你仍待我如初恋!”

心理学家李某对各种无损于他人、无损于社会的心理隐私十分宽容。李某认为,虐恋实在不是什么可耻之事,只是一种情感游戏而已,无须大惊小怪。有一条“李乙隆语录”这样说:“不少人把社会学上的奴民心理与性心理学上的M心理误为等同。其实两者截然不同。奴民心理是邪恶的、丑陋的,它们谄媚权势,欺善怕恶。它们在权势之下多贱,在不如它们的人面前就有多狠。当骑在它们头上的权势者失去权势,它们也会残酷对待之。关于它们,李某已有过许多论述。而M心理,如果不过激,可以是很美好的,是爱的艺术,是恋的极致。不少诗人、作家、艺术家,都可能有M心理,有虐恋情结,而这种人中的部分人,在权势者面前,却是顶天立地的伟男子,他们只膜拜他们心目中的女神。”大家都喜欢唱的那首民歌,“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一位好姑娘,我愿变成一只小羊,跟在她身旁,让她手上的皮鞭,轻轻地打在我身上”,不就是很明显的虐恋吗?

套用李艳超的话,李某以“打我虐我千万遍,我待舞蹈如初恋”送给所有热爱舞蹈、无怨无悔的舞者,为他们献给舞蹈的心血与伤痛、青春与激情。李某以“打我虐我千万遍,我待缪斯如初恋”“打我虐我千万遍,我待理想如初恋”送给自己。对缪斯、对真善美、对理想社会的执着追求,李某之心,早已被现实暴虐得伤痕累累,但李某依然在不断自我完善中,筚路蓝缕,砥砺前行!李某就像梵高那样,在这薄情的世界深情地活着,却不会像梵高那样结束自己。

朱瑾慧和李艳超的微博粉丝都只有两万多(近期上升较快)。许多优秀舞者的微博粉丝都不多,一如诗人李某。不少三流歌手的粉丝几百万、上千万。粉丝数在一定程度上能反映出公众认可度。

以上内容是12月13日之前的发言。

最近在某平台有两个养了十年、付出大量时间和心血、逐渐有了人气的工作号,在评论蛋壳公寓和美国大选的几天里人气急升,却惨遭永封,又有许多文字不见了。虽然类似的事已经历过多次,可这次,就像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万念俱灰,好想戒网戒言、麻木处世了。李某在泥牛入海的申诉书中悲愤地说:“养号就像养孩子,养到一定时候就被杀了,只因‘孩子’爱说人话!养每个‘孩子’的过程苦不堪言,付出了大量的时间、精力,看着‘孩子’的成长却不敢高兴,反而天天为‘孩子’随时可能被杀而担惊受怕,终于一个一个地被杀了!李某从1998年上网以来,几乎一直就是这样活着。”账号被封往往是因为被举报,举报者绝大多数是小人,与40多年前的告密者是同类。李某对举报者说:“我们批评不良现象,你们赶我们出国,好像这片土地是你们的;你们无权赶我们出国,却有本事赶我们出平台,平台倒像是你们的!当你们没钱治病、遭遇各种不公时,要明白,这是你们应得的报应!”

第二季《舞蹈风暴》还有好几期。如果接下来仍会点评,就附在下面吧。

                                  (2020年12月)

→本文共有评论0篇︱已阅读246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