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博 客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李乙隆语录第31-35辑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20-12-17 17:31:21

日前到一乡村小店购物,付款时给两张百元钞票,店主拿着钞票左看右看了许久,还问李某能不能用微信或支付宝付款。原来习惯了移动支付,现金使用者便都有了使用假币的嫌疑,而接触钞票一少,鉴别真假钞的能力便退化了,现在真钞票在他眼里也像假的了。李某惊叹,移动支付普及才一两年时间呀!一年多前李某在另一个乡村小店购物,身上忘带现金,问店主用微信付款可好,他说,不行不行,钞票拿到手里才妥当。他还说,再过十年,他也不会用手机收款。他认为骗子太多,没有看到钞票,心里不踏实。幸好旁边有个小青年代李某付了款,李某用微信转账还他钱。李某写这段话的目的不是为移动支付代言,而是告诉大家,不要总拿国民素质差作为不民主不自由的借口,如果真的实现了民主自由,用不了多久,国民也会像习惯移动支付一样习惯民主自由。那时候大家回头来看李乙隆语录,会觉得李某所讲的道理是小学生就该懂的。他们会对他们曾经的奴性与愚蠢选择性遗忘,他们不会记得他们以前反驳、攻击李某时所说过的多么可笑的话。有人说得好,不跳进水里呛上几口水,学不会游泳。不民主不自由,怎么让国民懂得民主自由!

许多人已经忘记或者根本不知道,李某亲历的1987年那场所谓“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那是自由与专独、普世价值与特色正文权、正义与邪恶的第一场力量悬殊的较量,与两年后那场彪炳史册的运动,一脉相承。这个国家从来不缺乏追求正义追求自由的先驱者。

1985年2月,未满19岁的李某到红场区公所工作。从公社改为镇正腐之前,曾有过一段时间的区公所。那时候腐败还不严重,但仍让李某为这个正文权感到愧对百姓。八十多个干部领着远高于百姓平均收入的工资,终日无所事事,只是每隔一段时间,便乘夜模黑进村,由村干部带路抓人流产、结扎。那时候标语是“不惜一切手段搞好计划生育”“宁添一个坟不增一个人”。明明男的结扎更容易,但抓到男的,他的老婆便来换他。那些女人结扎后便由两个人扶着,慢慢走到临时给她们休息的房间。看着她们的身影,李某对自己当时的工作产生了深深的罪恶感。

梦锅楼市已全面进入了博傻时代。价值决定价格的定律在梦锅楼市中已经失效。许多经济规律不适应于梦锅,是因为公权与人性扭曲产生了变量。谁都知道房地产价超所值,谁都在赌自己不是最后的傻子。李某一直坚信,梦锅正腐在房地产上的营销,是人类史上最虚伪最变态也最有效的营销。限购实为导购,打压房价必定迎来又一轮涨价。百业不兴,唯楼市及其相关产业大兴。梦锅禁赌,却全民参与由正腐坐庄的楼市豪赌。说白了也简单,正腐不断印钱烧沸楼市这锅汤。正腐与楼市,生死与共。

为什么科技尖端领域14亿人的梦锅干不过3亿人的老美,干不过1亿人的日本,干不过8000万人的德国,干不过5000万人的英国,甚至干不过3000万人的韩国和2000万人的湾湾?科研机构与大学一样行政化、官僚化,科研经费难免腐败,难免逆淘汰,当然还有教育制度等方面原因。梦锅人不要总拿木亥武器出来骄傲好不好?有木亥武器的朝鲜人为何冒死逃往没有木亥武器的韩国?梦锅多少成功人士、多少官员子女为何移民到没有木亥武器的澳大利亚、曰本等国?你以为曰、韩等国真造不出木亥武器?人家只是遵循国际规则并相信美国会维护国际规则、保护他们而已。

1985年文学少年李某去拜访一位因父亲平反而得以安排工作的文坛老师,跟他说有人在报上发表纪念他父亲的文章,他满脸厌恶地说:某人骗取名利而已。当时觉得这位比李某年长30多岁的老师过于偏激。中年李某偶尔想起那位老师,反而十分理解他当年的表现。难道说中年李某反比少年偏激?经历了太多的世态炎凉,可以变得很世故很虚伪,如果能保持真性情,那是可贵的。试想,因父亲的原因而一直饱受不公,从没有人为他说过公道话,在父亲平反之后,好处与赞誉纷至沓来,他这样的表现正是真性情。如果你从来不肯为一个落拓之人,一个被大泼污水之人,说一句没有风险的公道话,你甚至落井下石,那么,当他功成名就之时,你给他洋洋万言的美语,主观上为你自己捞取名利,客观上可能对他有益,同时也表明你是个势利小人,只不过大家都势利,所以,除了真性情的人,没有人会说破甚至没有人会觉察。

有人问李某,你认为你自己要怎么样才算拥有成功的人生?李某笑道:每个人来到世上,都会有所为有所不为,李某的人生的目标,就是要让自己和孩子能够在这片土地上而不用远走他国,就可以拥有自由、民主、安全的政治环境,拥有免费医疗、机会平等、诚实劳动才能赚钱、老有所养的社会环境,拥有美丽、卫生的自然环境,实现了这一目标,就是成功的人生。如果14亿人中有千万人与李某一道,不管地位高低、名气大小,尽己所能,或发文或发言或用其他行动,几十年如一日,不断努力,总有一天,会实现的。

不要跟李某扯什么全民医保,李某多年前就讲过,不妨再讲一遍,一千元的医疗成本,收你五千元,给你报销三千元,这就是你的所谓医保。没有好的体制,没有明明白白的免费医疗,全民医保也好,众筹医药费也罢,都是百姓血汗钱,团伙盘中餐。

见剪发才20元的店,便进去了,是个夫妻小店。店主动员李某染发,推销一种植物提取的染发剂,见李某犹豫,便说给个体验价。大白天没什么生意,小夫妻都喜欢交谈,便与李某谈天说地,夸李某像个老师。李某说自己当过七八年老师。小夫妻惊呼:“那为什么不当呢?当老师多好呀,铁饭碗,工资年年涨,现在广州教师工资加补贴、奖金,一万多了。”李某知道,教师在体制内是底层,但比起体制外底层百姓,不知好多少倍。梦锅早已形成体制内外两个阶级。体制内无权腐败的底层们也经常抱怨正腐,他们从来不会关心体制外底层百姓,只拿自己与体制外老板、企业高管比收入,觉得自己很吃亏,总要求涨工资。教师除了帮助正腐愚民不好外,对社会还是有贡献的。有些体制人,对社会,只有坏处,毫无益处。他们抱怨工资不高却不肯离开体制。因为他们知道,没有这个体制,他们会生存得很困难。付账时,店主才收李某40元,李某硬付50元。对这些淳朴的小百姓,李某总愿多给点钱,可李某非有钱人,只能多给一点。

今年五一期间去棉城某个胜地礼佛,整个区域看不到一人。后见一妇女在打扫,她热情告诉我们:“大家正在午餐,你们快去吃午餐吧。”有些佛门胜地食堂向香客开放,去吃一顿素餐,是不错的。那妇女带我们去了吃饭的地方,好热闹,都是俗家弟子,女性居多。大家都吃得差不多了,盘碗有点狼籍。我们坐下就餐,还吃不到半碗,同桌好多人都吃好离桌了,只剩下两位妇女,其中一位吃相不好,总用自己的筷子在各盘中翻来翻去,让人倒胃口。吃好后,李某问:“我们想捐点饭钱,找谁?”两位妇女急促而压低声音说:“给我们就行!”捐后,两位妇女快速分钱。李某知道,钱给错人了,别人会觉得我们是来蹭饭的。要离开时,有人问:“你是乙隆吗?”看着她,一时认不出来。她说是初中同学某某,还拉过身边一位妇女,问李某认得出来吗?那位妇女不为难李某,立即自我介绍。原来是李某的初中老师。她们两人是姐妹。遇到三十五年前的同学和老师,十分开心,大家亲切交谈。整整三十五年没有见面,感谢同学依然认得出李某。那个胜地为何变得如此落寞,长假中居然不见一个游人,只有几十位俗家弟子在那里吃饭?离开时李某满怀惆怅,只是遇到了那对亲切的姐妹,让李某的荒凉感中有了一些慰藉。

“只要钱落衣袋,逢人说人话,逢鬼说鬼话!”这话不是用来调侃的,是用来骂人的。如果硬要用它来解释李某的随缘说教,李某只能说:地藏菩萨在地狱道弘佛,说的肯家是地狱众生听得懂的话;哪位菩萨在鬼道中弘佛,说的肯定是鬼道众生听得懂的话。再说到李某的公民教育,如果给读过洋书见过世面的高官讲课,不用讲太多公民常识,应多讲政治道德、历史责任;给那些既无公民精神、也无人文情怀的所谓文友讲课,当然要多讲公民常识,而且要反复地讲。弘佛可能会得到众生的供养,在梦锅进行公民教育却是只有风险没有任何经济利益的。有好心人拉李某进老板群,强调说,讲什么都可以,不要讲政治。李某讲历史讲宗教讲哲学讲玄学讲宇宙学等颇受欢迎,不时有老板请李某算命,让李某赚点小钱。后来,见他们谈论时政,发言者都是毛粉左粉红粉,有人一边炫耀儿女在美国的幸福生活,一边骂美国。李某忍不住了,舌战群商。后为,李某被移出群了。在李某的人生中,类似这样的事不知有过多少回了。老板请官员吃饭让李某作陪,李某会与官员因时政话题吵起来。因为公民教育,李某自断了多少财路,这难道就是“只要钱落衣袋,逢人说人话,逢鬼说鬼话”吗?也因为公民教育,李某已习惯了各种诋毁与讥嘲!

                                 (2018年5月辑)

| 1 || 2 || 3 || 4 || 5 | [ 页次:5/5页 ]『上页』『下页
→本文共有评论0篇︱已阅读83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