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博 客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李乙隆语录第31-35辑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20-12-17 17:31:21

[写在前面]

《李乙隆语录第1-10辑》有一些话“写在前面”,后来根据实际情况及变化,修改补充如下:

2006年11月至2009年4月,李某在天涯等网站连载“李乙隆快语”,当时还写了几句开栏白:“其实李某只是一个说皇帝没有穿衣服的小孩。李某不会像那些‘有文化、有思想’的人那样,不说皇帝没有穿衣服,而是从自己的专业视角出发,说皇帝的衣服哪儿不好,需要改良。他们说的也是人话。至于那些高歌皇帝的新衣多么漂亮者流,他们说的就是鬼话了。”每则短则百字左右,长则几百字,每一则都有序号,本来有400则,其中161-170这10则找不到了。390则分为39辑发于网上,每辑10则。

2011年1月至2014年4月,在微博上发“李乙隆微观天下”,当时的微博每则只能在140字内,共820则。分为41辑发于网上,每辑20则。《李乙隆微博之微观天下(1)》“写在前面”说:“虽不再写时评杂文,但读书看报摘记之恶习难除,摘而评之则力戒,基本上只摘不评。偶尔一评,也是不关痛痒,今天天气哈哈哈……故有此‘微观天下’。被网站删除、屏蔽的内容没有辑录在这里,所以,请网管、版主放心,不必删除!谢谢!”其实这些话都是一时苟且之说,喜欢研究李某者不必当真。“微观天下”开始多为“李某读报”、“李某网摘”等,后来多为“李某微评”。这期间时评杂文也写了不少。

2014年11月后,微博“话题”上出现“李乙隆语录”,随时随地记录李某的所感所思所言。计划每15则为一辑,发于博客及微信公众号《李乙隆快语》上。每辑末尾所注时间并非发表时间,而是辑录时间。

后来微信公众号《李乙隆快语》所发的“李乙隆语录”都是被自己反复删改到不知所云才得以存在的,再这样折腾下去实在没什么意思了,便干脆停发“李乙隆语录”并将公众号《李乙隆快语》更名为“春笋作文网校”。微博“话题”上的“李乙隆语录”主页在热起来之后也不见了,但多数“语录”还在。此后“李乙隆语录”主要辑自李某在各微信群、各微信(除实名号外还有各工作号)朋友圈、各微博(除实名号外还有各工作号)的发言。前面的都保持在每则133字以内(加上“#李乙隆语录#”话题标签,不能超出140字),有些实在无法压缩至133字内,便采用“接上条”“接下条”的做法。后来微博取消140字的字数限制了,“李乙隆语录”便不用反复修改至133字了。

不管是“李乙隆快语”、“李乙隆微观天下”还是“李乙隆语录”,除“读报”、“网摘”、“书摘”等内容属于摘记不属于原创外,绝大数是李某原创。非原创的内容,李某一定会注明的。希望大家像李某一样尊重原创。请出版单位在选编、转载时,请大家在转发、引用时,保留作者署名或注明出处。谢谢!

李乙隆语录第31辑

常有人问李某何以如此敢言,而且总是实名发言,李某笑道,李某上有老下有少,有许多人生责任未尽,李某也会怕。之所以敢言,基于对“网敬言”、“郭安”等人员的良知与智商的判断,寄希望于他们不蠢且心存良知。李某更不怕高官,他们早为自己准备好退路。李某只怕自干五中的“朝阳群众”,他们不明善恶,热衷于告密,他们是时下最可怕的人。

李某从不过于否定某邪恶团伙治下百姓的勤奋与聪明取得的一些成就,包括科学上的成就。李某抨击的是,任何一点成就都会被某团伙拿来往脸上贴金,好像没有它们,百姓便会无所作为。李某想告诉百姓的是,没有某团伙,你们会活得更好,干出更大成就。

每逢z爷给打手们配备新武器,阿扣就会产生高潮呼口号,z镇强大了,没有人敢来欺侮我了!在我身后,有一个强大的z镇!不知从什么时候起,z爷已不赏阿扣耳光,嫌他脸脏,改为踩他在脚下,赏他吃土。这天阿扣又被z爷踩在脚下吃土,邻镇阿D等看不下去,想走过来救阿扣,见z爷身边打手武器精良,不敢过来。被土哽死的阿扣至死不明白这个理,z镇强大了,便没有人敢来救他了。

有群友硬要李某对春节期间一灭门血案作评论,李某只能说,如果他这样报仇是正义的,那么逼使他这样报仇的社会环境是非正义的;如果他是非正义的,是歹徒,那么,当了几年兵,怎么当成了歹徒?作为拜佛者,李某主张宽容;作为世俗人,在正义缺席的时代,李某不否定血亲复仇。

在一个好人很多坏人很少好人吃香坏人吃亏的社会,李某主张宽容坏人,因为那样的社会,宽容往往不会让坏人更坏。在一个坏人很多好人很少坏人吃香好人吃亏的社会,李某不反对血亲复仇,因为在这样的社会,宽容只会使坏人更坏,使更多人变成坏人,使更多好人受到伤害。李某深知,在邪恶横行的时代,宽容邪恶,便是邪恶的帮凶。

有人说如果你遭受制度性不公你应该为改变制度而努力,不应该只想报私仇泄私愤,说得很正确,但对许多人来说等于没说。除了邪恶团伙中的既得利益者,绝大多数人都不同程度地遭受着制度性不公,只是轻度的对比重度的,便觉得自己很好了,而遭受重度不公的人中,绝大多数人接受邪恶团伙垄断的文化、教育、舆论工具的灌输,并不觉得不公,只有明显的直接的伤害,他们才会感受到,而感受到之后所仇恨的人,仅是直接伤害他们的人,比如村民只会觉得村官才是坏的。让这些人接受李某深入浅出的公民教育仍需要很长时间,要他们为改变制度而努力,谈何容易!

李某有位前学生,在赚到钱之前,对李某的公民教育十分支持,赚到一点钱之后,便一百八十度转弯。他当然不会人阔脸变,李某到他所在地时,对李某仍是热情相待,放下自己工作,开车载李某探亲访友,但说起社会事时,对李某十分不屑。他喜欢说,在这个社会,赚不到钱的人,都是没有本事的人,赚不到钱的人却想教育别人,非常可笑可怜,现在一切都挺好的,人家并不需要你的公民教育。李某理解他们,他们为了今日这点家业付出很多辛劳,他们害怕失去,害怕动荡。他们打死不明白,李某的公民教育,正是为了让这个社会,没有大动荡地进入公民社会。他们愚蠢地认为,没有李某这些人,任由邪恶团伙独霸,这个社会会一直稳定下去,他们会一直“幸福”下去。

一个社会假如有一半的人是骗子,这个社会够可怕了,不相信陌生人很正常。但就算这样,任何一个陌生人不是骗子仍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你不相信ta就别买其产品,别与ta合作,但仍可以十分友善。你不能毫无根据地想当然地骂ta骗子。轻易冤枉好人,你比骗子还坏!阅人无数喜欢研究人的李某发现,冤枉好人的人,更容易被骗子所骗,因为缺乏直感与逻辑,也因为报应。

李某一直推崇老美社会制度,但从不否定某国财富被老美通过各种方式吸纳,其中包括人才这种财富。老美并没有用野蛮手段掠夺你,而是在优秀制度与伪劣制度的竞争中获胜。二十多年前的中学教师李某就指出,在全球化中好制度具有“财富吸纳效应”。脑残者们,把反美的念力用于反坏制度吧。

看透人心的李某知道,劝阻李某公民教育的人中也有好人,认同李某公民教育的人不一定都是好人。有这么两类人可以放在一起作对比:有一类人很现实,总劝李某不要撰写并发表那些只有风险没有功利的文字,总劝李某不要干诸如公民教育之类只有风险没有实惠的蠢事。虽然李某并没有接受他们的意见,但会感激。有一类人虽认同李某的公民教育,但他自己很现实却把李某看成不食人间烟火者,不懂李某也要赚取一家温饱,请李某干活不想给报酬,当李某谈钱时,好像破坏了他心目中的“美好形象”。其实呀,李某不吹不骗不借不贪不求助于人不取任何不义之财,你请李某干点什么,给李某的报酬如果低于李某的期望值,李某也不怪,如果高于李某的期望值,李某会心存感激。这后一类人中还有这些人,自己怕死却总希望李某不怕死,总讥讽李某只会发表言论不敢行动,而他们自己从不在朋友圈表现出任何公民精神,因为表现出来可能会使老板、领导、同事、客户等不喜欢而损失利益。

有位政治倾向与李某相近的朋友分享一些毛粉左粉脑残爱锅者文章到李某之群,李某说他,你只分享这些东西,为什么不批驳几句?他说,这么脑残的文章值得我评论吗?李某说,你这么分享、传播与毛粉左粉何异?他说,分享毛粉文章便是毛粉,你这是什么逻辑?然后便说他如何如何仇毛。唉,与有些人沟通,为什么这么难?

李某说过自己从不相信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李某认为一个李某还是李某,一万个蠢货还是蠢货。如果加上集体无意识的作用,一万个蠢货比一个蠢货更愚蠢更可怕。有人问:那你为什么还如此努力地倡民主呢?李某笑道:民主选出个坏蛋当总统也干不成坏事的,因为权力的互相制衡,因为民众可以骂他,媒体可以批他,国会可以弹他,法院可以传他。

有的亲友加了李某的工作室号,偶尔会收到业务广告,别见怪,李某不需要向任何亲友拉业务,工作室号只是群发,有时也不是李某自己发。李某工作室的顾客,绝大多数是陌生人或陌生人介绍来的陌生人。当然,这些信任李某的陌生人,有些后来就成了李某的新朋友。

李某分享别人的作品、言论、段子到各群时,明明已注明“转”字,可有时还是会被一些粗心的群友误以为是原创。原创会有李某的署名。李某不喜欢含糊,不喜欢掠人之美,干脆在所分享内容的前后多注几个“转”字得了。

| 1 || 2 || 3 || 4 || 5 | [ 页次:1/5页 ]『上页』『下页
→本文共有评论0篇︱已阅读179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