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博 客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李乙隆语录第26-30辑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20-10-28 12:33:31

在某国的公民启蒙者们无疑是世界上精神最痛苦的人。他们的公民启蒙当然会让习惯于统治愚民的那个势力集团恼恨。他们启蒙的对象是一群猪,尽管他们的启蒙最终会让猪们获益,但猪们只会恨他们、咬他们,因为他们的启蒙就像针药,打针是痛的,吃药是苦的。李某也曾把药含在美味的饲料中喂猪,但“食疗”毕竟效果太慢。岁月不饶人,李某深感时不我待,所以宁愿被咬也要给猪们打针、灌药。

在李某的价值观中,除了民主、自由,还有博爱。李某在这二十多年的公民教育中,除了揭露真相,抨击丑恶,便是倡导民主、自由,比较少谈及博爱,这是就社会情势而为之。只要社会达到一定程度的民主与自由,李某便会致力倡导博爱。至于平等、正义、宽容、和解等你所能想到的优秀价值,在民主、自由、博爱的土壤上,自能产生。

                                (2017年7月辑)

李乙隆语录第27辑

某乡被一个家族统治了六七十年。这个家族一方面横行乡里、欺男霸女、压榨掠夺,把家族利益置于乡规民约之上;一方面满口仁义道德,天天宣传好人好事,好话说尽,满乡的墙上刷着他们一代又一代族长的漂亮话。外乡看不惯他们之所为,他们便视外乡为敌,让民众仇外,转移视线。他们本来就是一伙小人,内部经常狗咬狗,被咬败的狗便被揪出来让民众痛打落水狗,于是民众便认为他们一直在自我净化,自纠能力世界一流。

在二十多年的公民教育中总有人讥李某,你这般势单力薄,会对谁产生影响呢?有用吗?李某笑道: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在这个奴性深入骨髓的国度从事公民教育不可能立竽见影。二十多年来,李某不惧风险不怕尴尬坚持不懈,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工具和机会,比如讲台、作品、报刊、聚会以及网络上的论坛、自媒体、社交平台、朋友圈、各种群,不断传播历史真相与公民常识,抨击Z制的黑暗丑恶,除了面对底层民众,还努力去影响有影响力的人,比如作家群、教师群、律师群、记者群、老板群、经理群等,即使一再被打击,被踢出群,也无所谓。崇佛者李某相信,就算面对恶人,把善的种子撒进他的心,他现在很排斥,但在适宜的时候善的种子也会萌芽。如果你与李某同在一个群里呆过,即使后来你愤而退出李某的群或者李某被踢出群,只要你跟李某辩论过或者看过李某的发言,即使你对李某十分憎恨,我相信,你今后要为你的Z制主子们歌功颂德摇旗呐喊时会有所收敛或者羞于为之了。你憎恨李某一辈子李某也理解,因为你的价值观被李某强力冲击让你很痛苦。水滴石穿绳锯木断。只要每千万人中有一个李某,久之,每百万人就会有一个李某,再久之,每十万人就有一个李某,再久之,每万人就有一个李某……

在某群被围攻,不管如何苦口婆心讲尽道理,都无法让围攻者变得友善一些,李某不得不用围攻者的逻辑说了几句难听的话:有人的母亲被流氓强占了,此人爱上了流氓,因为流氓爱此人的母亲,此人爱母亲就得爱流氓;有人的家园被土匪强占了,此人爱上了土匪,因为土匪爱此人的家园,此人爱家园就得爱土匪。整个群静了半小时之后,李某被踢出群。

在某市看到一条醒目的街头大标语:“跟D走,奔梦去!”李某哑然失笑!怎么看都像“高级黑”的杰作。客观地讲,该标语的作者无意于“高级黑”,举国都在响应号召做梦,此标语“黑”从何来!但在这个奇葩的朝代,文奴们、喉舌们稍不慎就有“高级黑”之嫌。

许多伪佛者指责李某,亏你还是学佛的!李某道,面对邪恶不敢抨击,面对冤民不敢声援,请问你慈悲心何在!佛教三布施中,无畏布施最难!佛教,不是怯懦者的遮羞布,不是W稳的工具。

看到各群有人被月半金之类阅那个兵或军那个演打了鸡血针,兴奋得近乎高潮,以为世界就要变红了,李某不得不讲几句:当年北洋水师军那个演,对着日本的方向开炮,日本吓尿了,结果甲午一战,日本海军全军覆没;当年那拉氏阅义那个和团,列强吓哭了,结果把八国联军打得满地找牙。粉红自干五们居然信以为真,把李某视为同道。也有个懂点历史而不懂语文的,这样说李某:历史知识如此无知,竟敢在人前鼓唇弄舌!总跟这些人辩论,真的会拉低自己的智商。

西方传教士在传教的过程中被杀被烧死不知多少。二十多年来李某以传教士的精神进行公民教育、倡导民主自由。在这一过程中,被讥讽、被漫骂、被中伤、被威胁、被砸了饭碗,算得了什么呢!有同道者以为,未被大众接受便是失败,李某不以为然。哪怕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人逐渐接受,也是成绩。那些没有接受的,尽管他们表面上一副绝不接受的样子,但心里也会受到潜移默化的。佛度有缘人,但并不放弃无缘人,前世无缘,也可在此生结缘。你跟他谈佛,他不接受,不要以为一点效果也没有,其实,你已在他心中种下一棵佛种。

潮汕文友大致有这几类:一是不问政治,讲究实惠;二是身在体制,维护体制;三是共粉毛粉专独粉,以为他们才叫爱国,反之就是汉奸;四是像李某这类,抨击专独腐败,宣扬民主自由。像李某这类的人,以前数量最少,其中还有不少人身在体制内,只能在心里支持李某之流,极少表达。初创潮汕文友群时,有位文友看出李某良苦用心,道:“在这个群,支持你的最多三分之一。”李某知道支持者四分之一还不到。创办之后,因为听不得民主自由言论愤而退群的,大概也有两百多人了。一直留在群里的,公开支持民主自由的,仍不多。但凡事只要坚持努力去做,总会有效果。量变自会带来质变。感谢一直留在群里的人!

“正能量派”一般不会关心底层困苦,不会对因腐败造成的人祸表达关切,因为这些都是“负能量”。天灾是他们表达同情心的良机。至于天灾中的人祸,比如地震灾区中的豆腐渣学校,他们是一个字也不愿提及的。李某之流则对底层困苦、天灾人祸都会同情与关切,对借天灾敛财的腐败,更会愤力抨击。对此,“正能量派”往往会说“家丑不要外扬”,“扬人恶,即是恶,疾之甚,祸且作”。

有些美化专独、反普世jia值的文章,在稍有点脑的人看来,荒谬可笑;在五毛、专独粉之类看来,却是一剂鸡血针,他们会疯转。稍有点脑的人中有虑事不周者,也会疯转,因为不屑置评,所以不加任何评论地疯转,主观上是想转给大家嘲笑,客观上却与五毛无异,让病毒传播得更厉害。

李某说过无数遍了,李某绝不反对增强国民凝聚力、提高民族自信心,反对的只是你们的做法,不正视存在的问题和自身的缺陷努力去完善,而是靠五毛言论和吴京电影等迷幻剂来凝聚和自信。一方面是掠夺与腐败、底层困苦、精英移民,一方面声嘶力竭高呼“身后有一个强大的祖国”。迷幻剂效果很强但转瞬即逝,经常使用有害无益,还会上瘾。

在某国被当成思想犯关进监狱引发热议,实是好事。李某这样说不是在光荣不光荣上去考虑,而是从风险上去考虑。因为作为思想犯,即使人家不认同你的思想,也不会认为你卑鄙吧。出了名,等于多了一层保护,一般不会被自杀、被精神病,也不会死于“躲猫猫”之类。最惨的是,把你弄死后,给你一个肮脏的罪名,或者给你一个肮脏的罪名,再让你死于“自杀”。一直宣扬民主、自由,本来就让一些同学、熟人、同事、朋友、亲戚、文友不解、不喜欢,加上反对你的人诋毁你、丑化你,尽管你高尚得近乎圣人,但在一些人心目中名声欠佳,他们一定会相信官府给你的肮脏的罪名。

六十多年前一伙土匪霸占我村。六十多年来,他们垄断了学校、村报、村广播电视站。互联网企业是高科技企业,他们垄断不了,但为了防止不利于他们的信息进入,他们不惜工本在网上筑起高墙,把我村的互联网变成局域网。他们把全村土地收为村有实有他们所有,村民建房需向他们买地,地价很高。他们向村民收很高的税。他们垄断了村里的供水、供电、路桥,水电费、路桥费颇高。他们大多把情妇、家属、财产移往他村,但他们却声嘶力竭地对村民进行爱村教育。他们说,是他们养活了村民,保护了村民。村民普遍同意他们的做法、说法。倘若有智者不同意他们的说法,村民们就会骂智者:村奸,滚到别村去!

有些朋友与李某一直互相善待,但他在某个时刻说过的某句话或做过的某件事,伤了李某,李某知道是一时无心之举,并不见怪。但在写作时,不管是纪实还是虚构,因为他所做的那件事、所说的那句话过于典型,有文学价值,所以,被写下来。在纪实中,一定隐去其身份;在虚构中,更不必对号入座。在李某心目中,他仍是善的,是真朋友。

少年时期喜欢在课堂上苦思冥想一些很大的问题,有所得时即在课本边缘写下来。那时李某就曾在课本边缘上写下,坏人、恶人、小人、脾气极坏的人,其实都是病人,都值得怜悯。那时仍未信佛,这种想法只能属于理性,感性上仍是嫉恶如仇。在公民教育中遇到被称为脑残的人太多了,脑残智障当然更需怜悯,不必去恨他们讥他们。他们只是xi脑机制的产物。理性上是这么想的,但为了转化他们,或者减少他们对公民教育的破坏,有时不得不狠狠反击他们一番,但更多时候李某采用苦口婆心。

| 1 || 2 || 3 || 4 || 5 | [ 页次:2/5页 ]『上页』『下页
→本文共有评论0篇︱已阅读79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