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博 客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李乙隆语录第21-25辑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20-10-15 14:35:40

有位北大附中学生在看完李某一篇写同事众生相的长文后评道:“文章整体格调比较活泼轻松,给我最多的感受是一个跳出了身份的人在侃侃而谈,从其言语中可以看出这个企业是一个阳光的集体,大家相处十分和谐。”李某独爱“跳出身份”四字。没错,一语中的,后生可畏。李某在写同事众生相时,充满善意进行调侃,上司与下属,老板与普通员工,在李某笔下,是一视同仁的,出场顺序是十分随意的。而李某本人在企业中往往属于中高层。没有平等观的人是不可能有这样的体验和写作的。李某写学生时,也总是把他们放在平等的位置上。

按常理,国企比民企更注重公益性,可在某国,国企垄断什么,什么就比全世界贵。小马哥的视频聊天,取代了国企的长途、漫游电话,公权做个顺水人情,计划取消了长途、漫游费。我们使用视频聊天,从不用给小马哥付费,人家的企业照样强大。悲催的是,视频聊天离不开网络,网络仍是国企碗里的肥肉,与世界平均水平相比,网速低,网费贵。

今天普及两个常用的政治概念。在国际话语中,左派是指维护社会中下层利益、支持改变旧的不合理社会秩序、追求平等的群体;在法国大革命时期,“右派”是指坐在议会右侧、拥护君主制与贵族特权的人士,后来,右派一般用来指各种保守的政治立场。但在某国没有真正的左派。在某国,李某给右派的定义是:推崇X政、尊重人性、追求民主自由、同情弱势群体、反对强权特权的人。在某国,左派更像国际话语中的右派,而右派,更像左派。历史证明,某国的左派,基本上都是坏人恶人,是反普世价值反人性的人,是以爱国为幌子忽悠民众以巩固强权的人,以及拜倒在强权脚下的奴民愚民和狗腿子。某D中几位被批为右倾的人士,一直为李某所敬仰。比如,由左倾主导的“土改”乱打滥杀,习三次致信毛,实事求是地指出有的贫农是因为吃喝嫖赌、不务正业而致贫,这种人一组织起来,必然往中农身上打主意,得到毛的批示,使“土改”得以纠偏,使全国多少勤俭持家的农民免遭殃。习主政广东时,看到大量广东农民冒死逃往香港,他没有抡起政治大棒喊打喊杀,而是十分人性地反思,随后提出创建深圳经济特区。仁善之人必有善报。希望其继承者能继承其仁善之心。

今年1月某夜无意中遇见《歌手》,被震撼了。就这样一期一期地看下来。感觉参赛的歌手都很可敬。他们与其说是挑战同行,不如说是挑战自己。他们本来多是耀眼的歌星,去一些选秀节目当评委备受尊崇,但他们却凑在一起竞唱,把评审权交给观众。他们在竞技状态下演唱,与他们被当成大明星在晚会演唱,效果甚为不同。这是一席视听盛宴。被淘汰的歌手其实也很优秀。他们都是胜利者,战胜了自己的惰性、怯懦、自以为是、固步自封。如果那些领导由我们投票来决定晋级还是淘汰,会怎么样呢?

人问:李老师你不是学佛念佛十多年了吗?怎么还会发脾气?李某笑答:学佛念佛之后,李某的脾气确实越来越好了,现在极少发脾气了,但在面对人性之恶、社会之恶、制度之恶时,偶尔还是会发一下,可能是习气未根除,但更有可能是,李某朝某些人发脾气之时,是认为这样更有益于对方明白道理、止恶从善,就像禅师的当头棒喝一样。

有位朋友经常转载、分享李某习作及“李乙隆语录”,李某心里很感激,这天却收到他的道歉,原来他看到李某有文抨击剽窃、抄袭,便误把自己的转载、分享当成是剽窃、抄袭,让李某啼笑皆非。有些朋友,阅读理解能力就是不高。李某不妨再厘清一下转载、分享、引用与剽窃、抄袭之不同:前者能保留作者署名或注明出处或注明“转”、“摘”、“引”、“有人说”等,后者是把别人的作品、创意、见解有意无意地当成自己的,署上自己的名那便是有意的,没有署上自己的名,但作为发表者,没有必要的注明,便理所当然地被一些人当成是作者。

住房公积金制度,就是不能购房的,拿钱帮助能购房的。李某在一些城市工作时,工资都会被扣除公积金。后来说租房也可以申请公积金,但手续非常繁琐,比如要房产证,房东由于按揭等原因也不一定有房产证。那些钱就存在那里,说是到了退体年龄才可取回。如果你突然死了,他们会寻找你的继承人归还那些钱吗?如果你将来去取,赔上路费、食宿费、旅途劳顿和时间,说不定还要提供多少证明证件,让你知难而弃。不是李某故意把他们往坏处想,按现在的制度,如果没有一场大改变,蚁民李某很难对公权及准公权抱乐观态度。最近,他们正在酝酿“大学生缴纳公积金”,刚开始可能是鼓励,但用不了多久就会变成强制,或者表面不强制,但会让不缴纳的大学生很难堪。如果公积金制度是利好,那么,没有钱缴纳的,便享受不了这个利好,这便是助富不助贫;如果公积金制度是劫贫助富,那么,连穷大学生都不放过吗?据李某调查,时下三分之一大学生家境较好,不把读大学的各种费用视为负担,增加点费用无所谓;三分之一大学生家境普通,能应付目前读大学的开支,但很怕提高学费或增加其他费用;三分之一大学生家境较穷,应付目前读大学的开支颇为困难,需要东挪西借。至于那些很穷的,连高中都读不了,早就打工去了。就是这样的国情,有些官老爷,却要在大学生身上打公积金的主意。

(2017年4月辑)

李乙隆语录第23辑

任何腐败、极权、不公、作恶的政权,它越强大,对它治下的奴民,对全世界,祸害越大!只不过它治下的奴民,往往会为它的强大而欢呼!

最近它们频频亮剑,秀肌肉,晒武器,很横的样子。见众皆惊叹其新武器,李某笑道:哂出来的东东,都不牛逼;它们倒有一最牛逼的武器,是不会晒出来的。众问:何也?李某答:肉弹!

最近有个JC在微博上说倘若中美开战,他们会站在国内W稳的前线,警告李某者流,到时要保持一点尊严,不要见到JC就吓得尿裤子,也不要忙着去删帖,删也无用,他们手上有名单,早已掌握着你们大量“罪证”,他们会见一个杀一个。许多人大骂这个JC,李某却认为,骂他最凶的一定是他们内部,他可能泄了密。

从“钻胯募医药费”,到“卖妻救女”,与其说是闹剧,不如说是惨剧!别急着批评当事人吧,他们只是以此引发媒体及公众的注意,以便筹到救命钱,而客观上,也狠狠地打着满世界撒钱的、贪官无数、穷奢极欲的它们的那张厚厚的老脸。

时下大陆老板多以勾官结府为荣。打工仔李某常被老板当成上得了桌面的角色,有时要与老板一起请官吃饭,与他们交流社会问题时李某比平时婉和,但不隐瞒价值观。有的官为人很好,李某敬之;有的官疑忌李某,背着李某对老板说李某什么。真是以小心之心度君子之腹。李某抨击的是制度,对具体人,股级、科级、处级、厅级……在李某眼里,不过是走肖的家奴,李某抓着你什么把柄,也不屑于跟你过不去呀!当李某的职业道德与社会公德相悖时,李某只会辞职,不会做出有损于前老板及其朋友的事。李某为人之境界,岂是你辈所能忖度的!

致友:为了安全,你不一定要直呼其名,可以称之为某国、某党,反正大家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上世纪90年代李某可能是第一个在网上称某党为某党的人,当年令人震惊,现在早已平常。李某还喜欢称为某部落,喻其政治落后;称为某岛,喻之为与世界政治文明格格不入的孤岛、需要“翻墙”的互联网孤岛。

很快又要端午。记得去年端午有群脑残五毛拿屈原出来说事,以屈原之爱国来批“汉奸”之不爱国,以屈原之“正能量”来批所谓负能量。他们居然不懂屈原忧国忧民的情怀并非它们心目中的正能量、爱国,而它们所痛恨的“汉奸”才是屈原精神之传人,真正的爱国者。各地纪念屈原,又会冒出多少“羡鬼”之作!搞不明白,它们为什么这样蠢?

其实它们公的包二奶,玩女大学生、主持人、文工团演员,母的为领导吹那个箫,在李某眼里都只是私德问题,只要是两愿,没有威逼利诱,没有以公权谋私欲,李某不屑批之!问题是,没有一桩官场性丑闻与公权腐败无关!

从八字上讲,有人适合当老板,有人适合当辅佐;有人适合当刘备、周文,有人适合当孔明、吕尚。孔明不遇刘备,躬耕以自足:吕尚不遇周文,垂钓以自乐。其人境界,岂是俗子所能忖度的!李某若遇之,彼此扶持,福泽天下;若不遇,独斗强权,笑傲群丑。身微位卑更显丈夫气慨,敢言人所不敢言,能言人所不能言,振聋发聩。不求名利,只求天理,以必死之心,行菩萨之道!哪怕老死乡野,项背亦非屑小所能望!

| 1 || 2 || 3 || 4 || 5 || 6 | [ 页次:3/6页 ]『上页』『下页
→本文共有评论0篇︱已阅读67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