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博 客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李乙隆语录第21-25辑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20-10-15 14:35:40

每当在电视上看到华人官员,李某总能很快判断出是港澳台官员还是大陆官员,凭什么呢?“主要看气质”。大陆官员总有港澳台官员所没有的那种气势,是“大国气象”吗?李某搜肠刮肚,想找个恰切而又不那么贬义的词,最后还是觉得“小人得志”最为恰切,哪怕有那么一点温文尔雅,也透出与其环境极不相称的做作。

参观一所大学,乃中国屈指可数的百年名校,其校史展览,几乎是该校的共党及共党在该校的历史,对共党人物和事迹浓墨重彩,对其他人士和事迹轻描淡写。当看到“旧社会穷人的孩子读不起大学”的话时,李某不由得替他们脸红。民国国立大学一年学费相当于1997年人民币660元。现在的大学学费平均是多少,再加上食、宿费等,现在穷人的孩子就读得起书了吗?

对内,除了印钱、征税与卖地,对外,除了撒钱与抗议,不知他们还能干什么!对了,愚民也是他们的强项!没有这一强项,前面所说的能力便大打折扣。李某说的是他们,不是吃苦耐劳、努力创造财富的中国民企老板、各行各业的精英以及普通老百姓!

“我希望你是个有责任感的人,意识到我们所拥有的自由、和平、公正就像我们拥有的房子车子一样,它们既非从天而降,也非一劳永逸,需要我们每个人去努力追求与奋力呵护;我希望你有勇气,能够在强权、暴力、诱惑、舆论甚至小圈子的温暖面前坚持说出,那个皇帝其实并没有穿什么新衣。”在央视董卿的节目中,世界小姐张梓琳朗读刘喻的《愿你慢慢长大》时可能因时间关系删去了一些内容,却没有删去这段话,十分难得,特此记之。

在某电视台小品、相声比赛中,有个小品在所有参赛作品中应该是最差的,一点也不好笑,却因“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这句口号赢得了掌声一片,最后获得冠军。它说的是南宋末年抵抗蒙元的事。因为毕竟有个蒙古国,所以,以抵抗蒙元来宣传爱国就没什么尴尬。如果是明末抵抗满清,那么就与“扶清灭洋”的爱国情结冲突了。小品、相声这种以荒诞、夸张搞笑的艺术形式,本来最好表现《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官场现形记》之类的内容的,但在央视春晚不可能看到,在平时的相声、小品节目中也看不到,连讽刺古代贪官都没有,怕落得个“借古讽今”,偶尔有针砭时弊的,所鞭挞的,一定是民间败类,与官场无关。

有些观点20多年来李某用不同汉字组合不同表达方式反复说过,不是啰嗦,而是有必要。比如:上头反洋仇外只是为了转移视线,并非真的想与假想敌打战;下头反洋仇外只是被上头成功地转移了视线,并非真的敢与假想敌打战。他们对假想敌恨得咬牙切齿,是因为把远在国门之外的假想敌当成发泄怒火的对象是最安全的。如果假想敌真的来到他们身边,变成骑在他们头上的腐败强权,挖他们的祖坟、拆他们的祖屋、砸他们的小摊、堕掉他们的二胎、霸占各种资源高价卖给他们、收他们很高的税,他们很快也会习惯,会按照强权的引导,把愤怒撒向远在国门之外的新的假想敌。如果强权要他们留着一条长长的辫子,他们会留着,你要他们剪掉辫子,特别是精神上的辫子,是不容易的。

在这个国度,被视为“汉奸”的喜欢抨击强权丑恶、痛斥制度性腐败、同情弱势群体的李某之流虽然曾经很少,但是从不断货,哪怕处境险恶,依然乐此不疲。像下面这样的“爱国英雄”曾经满大街都是,但已经越来越少,这也许就是李某公民教育所要看到的一个结果。这些“爱国英雄”是:抵制美货、日货等洋货的人,砸日本车的人,在日本住酒店故意不关闭水龙头且在微博上公布的一位公众人物,给日本人治牙故意少打麻药痛得日本人哇哇叫且在微博上公布的一位牙医,在各群疯转一个日企的热线电话号码说打通后就挂断日企就得付中国电信一元有一亿人次打电话就等于拿走日企一亿元的转发者……

不时有好心人劝李某道:你这种人要是活在毛时代早就死得很惨了,现在能让你活着,知足吧。这些人比毛左可爱多了。李某笑道:既然已走过漫漫长夜,何必在接近黎明的时候固步自封呢?有人问智者李某,时下与毛时代有何不同?李某笑道:表面上,毛时代的百姓大多吃不饱饭,时下的官员很腐败;本质上,都是某D的天下,国民性也没有多少变化。

(2017年2月辑)

李乙隆语录第22辑

不时有人拿农村土地问题请教智者李某,下面的话李某已多次讲过,不妨再讲。1949年之前所谓旧社会的地主多是乡绅,多是勤劳致富的模范;现在的“地主”,多是村官。什么人才能当村官?什么人才愿意当村官?两套班子,一套属于D的,一套属于村民的,“分工不分开”,互相兼任。虽说是民主选举,但都是在上一级的“指导”下完成的。属于D的那套班子,D员才有选举权与被选举权。属于村民的那套班子,要接受属于D的那套班子的领导。在李某考察过的潮汕农村中,有素质的,能做生意的,有一技之长可以闯荡社会的,都不愿当村官;当村官者,多是地痞、无赖之徒。城市土地全民所有,但作为市民的李某,能说哪块土地是我的吗?农村土地集体所有,但作为农民的乡亲,能说哪块土地是你的吗?都是当官的说了算。

台湾、香港、海外那些关注大陆公平、正义,促进大陆自由、民主的人,是可敬的。但最可敬的还是大陆李某者流,尽管身微言轻,依然呐喊;尽管凶险莫测,依然奋争。图什么呢?即使将来进入民主社会,有谁记得你们曾经付出的一切?能被世人熟知、被历史记住的人毕竟极少。现在那些骂你们的、诋毁你们的粉红们,当他们沐浴着自由、民主、公平、正义的阳光时,会认为这是他们应有的权利,不是你们帮他们争来的,他们中甚至有些人会摇身一变,好像他们才是种桃人,而你们却成了摘桃者。那么,李某图什么呢?不图什么,只为了与生俱来的正义感。

“解散一个强权、腐败的政D,就是解放了这个政D所统治着的人民!虽然这不是你一人之功,是许多有名的无名的人共同努力的结果,但你是标志性人物。”李某把一枚“人类解放勋章”戴在戈尔巴乔夫胸前,继续说,“有趣的是,你们原来那个D有句众所周知的口号就是‘解放全人类’,你们这些为解散这个D而努力的人,才是这句口号的践行者。”当举国都睁大眼睛大做“国梦”之时,李某做起了这个梦。

不敢反专制,不敢反垄断,不敢反掠夺,不敢反强权,不敢反贪官,不敢反朝鲜,只会反韩抵制乐天。这就叫血性!一个极端邪恶的流氓政权终日核射,韩国能不防卫吗?

以前给包括香港在内的生活在资本主义制度下的亲友打电话,他们总是挂断后重新打来,因为全世界都知道,中国大陆的通讯业被官府垄断,话费死贵!他们的收入和消费水平比我们高,可我们的一些被官府垄断的东西,就要比他们贵得多。女儿在外省读大学,两年来妻子与女儿每天通话一小时左右,一分钱不花。现在,谁还打长途电话呀!据说,近日某大领导讲话讲到要取消长途电话费和漫游费,被代表、委员们热烈的掌声打断。李某知道,代表、委员们总喜欢在大领导讲话中捕捉“惠民”亮点,然后非常默契地致以感恩戴德的掌声,用喉舌语言来说,这掌声代表了十几亿人民的心声。你被代表了没有?李某知道许多人像李某一样,早就用视频聊天代替电话了。真要感谢谁,也得感谢我们汕头市潮南区的那个在深圳创业的小马哥。

曾经盛极一时、汇聚了大陆几乎所有思想、文化、言论精英的凤凰博客,变成了“您所请求的网址(URL)无法获取”,已经有好长时间了吧。李某百度了一下“凤凰博客怎么不见了”,只找到一篇文章:“凤凰博报为什么无声无息消失了?”这么一个颇具影响力的博客网站消失,竟然比不上一粒石子扔进一潭死水,无声无息,仿佛它从来就没有存在过。也许大家都陷入审丑疲劳,懒得去评论这件事了。是习以为常?还是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不是好事。见怪不怪,其怪自败。

有人跟帖骂李某:“靠几个鸡蛋换盐和孩子纸笔,多养几只鸡就被割资本主义尾巴”,蠢货仔细推敲下,前后两句是不是矛盾的?自己打自己老脸?李某回复:多养才会被割尾巴。有些地方准许每户养三只鸡。这三只鸡生蛋舍不得吃,换盐换纸笔!所以,并不矛盾!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不管五毛或自干五骂得多难听,李某都不想对骂。李某很同情他们:倘若是五毛,为了五毛钱就这样瞎骂人,真可怜!倘若是自干五,是党教党宣的产品,那更可怜!他们的语文水平太低,常常弄错李某的话意。稍微反语,就被他们误为同伙。

不管你信不信,李某只管实话实说。昔年李某初住进鸥汀附近一个住宅区时,某夜被厮杀声与惨叫声惊醒,醒来迷迷糊糊中还听到余音,过了好一会才知是梦。因为那厮杀声与惨叫声太强烈,总忘不掉。后来与鸥汀朋友谈起此梦,问他这里是否经历过战争。他向李某讲起郑成功军队灭鸥汀的事。关于郑在潮汕之所为,不随大流的李某本来就有自己的看法,不喜欢一些地方党宣领导下的文化部门和作者,收集郑在潮汕的故事时,总是往高大全塑造。李某惯于恩怨分明(以德报怨也要先分明),评价历史人物也喜欢功过是非分明,不喜欢成王败寇。李某一直想尽最大客观记录郑军在潮汕之所为,还潮汕沿海地区先民一个公道,也收集了一些资料。在李某百万字玄幻小说《万年孤独》第43-44章中,借人物之口,讲述了鸥汀惨案并进行评价。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到公众号《李乙隆作品》中阅读。谢谢!

| 1 || 2 || 3 || 4 || 5 || 6 | [ 页次:2/6页 ]『上页』『下页
→本文共有评论0篇︱已阅读67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