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博 客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李乙隆语录第21-25辑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20-10-15 14:35:40

[写在前面]

《李乙隆语录第1-10辑》有一些话“写在前面”,后来根据实际情况及变化,修改补充如下:

2006年11月至2009年4月,李某在天涯等网站连载“李乙隆快语”,当时还写了几句开栏白:“其实李某只是一个说皇帝没有穿衣服的小孩。李某不会像那些‘有文化、有思想’的人那样,不说皇帝没有穿衣服,而是从自己的专业视角出发,说皇帝的衣服哪儿不好,需要改良。他们说的也是人话。至于那些高歌皇帝的新衣多么漂亮者流,他们说的就是鬼话了。”每则短则百字左右,长则几百字,每一则都有序号,本来有400则,其中161-170这10则找不到了。390则分为39辑发于网上,每辑10则。

2011年1月至2014年4月,在微博上发“李乙隆微观天下”,当时的微博每则只能在140字内,共820则。分为41辑发于网上,每辑20则。《李乙隆微博之微观天下(1)》“写在前面”说:“虽不再写时评杂文,但读书看报摘记之恶习难除,摘而评之则力戒,基本上只摘不评。偶尔一评,也是不关痛痒,今天天气哈哈哈……故有此‘微观天下’。被网站删除、屏蔽的内容没有辑录在这里,所以,请网管、版主放心,不必删除!谢谢!”其实这些话都是一时苟且之说,喜欢研究李某者不必当真。“微观天下”开始多为“李某读报”、“李某网摘”等,后来多为“李某微评”。这期间时评杂文也写了不少。

2014年11月后,微博“话题”上出现“李乙隆语录”,随时随地记录李某的所感所思所言。计划每15则为一辑,发于博客及微信公众号《李乙隆快语》上。每辑末尾所注时间并非发表时间,而是辑录时间。

后来微信公众号《李乙隆快语》所发的“李乙隆语录”都是被自己反复删改到不知所云才得以存在的,再这样折腾下去实在没什么意思了,便干脆停发“李乙隆语录”并将公众号《李乙隆快语》更名为“春笋作文网校”。微博“话题”上的“李乙隆语录”主页在热起来之后也不见了,但多数“语录”还在。此后“李乙隆语录”主要辑自李某在各微信群、各微信(除实名号外还有各工作号)朋友圈、各微博(除实名号外还有各工作号)的发言。前面的都保持在每则133字以内(加上“#李乙隆语录#”话题标签,不能超出140字),有些实在无法压缩至133字内,便采用“接上条”“接下条”的做法。后来微博取消140字的字数限制了,“李乙隆语录”便不用反复修改至133字了。

不管是“李乙隆快语”、“李乙隆微观天下”还是“李乙隆语录”,除“读报”、“网摘”、“书摘”等内容属于摘记不属于原创外,绝大数是李某原创。非原创的内容,李某一定会注明的。希望大家像李某一样尊重原创。请出版单位在选编、转载时,请大家在转发、引用时,保留作者署名或注明出处。谢谢!

李乙隆语录第21辑

每年中国大概有10万被遗弃的幼儿,民政部门的福利院收养约六分之一。福利院倾向于让外国家庭收养孩子,美国是收养较多的国家,收养一个孩子的费用17.5万元左右。李某叹道,被美国家庭收养的孩子呀,你们是不幸的,你们不少是因生病父母无钱给你们治病而被遗弃,又被政府的福利院当成商品,你们又是幸运的,成为美国孩子,那是中国官员和有钱人的子女才有的待遇!祝福你们!

1941年12月日本偷袭珍珠港。美国举国震怒,众议院以388票对1票通过了罗斯福的宣战要求。投反对票的是珍尼特·兰金,是个和平主义者。她此举引起许多美国人的愤怒。为了避免她受伤害,政府布置警力确保她的安全。她去世后,人们将她的铜像安放在美国国会大厦,以表尊敬。李某转发这一事例只为论证伏尔泰名言“我不同意你说的话,但我愿意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怎么就成了亲日的汉奸了?千千万万的同胞呀,你们什么时候学会正常思维,学会尊重不同意见。如果李某是当年美国议员,肯定也投赞成票,这倒不是随大流,而是出乎内心的决定。但李某会敬重在那样的情势下依然投反对票的人,因为她不是为反对而反对,而是坚持其和平张!

在至今二十多年的公民教育生涯中李某发现,认同李某社会观的人越来越多。认同者中大多是好人,也有不好的人。好人有以下五种:一、敢言且能言者;二、敢言但不能言、转发别人言论时能注明“转”或出处者;三、自己怕事、沉默而对敢言者心存敬意者;四、自己怕事、沉默而对敢言者的安危十分关切、不时提醒敢言者注意安全者;五、自己虽少言,但敢于公开支持李某之流者。不好的人有以下三种:一、敢言但不能言、转发别人言论时不肯注明“转”或出处者;二、自己怕事、沉默却对敢言者十分不屑者;三、拥有如下全部特点的奸诈者:只在同道者中慷慨激言装勇敢,只要场合中有其不熟悉或社会观不同的人便沉默,当左右相争时,用一副理性、中立、客观的嘴脸示人,以左右逢源,坐收“仲裁权”之利;发在朋友圈中的东西都是迎合大众的所谓“正能量”或“鸡汤”,绝不发李某所发的这类抨击强权丑恶、倡导公民精神的内容,因为客户或老板不喜欢这类东西;不时鼓动李某之流要更加敢言、要敢于到某些权力机构那儿去动作一下,李某之流不受其鼓动,便嘲讽李某之流胆小。李某知道这种人往往会在社会大变革中踩着别人的尸体登上高位,获得世俗意义上的成功,但李某永远不会羡慕、学习这一种人。

世人多以成败论英雄,势利者只以“势”与“利”二字论成败。时下某国许多人更干脆,直接以钱财论成败,如果不是反腐,官员们也习惯于晒名表、抽天价烟等夸奢斗富。如果你钱财少,即使德才俱佳,势利者也会认为你无德无才。你的所说所为,在一般势利者眼里便左也不对右也不是。还有这样一种势利者,他会认为你的所说所为是对的,但不认为你的所说所为是你的所说所为,不知是不相信还是“选择性遗忘”,他会认为你的所说所为是别人的所说所为,甚至是他的所说所为。比如你上午对一个人讲了一番很精彩的话,下午,这个人便把你这番话当成他自己的话讲给别人听,如果你不在场,那或许属于李某也很反感但不少人都有过的“掠人之美”;如果你在场,他讲时完全是一副先知先觉的派头,看你的眼神也是“你不懂,我讲给你听”的神态,这就十分奇葩了。更让你无语的是,当你说“你刚才所讲的不正是我跟你讲过的吗”时,他“大度而幽默”地说:放心吧,我不争版权!李某至今已经遇到过五六个这样的人,让李某深感人世间的荒谬。

某岛有一万三千多人。它本来辖有一个两百多人的小岛,后来小岛不愿归某岛所辖。某岛赵岛主总告诉岛民,小岛百姓生活水深火热,我们要解救他们。岛民为此常常饿着肚子摩拳擦掌准备解救小岛百姓,后来发现小岛百姓的生活比自己好得多。赵岛主便说小岛闹独那个立,岛民又被打了鸡血针,叫嚷着要炸平小岛。智者李某上世纪末就在网上呼吁小岛回归某岛,让小岛推出候选人来与赵岛主竞选某岛治理权,这样并不存在谁吞并谁的问题。以前可能是李某之言未传到小岛,最近几年,小岛两个帮派都主动提出要回归某岛,条件就是竞选治理权。赵岛主坚决不答应,只会声嘶力竭反复告诉岛民,小岛要闹独那个立,不得人心!李某今日又告诉小岛人士:赵岛主太谦让了,大得人心却不愿让一万三千多岛民投票选他,怕你们小岛候选人得票比例太低太难堪,那么只让他们的团伙成员与你们小岛百姓投票就可以了,他们的团伙成员八九百人,是你们小岛总人口的三四倍。

李某深知,在这片土地上,为了生存,不要到处发表见解,不要让老板、客户知道自己的价值观,否则,可能会自砸饭碗。但二十多年来李某一直坚持表达。在网上,除了用实名号表达,几个工作室号也常常转发。在中国,不管是看报纸还是看电视,都会觉得全世界乱透了坏透了,风景这边独好。你发出不同声音,你批评官府,往往便会被视为“不爱国”。在这个国度,一被人误为“不爱国”,处境就会不妙,老板不要你,客户抛弃你。有位老师喜欢文学,因为只看我的纯文学作品,没有看过我的言论,一直视我为偶像。我办作文班时,她给我介绍来不少学生。后来一起看电视看到美国民众大规模的示那个威游那个行,她说还是我国好!美国乱透了!我说这样的“乱”并没有什么不好。她立即发怒:那可不行!我国不能乱!……从此她视我为路人。

有个富二代游历过韩、日、美、西欧各国,可谓见多识广,却向李某求教:中国大陆人比其他国家的人更爱钱更贪钱,几乎把钱当成唯一追求,当成衡量一个人成败、优劣的标准,连文化人也不例外,为什么?李某笑答:任何一个国家的人都爱钱,但相对而言,某国人更容易唯钱是图,原因如下:你所游历的国家都是政治、经济、文化、宗教比较文明的国家,老百姓一般不用担心养不起孩子、读不起书、治不起病、住不起房、养不起老、交不起殡葬费,李某作文班的一位学生家长移民美国多年,对李某说,在美国失业也比在某国打工强。在某国,这六个方面都可以成为权贵赚钱的产业,老百姓头上顶着这六座大山,生存不易,即使已经成为所谓中产阶层,也很容易陷入贫困。还有文化、宗教方面的原因。倘若一个国家长期由一个唯物主义政党强势统治,文化、教育受其垄断,思想受其统一,老百姓很难有正常的文化追求和宗教信仰,都会变得很“唯物”。就拿李某来说吧,一向注重精神不重钱,有套房子可住,有点打工辛苦攒下的存款,按理可以专注于精神追求了,但那点备作“落雨粮”的存款怎么处理呢?用来炒房,钱不够,做生意,非所长,投资股票、基金,十多年来,不管是听专家的还是听自己的,不管是长线还是短线,都稳输不赚,买彩票,也只是在为贪官做贡献,只能放在银行里任其贬值,心里也急。

| 1 || 2 || 3 || 4 || 5 || 6 | [ 页次:1/6页 ]『上页』『下页
→本文共有评论0篇︱已阅读69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