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博 客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李某评说《乘风破浪的姐姐》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20-09-05 20:45:53

1989年,年轻的教师李某开始致力于公民教育,尽管承受着风险、付出了代价,尽管得到的报酬是冷嘲热讽与诋毁谩骂,但坚持至今,且将继续坚持下去。在各社交平台上出现“群”这一“虚拟沙龙”之后,李某建了一些“公民教育群”,这些“群”往往短命,皆“死于过敏”。2019年8月13日李某开了一家网上书店,专卖自己的书,于是,有了“书友群”。为了让“书友群”活得长久,李某只在群里谈书、谈文化、谈娱乐。有趣的是,李某偶尔在“公民教育群”宣传一下自己的书时,会有所谓“同道者”(不体谅公民教育者也要吃饭的刻薄者其实并非李某同道)指责李某“贩卖私货”,而在“书友群”中宣传自己的书则属正常,偶尔进行公民教育,书友也可以指责李某“贩卖私货”的。所谓“私货”,是相对而言的。

自封为公民教育家的自由主义者李某在讲解《弟子规》时,也可以“贩买私货”的,这个“私货”,就是“公民教育”。比如,对“不关己,莫闲管”“道人善,即是善”“扬人恶,即是恶”等句,李某这样教育学生:“如果面对个人的小是小非,那么你不要参与进去搬弄是非。如果面对社会丑恶,尤其是来自‘强拳’的罪恶,你还在赞美‘强拳’之伪善,那就是大恶;你批判‘强拳’的罪恶,就是大义。”李某对《弟子规》的评价是,在公民社会,《弟子规》可以用来教育人成为公民中的君子;在奴民社会,《弟子规》可能被拿去教育人成为好奴才或者伪君子。李某曾自掏几千元,编印了一本《弟子规》送人,书中的讲解,是李某修改过的,塞进了李某公民教育的“私货”。李某30多年如一日的公民教育,利用一切机会和载体,随缘说教。

在“书友群”中谈娱乐,李某谈论过面向未来面向太空的美国科幻电影,谈论过司法题材的日本电视剧、竞选题材的韩国电视剧,谈论过某国的“美女太监圣君宫斗”电视剧,用不着“贩卖私货”,“公民教育”自在其中。

最近,因为家里的电视上有芒果TV,无意中看了《乘风破浪的姐姐》,被吸引住,一期一期看了下来。看完每一期,都会在“书友群”中评说一番,很随意的。有人把李某说一句发一句的评论,粘贴到一处,据说连标点符号都不用改一个就成为一篇文章,还美其名为“著名诗人李乙隆老师点评《乘风破浪的姐姐》”,发于各处。李某非常感恩这些厚爱李某的人,正因为厚爱,他们才会买李某的书。李某把他们的所有善言,都当成一种鞭策。顺便一提的是,李某在“公民教育群”中的发言,则被辑录为“李乙隆语录”,几十字至几百字为一则,发于微博及朋友圈等,每15则又被粘贴为一辑(篇)。

下面李某把他们发于各处的所谓“著名诗人李乙隆老师点评《乘风破浪的姐姐》”,粘贴到一处,便成了这篇长文。有没有“贩卖私货”呢?

无意地看了《乘风破浪的姐姐》,开始并不看好,认为一下子把30位美女才女搅和在一起,太满了,会让人看腻了,产生审美疲劳。但看着看着,却被她们第一次公演惊艳到了。这不是一般的真人秀,是视听盛宴。这30人中,被李某知道的有10多位(说句不讨好的话,李某很少看中国电影和电视剧,能让李某知道的中国影视明星,往往是无意中在综艺、真人秀节目中看到的,可能是一时无聊凑合着看看,却被吸引住了),李某对多数人一无所知,现在通过《乘风破浪的姐姐 》这个节目,知道了她们。

金莎、白冰就像两位白裙飘飘的仙子,她们《仰世而来》,唱得太好了,却排名最后,甚出李某意料。

自嘲没有主角脸的蓝盈莹依然是“拼命三娘”,她抠脚时仍不忘发表演说鼓励队友“一定要赢”。

张含韵说王霏霏、孟佳是“从小就受过严格训炼,不容出错,不懂撒娇”的人,30人中只有她俩是有女团经验的唱跳歌手,因而在这里也被严苛要求着。“会哭的孩子有糖吃,不会哭的孩子更应该被人疼。”张含韵说得好!

张含韵曾在另一档节目《声临其境》中进入前三,是个多才多艺的“姐姐”(凭年纪,李某更愿称她们这些30出头的人为“孩子”,但估计这个节目会很火,“姐姐”会成为流行词,李某也就随俗地称她们为“姐姐”吧),主演过一些电视剧,配音时会一人同时配多个角色,会多种乐器,人也长得可爱,可在这30人中,第一次公演后的观众喜爱度排名,她因得票最少而排在最后,这是李某预料不到的。

王丽坤与张雨绮天生一副主角脸,但是,与雨绮的张扬(无贬意,性格各具千秋)、直率不同,看起来,丽坤是个温婉、文静的“姐姐”,在《推开世界的门》时,她与王智唱得很好,而且她的舞蹈“优美得让人想哭”(有位“姐姐”这样说)。她的舞蹈不同于其他“姐姐”的飒爽英姿,不是劲歌劲舞的那种,而是轻歌曼舞的这类,只能用“曼妙”来形容。从性格、人设上看,轻歌曼舞更适合她。可在第二次公演时,与第一次反差极大,也与她的人设反差极大,她不但劲歌狂舞,而且把椅子踢倒。奇怪的是,她在已经播出的节目中,几乎没有被见证人(主持人)黄晓明和三位指导老师以及点评人提及,竞演之外的“真人秀”中,也很少有她的镜头。

郑希怡身材高大却不失柔美,不管是说话还是唱歌,声音的识别度极高,只要听过她的声音,在这30人中,闭着眼睛就能识别出她来。她的性格不错,说话幽默机智。

金晨在《大碗宽面》中的一句“我一声笑傲江湖,我只身闯江湖,何必分出胜负”就让李某记住了她。她在两次公演中都唱跳俱佳。

第一次公演中,《大碗宽面》不但七位“姐姐”唱得很好,服装、舞蹈也太好了。两次公演中,各队的服装和舞蹈都匠心独运。

《大碗宽面》也让李某知道了原唱吴亦凡不止靠男色走红,还是有些才华的(看过他参演的美国电影,则看不到一点演技;看过他出行时被多名保镖前呼后拥着的视频,则想说他,“戏”太过了)。他是《大碗宽面》的词曲作者。李某喜欢这首歌,也明白吴亦凡要表达的意思,但从文学角度来看,《大碗宽面》的歌词整体上不够流畅,东一句西一句的,有些杂乱无章。作为说唱作品,这是一首佳作,如果歌词更流畅优美一些,或许可成说唱界的经典之作。

白娘子黄圣依也是会唱会跳会演戏的“姐姐”,笑容灿烂,希望她能在这个节目中走到最后,笑到最后。

朱婧汐、阿朵都是有思想有才华的音乐人,但她们都出局了。不管在任何领域,群众的喜爱度与才华不一定有关系,就像李某的书,不一定都销得动,我们都会接受这种情况。

在《歌手当打之年》中听过刘柏辛的《manta》,觉得这“魔鬼鱼”真的有点莫明其妙的魔性,颇为喜欢,这次,万茜等三人演唱的《manta》,也是有魔力的。

如果让李某来选,第一次公演最佳快歌是《大碗宽面》,最佳慢歌是《推开世界的门》,第二次的最佳快歌是《manta》,最佳慢歌是《仰世而来》和《这是因为我们能感到疼痛》。现场投票的500名观众,明显偏爱快歌。

白冰尽管像白裙飘飘的仙子《仰世而来》,第二次公演观众喜爱度排名倒数第二,李某理解,因为善舞的她,演唱的是这首无舞之歌,而现场观众更喜欢劲歌劲舞,且都是女性观众,对她的女性美无感。

蓝盈莹和张含韵在张雨绮队长的点将中,雨绮偏爱含韵并非同姓之谊,而是盈莹与雨绮同为女强人性格,雨绮肯定更偏爱邻家小妹般的含韵。含韵是个小精灵,多才多艺,也很会说话,却在第一次公演后个人排名垫底,此后,变得很不自信。雨绮挺她,是仗义之举。雨绮很会说话,说点将含韵不是含韵比盈莹强,而是含韵更需要这个机会。雨绮感谢伴舞演员时说:“没有她们,我们只是才艺表演,有了她们,这才叫舞台!”在光彩照人之时不会忽略容易被忽略的人,个性张扬、大大咧咧的她,其实有一颗细腻善良的心。

王霏霏、孟佳这两位是在30人中被公认唱跳俱佳的歌手,霏霏人缘人气明显优于孟佳,但孟佳在第二次公演后个人排名垫底还是出乎李某意料的。她其实是很优秀的,但她经常一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的“苦大仇深”表情,与李某倒有几分相似,是很缺乏亲和力的。李某也会尊重群众的选择,尊重有人气有人缘的人,但稍有思想的人都明白,人气人缘与人品才华有时候没有多少关系。对了,孟佳在第二次公演后的哭戏,群众多数是不会理解的,因为她感受到的“疼痛”,群众是无感的。

黄圣依是以电影中集真善美于一身的白娘子为李某所知的,她能唱会跳善演,却在第三次分组时成了“选剩”者被动进入末组。李某以为,真人秀的精妙之处也是“残忍”之处便是把艺人逼到一些尴尬之境看你如何应付。刚秀完情深义长,接下来便拆散了互选,选谁不选谁,都是当面的。李某给他们的建议便是,永远不要高估自己在别人心目中的位置,明知只是一场游戏,也要像小孩玩游戏般认真、投入,游戏不认真玩,便不好看,但玩后,便放下了,所谓“事来则应景过不留”。

前两次公演抬高了李某的期望值,第三次公演便没有让李某惊艳的作品了,但公正地说,仍不失为一场视听盛宴。

这一次,被淘汰的三位,都是李某所欣赏的美女才女。

温婉娴静的窈窕淑女王丽坤 ,她主演的《封神演义》(无意中看到了,正好闲着,便看了10多集,但因看不下去而放弃了)虽然阵容强大场面奢华,但因为编剧欠佳(为什么没有制片方来找李某编剧?剧本剧本,一剧之本),总体上是部烂作,但王丽坤却是李某心目中最美艳的苏妲己。她在这三次公演中都唱跳俱佳,因为她温良的性格,应该也没有什么负面信息,却被500名观众票选淘汰了。这确实颇出李某意料。

| 1 || 2 || 3 || 4 | [ 页次:1/4页 ]『上页』『下页
→本文共有评论0篇︱已阅读62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