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博 客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你看懂“平安经”了吗?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20-08-02 12:43:57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作家、鲁迅文学奖诗歌奖评委、《诗选刊》编辑部主任赵某有两首“诗”很出名。

《一个人来到田纳西》:“毫无疑问/我做的馅饼/是全天下/最好吃的”

《我坚决不能容忍》:“我坚决不能容忍/那些/在公共场所/的卫生间/大便后/不冲刷/便池/的人”

当年这两首“诗”成为社会热点时,李某写过两文批过,有人问:“你看懂她的诗了吗?”本文题目由此而来。

还记得当年李某笑道:“李某只是那个说皇帝没有穿衣服的孩子,在你们聪明人眼里,皇帝的新衣多漂亮,李某看不到皇帝的新衣,当然无所谓懂不懂。”

有文字高手著文盛赞《一个人来到田纳西》,说它“渗透了浓浓不可见的深情,有关乡愁,有关爱情”,然后,逐行解释这首诗。这让李某想起昔年汪国真诗流行时有中文系教授著长文盛赞汪之“约会已过了五分钟/我将不再等待/如果你来了/这是对你的惩罚/如果你不来/再等也是白挨”,李某讶异于教授妙笔生花把这几句大白话捧到天上去,简直是“此诗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这两位“诗”评家,确实是文字高手,李某佩服,只是不明白,他们有这样的文字水平,难道看不出这不是诗吗?他们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还是他们真的认为这是诗界杰作。如果按他们这样评“诗”,那任何几句大白话,都可以成为好诗。李某写过不少诗,有些诗写得很浅白,李某自己知道,所以,在诗集中写上“也许这根本称不上是诗”,在1996年出版的第一本诗集的作者简介中写道:“不是诗人,是个男人;年近而立,未有所立。”这不是故作谦虚,而是读过很多好诗之后,实实在在的自我认知。

上面提到鲁迅文学奖诗歌奖评委,下面很自然便要提到鲁迅文学奖诗歌奖的获奖者。

获鲁迅文学奖诗歌奖的车某,曾任武汉市委常委、纪委书记,有首“诗”也很出名,《徐帆》:“徐帆的漂亮是纯女人的漂亮/我一直想见她,至今未了心愿/其实小时候我和她住得特近/一墙之隔/她家住在西商跑马场那边/我家住在西商跑马场这边……”

现代诗常常会在一些平淡无奇的表述中,妙语闪现,就像一片平地上忽然异峰突起,让人惊喜。可车某的《徐帆》,就像一个小学文化程度且作文成绩一般的追星族,给明星写信,把那封信分行排列,便以为是诗了。

如果鲁迅天上有灵或地下有知,看到鲁迅文学奖的这些评委和获奖者,会如何感叹呢?

说到官员“大作”,李某很自然便想起:

有个官员出版了一本作品集,被查出百分之九十五是抄袭的。希望这个官员的这个问题,不是大量出书官员的这类问题的冰山一角。有些官员没有出书,但他们的博士论文、硕士论文,也许有一天,也敢于放在网上接受公众的审阅。最近台湾某市竞选市长,有个候选人年轻时犯了错,硕士论文抄袭,被曝了出来,不但丢了学位,胜选也无望了。

下面继续谈论官员“大作”。

2008年汶川地震时,山东《齐鲁晚报》发表山东省作协副主席王某“词作”,有“纵做鬼,也幸福”“亲历死也足”“只盼坟前有屏幕,看奥运,同欢呼”等语,从另一个角度表现出“语不惊人死不休”。

中国作协会员、内蒙古作协秘书长兼副主席、内蒙古公共关系协会副会长田某发表过下面几首“诗”:

“恶浪滔天冲天崖/美帝又来闯南沙……美帝你算求老几/猛狮已醒露凶牙”

“求”是骂人的方言的同音字。“猛狮已醒”显然是用了“东方睡狮”的典故。把中国比为“东方睡狮”,传闻出自拿破仑之口。绝大多数中国人都以为他的意思是说,睡狮一旦苏醒,便无比强大。其实拿破仑并没有说过“东方睡狮”。西方人所说的“睡狮”,意思并不是你所以为的。十九世纪,西方驯狮师用涂抹鸦片的牛肉来喂狮子,狮子上台表演时,表面上还能张牙舞爪,大声嗥叫,实际上却少气无力,不会危及人的安全。在田某的诗刚被疯转时,李某在群里说:就算“猛狮已醒”是“国家强大了”的意思,那“露凶牙”又是何意?作协副主席居然不知道“凶”是贬义词。当过多年编辑的李某,会揣测作者的意思改稿,按田某的意思,应改为“露利牙”。

“田老半生很精彩/一路走來一路歌……腰缠万贯到作协/提携青年不嫌烦/田门弟子日益多”

是因为腰缠万贯才到作协,不是因为写过好作品。他倒是说了大实话,李某欣赏他的大实话。“田门弟子日益多”,这样的人能教出什么弟子?这些弟子又将如何作用于社会?这才是可怕的。

“……心间灵感开大悟/顷刻挥笔诗词赋/偶尔走出居民户/领个大嫂散散步/任你别人咋耻笑/自慰自乐管不住”

“自慰”是自己一个人解决性胀满、宣泄性能量并获得快感和慰藉的行为,是正常的生理需求。这是一种无损于他人的行为,这种行为也可以写成诗的,但不是这种写法。李某知道,田某这里的“自慰”,不是这个意思,那为什么不把“自慰自乐”改成“自娱自乐”呢?“领个大嫂散散步”又是什么意思呢?

“头顶白帽黑衣裳/夫妻双双并肩翔……虽然嘴多正能量/只报喜事不报丧”

他说喜鹊虽然嘴多但正能量。他也是属于嘴多但自认为正能量的人,他痛恨传播“负能量”的人,他正是因为批判作家方方传播“负能量”而引起一些人的追捧,致使其“作品”广为流传。一经流传,便让稍微懂得文学的人,看出了他这个省级作协副主席的水平。这也是一种“捧杀”。

遭遇这种“捧杀”的,还有另一个“著作”等身的“作家”,对,就是近日大出其名的贺某。他的头衔更多、身份更牛,择其要如下:吉林省公安厅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厅长,法学博士、历史学博士,二级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

请看贺某所“著”的“平安经”(不要用坏了书名号)。

“眼平安,耳平安,鼻平安……”“1岁平安,2岁平安,3岁平安……”“西安火车站北站平安,郑州火车站东站平安,上海虹桥火车站平安……”

全书就是这样罗列着大量的“XX平安”。“XX”是地名、人体器官等。该书2019年12月出版,336页,16开本,平装,定价299 元。

大家只注意到书的内容“惊人”,忽略了定价惊人。李某2019年12月也出了一本书,页数差不多,定价29.8元,是“平安经”的十分之一。

“平安经”被当地媒体称为“儒林巨制”。当地某部门微信公号曾刊发书评,说“学者阅读此书,顿悟平安哲理,商贾阅读此书,企业平安无虞,民众阅读此书,安享世间太平”。

据《吉林日报》报道,今年6月7日,吉林省朗诵艺术协会邀请十余位知名专家、学者、诗人共同参加了“助力平安中国、平安吉林建设暨《平安经》公益朗诵活动”研讨会。本书是以“经”为载体,以歌诀、歌文形式撰写的平安颂歌。澎湃新闻注意到,吉林省应急管理厅官方微信公众号曾于今年5月9日发布作者为张咏的“拜读《平安经》感言”。张咏在感言中写道:“《平安经》作为跨国传世的经类大作力作,是历代和当代仅见的首部平安经书,由人民出版社和群众出版社联合出版发行。作者博学多识,拥有警察和专家双重身份,已出版专著 35部 。从他的新作《平安经》中,令人感知到一位学者深邃的灵魂和宽广的情怀。”本段摘自澎湃新闻。

据央视记者孙建德报道,7月28日,人民出版社声明从未出版此书;目前,此书已在电商平台下架。

要知道,“非法出版罪”在我国是要判刑的!当李某正在为贺某捏一把汗时,另一家出版社出来说话了:

“我社出版《平安经》一书造成不良社会影响,暴露了我社政治意识不强、管理责任缺失、审核把关不严、出版流程不规范等严重问题。我社将配合有关部门做好调查工作,严肃查处违规行为,依法依纪追究相关责任人责任,认真总结剖析、深刻吸取教训,切实加强图书出版管理,坚持正确出版导向,努力为广大读者推出更多优秀图书。感谢社会各界和广大读者对我社工作的监督。”

有人为贺某打抱不平,说他是个好官,只是此书被吹捧得有些过了,引起反感,再加上不同声音刚出现时,没有做好危机公关,只是删帖,更加引发反感,所以,才导致今日这个局面。

李某认为,好官与坏官是相对而言的,比起已经被查出来的触目惊心的官员腐败案件,上述这些喜欢文学的官员,除了抄袭出书的,应该不会很坏。李某年轻时曾著文论证过“喜欢文学的人不容易犯罪”,希望上面这些官员,不要打李某的脸。如果他们的书都写得很差,也可以说明他们没有抄袭。

至于出版社,就不要甩锅了,以前,一个书号几万元,现在,你们没有倒卖书号,改成“协议出书”,由作者包销,你们把书号费计入书款,比作者买书号自己找印刷厂印书,要贵得多。至于书稿的内容和质量,与李某合作过的出版社,倒是很认真的,一审再审,值得李某尊重。有“个别”出版社,是不管这个的,只要有钱,都可出书。

有个退休工程师,姓叶,不差钱,七十多岁了,疯狂出书。他2019年在网上所发一首较长的情诗,注明“原创于20080818广州南沙”(看来是个“8”字迷),抄袭了李某2005年发在同一网站的《短信时代的365封情书》。拙著《短信时代的365封情书》2005年1月14日开始在天涯等网站连载,每天一首。2005年的版本及后来修改过的版本,不管是整部书稿还是其中各首诗,在网上发表后都被广为转发,叶某抄袭的源头,肯定是2008年之后才转发的,所以,叶某才注明“原创于20080818”。他所抄的版本,是李某修改过的版本,与2005年的版本相比,只是略改。由于诗较长,粗看以为叶某一字不差地照抄了这个版本,细看才发现,他居然把“衣架”改为“包装”,把“只有韵味无法模仿”改成“我的韵味你无法模仿”。这几字之改,暴露了叶某不懂诗。把“衣架”改为“包装”,莫明其妙;最搞笑的是,全诗是“我”赞美“你”的,到了最后,怎么就成了“我的韵味你无法模仿”呢?

| 1 || 2 | [ 页次:1/2页 ]『上页』『下页
→本文共有评论0篇︱已阅读38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