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博 客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边看日韩电视剧边在各群闲话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20-07-23 13:11:44

近期李某常在某平台付费观看欧美电影和日韩电视剧。看着看着,忽然想说一些话,便在各群上说了。且把这些即兴、随意的发言稍作整理,弄成一篇文章的样子。

1989年的文艺青年李某因受到触动而开始观察、研究社会,并通过讲课、谈话、写东西进行公民教育,至今已30年有余。李某崇尚西方社会制度,喜欢西方的科学文化,却与许多所谓“同道者”不同,从不否定东方文化、中华传统文化,喜欢圣经、西方神学的同时,也喜欢佛经、玄学。任何传统文化都有精华和垃圾,不同的只是,有些精华多些,有些垃圾多些。李某热爱中华传统文化中的精华,厌恶其中的垃圾。现在的所谓国学教育动不动就要孩子给父母磕头、给父母洗脚,这类东西让李某厌恶。如果父母年老有病,孩子给父母洗脚是应该的,但父母年轻健康,却要小孩子给父母洗脚,这对孩子、对年轻的父母,都是一种“迫害”。中华优质文化的传承者,日、韩、台,是不会这样做的。

感谢日、韩、台,保存了中华传统文化的脸面,让李某知道,中华传统文化之上嫁接西文社会制度,也可以长出甜美的果实。

同样是东方文化的土壤上生长出来的娱乐产品,日韩的比港台的好。日韩很少有港台那样的言情剧武侠剧,更没有某国的圣君清官戏及太监美女宫斗戏,基本都是现实题材,批判讽刺的往往是大人物,歌颂的往往是有普通人缺点的个人主义平民英雄。在李某看来,立法、司法、行政三权分立的同时,第四种权力的独立也很重要。什么是第四种权力?有记者、舆论、新闻、媒体等说法,其实意思都一样。李某则认为,第四种权力,规范一点的说法,应该是包括影视出版在内的“出版权”。独立,源于自由。只要出版自由,记者也好,文艺家也好,都愿意独立而不愿意成为附庸。只有在强权治下的社会,文艺才会沦为政治的婢女,记者才会成为强权的走狗,有独立精神、自由思想的记者、文艺家会饱受压制而难以出头。

看日本的电视剧,李某主要看刑侦剧。从日本刑侦剧中李某知道,在司法独立之下,司法系统中的法医、律师、公诉人、法官等,也是各自独立的,不用讲什么政治,不用看领导眼色,大家都只用事实、用证据、用法律说话。口供不重要,便不会有刑讯逼供,嫌犯的沉默权得到充分的保护。记者可以对涉嫌的大人物穷追不舍。

在一部韩国电视剧中,总统的儿子违法,被罚去给老人糊墙纸,那么多记者围观着,两个警卫守护着,看起来很作秀。那么多人看一个人干活,有意思吗?有意思!因为这是对总统儿子的处罚。警卫的责任是保卫他的安全,不能代受罚。记者的责任是报道事实,更不能代劳。大家各尽其职。

在日本电视剧中根本看不到爱国主义教育,在韩国电视剧中却不时能看到类似于爱国主义的内容。李某对朝鲜式的爱国主义教育深恶痛绝,却不会对韩国的爱国主义电视剧反感,这是不是双重标准呢?

请看韩国电视剧中的爱国主义是如何体现的?

一位记者在外国被反美武装绑架,要被用来与美国交换战俘,韩国政府向美国求助,美国拒绝交换,记者被杀,总统派一位高官给记者家属送花圈并致歉,记者的妻子把花圈扔到高官身上,大喊:“国家不能保护国民,我们要这个国家干什么!”这个女人后来阴差阳错地被选为总统。韩国潜艇在某大国的海中触礁,20名海军将士待救,韩国军方说这种情况只能任由潜艇沉没,不能公开,女总统请求美国向某大国说情,美国拒绝,女总统不顾外交礼节,直飞某大国,不顾“国格”低头求助,后来在某大国的帮助下,韩国20名海军将士全部获救。

女总统进入政界之初,是被其所在的党公荐为国会议员候选人并当选的。她目睹了政治圈的各种丑态。国会中各党议员,有不少人沦为“党的投票机”,自己不用研究资料,赞成与反对,全听党指挥。执政党议员与在野党议员可以在国会上大打出手。这位刚入政界的前主持人是个另类,投出了与所在党相反的一票,差点被党纪处分,被媒体称为国会中的新鲜血液,歪打正着地提高了所在党的支持率。总统对国会中执政党强行通过的法案行使否决权,执政党居然准备开除总统党籍,并以该党全部议员退出国会的声明来逼使总统让步。该党第一号人物成了韩国实际上的最大权力者。他不但掌控了国会中的该党议员,而且掌握着该党的公荐权。获得党的公荐,就可以成为上至总统、国会议员下至基层长官、基层议员的候选人。没有党的公荐,只要获得多少选民的推荐,也可以成为独立候选人,但没有党的帮助,独立候选人单打独斗,是很难胜出的。这种民主政治确实也有许多弊病,但他们的争斗基本上都是公开的,这总比“紧密团结”之下的沆瀣一气或勾心斗角要好得多。而且,能通过电视剧表现出这种政治的丑恶方面,说明他们不讳疾忌医,这就有了把病治好的可能。

执政党第一号人物因为涉嫌受贿,一个小小的检察官便可以把他传唤去问话,这足以表现司法独立、权力制衡的好处,不管你在你们党内如何呼风唤雨,在党外的社会上,你就是一个公民,没有任何特权。

前主持人刚被拉进政界时,朋友说:“有些有钱人进入政界,变成穷光蛋出来,你有什么钱,敢进入政界!”这说明,在西方政治制度之下,从政当官,也离不开钱。从这个角度来看,我国“爱国人士”经常批评西方政治制度是“金钱政治”,似乎也有点道理吧。竞选的过程就是烧钱的过程,类似于推销产品要付出广告费。候选人还得交纳保证金,如果得票数低于一定比例,保证金还不能退回。无钱人之所以难以从政,就是当选之后,竞选时所付出的钱,收不回来,因为当选后只是领一份工资而已,你去企业打工也有工资可领。西方政治制度下没有公款吃喝、公款消费,当官免不了各种应酬,多数得自己掏腰包。八字学说得好,“财能生官,官能生印”,“印”在八字学上可以理解为“名望”。“官”只能生“印”,不可能生“财”。中华传统文化中的八字学,倒与现代公民社会接轨。但“财能生官”在中国往往被理解为用钱买官。中国自古以来,就有卖官买官这门生意,既然是生意,当然要赚钱了,所以,又有了“升官发财”这个成语。

日韩电视剧有很强的娱乐性,也有一定的思想性、艺术性和社会意义。港台电视剧只注重娱乐性,不注重思想性、艺术性和社会意义,但往往无毒。

与李某的公民教育背道而驰的圣君清官戏及太监美女宫斗戏,如果数量不多,只是大量其他题材的好作品中的点缀,李某是不会反感的。让李某深恶痛绝的是,这类产品,在某个时期,几乎呈霸屏之势。这类产品有一定的毒性,“服用”不多,一点毒性可能被消解掉,不足为虑,但“服用”太多,会导致脑残。

日韩电视剧面对现实,美国电影面对未来面对太空,中国电视剧总在回味过去的圣君清官和美女太监。

现代公民社会不需要圣君也不需要清官,需要的只是权力制衡和阳光政治。

至于太监美女宫斗戏,在李某眼里,就像动物世界,只有兽王才拥有交配权。

李某不想对文化娱乐产品上纲上线,但也深知,某些制度下的文化娱乐产品,只会使民众更反智更奴性。文化与制度,相辅相成,但制度的力量更大。

                                  (2020年6月)

→本文共有评论0篇︱已阅读31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