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博 客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读《不应把医疗当奢侈品》想起父亲之死并怀念父亲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19-09-17 12:51:11

近日有一文在朋友圈疯转,《不应把医疗当奢侈品》,文如下:

我是某大医院的医生。有位退休高干,每次来看病都找我。这天他感冒了,有几声咳嗽。我看了以后觉得没多大事,就说:“老首长,回去别吃药了,多喝点白开水吧!”老首长非常不高兴,没说话,离开我那诊室走了。

“那小子,给我看病不给药,叫我喝白开水!”老首长找到冯主任嘀咕着。冯主任马上开了一张住院单子,让他住进高干病房。

不就是咳嗽吗?止咳!

止咳药下去,不咳了,痰却出不来,变成肺炎了!

不就是肺炎吗?消炎!

大量的消炎药一用,炎症消退了,但是火毒出不来,就变成了急性肺源性心脏病,喘不上气。

不就是喘不上气来吗?插管子,上呼吸机……

解决不了问题,就转到重症监护室去。

到了那里,继续输液,插管子,上呼吸机……

这样折腾半个月,老头就死在了重症监护室!

他的老太太到了我的诊室,放声大哭。

等到老太太哭完,我说:“阿姨,我就问你一句话,我这个老首长如果按照我说的,回家多喝白开水,会不会死掉?”

她说:“肯定死不了!”

对,肯定死不了!

但是,在这样一个国家级的大医院里,经过15天的时间花了16万元,人却没了!我们这些科的主任,可都是国家级的学科带头人啊!

国家级的大医院整个治疗过程就这样,那些省级、市级、县级、乡镇级的医院呢?

现在的医院呀!

现在的医生呀!

得了糖尿病,医生告诉你,必须打胰岛素,否则血糖控制不住。胰岛素有副作用,并发肾衰竭,医生告诉你必须透析才能保命。接下来肢体溃烂,伤口没有愈合能力,医生告诉你,不截肢,溃烂就会继续发展……

得了癌症,医生告诉你必须花几十万做手术。做完手术告诉你,必须放疗化疗才能控制癌细胞。等癌细胞扩散,人留不住,告诉你,我们尽力了!你倾家荡产却救不活亲人一条命。你还能怎样?能把医生砍了吗?

突然明白,只要进了医院,就由不得你了,任凭医生牵着鼻子走,结果根本没有保证,你还不敢有半句怨言!手术你签了同意书,所有治疗都是你同意的。

这就是现在中国的医疗现实!

有钱人认为住进最贵的医院,健康、生命就有保障了,殊不知住进去后小病变大病,最后就住进了“太平间”!

最善良的医生总结:中国人死于无知。

上面便是根据良知医生宿明良的口述整理而成的一篇短文,李某仅在文字表达上略有修改,对宿医生所讲的事实和观点,没有一点改变。

就上面宿明良医生所讲的那个具体事例,确实可以这样说:中国人死于无知。但务必注意,那个死者是享有公费医疗的高干。死者生前可能这样想,公家的钱不花白不花,公费医疗的钱花得越多,健康越有保障。

在医疗上大赚老百姓的钱,老百姓是被动的、无奈的。能够主动迎合的,有两类人,一类是享有公费医疗的官员,一类是不差钱的富人。对某guo普通百姓而言,即使医疗保险给你报销了六成,医疗费仍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所以,李某说:某guo人死于医疗制du的不公、医院的贪婪、医生的无良。把上面那个事例中的老首长换成普通老百姓,一般是不会上医院的,如果上了医院,能遇到像宿明良这样有良知的良医,那是天大的幸事,但遇到这种医生的可能性极低,因为,即使医生良知未泯,也会为了完成创收任务违心而为。如果医院已经企业化,医生便类似于企业员工,哪个企业会白养不能为企业赚钱的员工?

有一个段子这样说:某guo的药价比世界高5-10倍,为什么会这样呢?在绝大多数国家,救命药都是免关税的,还会通过国家补贴来降低药价。在某guo,绝大多数百姓的消费水平都很低,某guo经济发展在内需方面除了政府投资的项目,在百姓身上主要依靠教育、住房和医疗三驾马车,这三样消费谁也逃不脱,不分贫富,所有人都参与到这样的“高消费”中来,以此促进经济发展。在文明、发达国家,这三样都属于社会基本保障,所以,很多国家的百姓不用靠拼命工作来应付这谁也逃不脱的三样“高消费”,经济增长速度普遍不如某guo。

读宿明良医生的短文时李某痛苦地想起父亲之死!与那位高干一样,李某父亲也死于重症监护室。

看护病人的亲友要进入重症监护室,必须经过医生许可,而且时间很短。父亲在重症监护室中孤独地死去,死时,身边一个亲人也没有!

父亲之死,是李某心中永远的痛!李某一直不愿面对,只是惜墨如金地在微博上写道:“2014年12月11日,农历十月廿日未时,父亲李统辉病逝于潮南民生医院!父亲生于1938年农历十月十六日未时,享年七十七虚岁。父亲又名赛林,勤俭、质朴、乐观,读过四年私塾,聪敏喜读书报,年轻时即开始当村干部,后被借调至公社负责水利工作,颇有民望!子欲养而亲不在!阿弥陀佛!愿父亲往生极乐!”

2014年12月11日上午十点,李某被医生允许去重症监护室看父亲,只见他被绑在病床上。李某惊问其故,护士说:“你的父亲不肯配合治疗,我们不得不这样做!”李某要求解开父亲,护士照做了。父亲表现出很强的求生欲望和生命力,坐起来扯下输液架上的一张写有主治医生姓名的卡片给我,有点惶恐地说:“你拿着,这个医生很坏,她肯定开错药了,用了她的药之后非常难受,跟她说我很难受,她就说我不肯配合治疗,她不顾病人死活,不肯换药!”那时候李某根本没有想到问题的严重性,没有想到父亲会被那个医生“治”死了,完全听信护士的话,劝父亲要听医生、护士的话,配合治疗。李某后来总骂自己当时混蛋至极,父亲不是小孩,也不想死,哪会不配合治疗!他一定预感到那个医生会把他“治”死的,所以才要李某拿走那张卡片,即使父亲死后我们不会对那个庸医做什么,起码知道自己的“杀”父仇人姓甚名谁呀!可混蛋至极的李某没有接过那张卡片,后来一直在想,父亲临死时,对李某会是多么失望呀!李某永远不会在这件事上原谅自己,永远不会!

在重症监护室中被捆绑着、输着使他十分难受的药液,孤独地死去,死时没有一个亲人在身边,这就是我的父亲!每思及此,李某痛心疾首。这样的不幸者不知有多少。而医院呢?医疗费照收,一点损失都没有。因为死者家属是善良的普通老百姓,医生一点风险都没有,一张死亡通知书就把一个活生生的人送进了另一个世界,主治医生和护士就像面对一只蚂蚁的死亡,谈笑依旧,奖金照领!

客观地说,应该还有些医生会以最合理而不是最赚钱的治疗方案对待病人,也尽心尽力了,但还是救不回病人的命。这样的情况,我们绝不能怪罪医生!

倘若因为病人家属已经在医院砸进很多钱,再也拿不出钱了,就差那么一点点,医院就停医停药,任由病人死去,这样的情况,在李某看来,天理不容,可在某guo,正常得很,你没钱,治什么病!

宿明良医生所讲的那些情况呢?李某父亲所遇到的这种医疗情况呢?找谁说理去!

父亲之死,把李某推到精神崩溃的边缘。在家族大操大办父亲丧事的时候,李某有过几次失态。

从父亲死亡到安葬,因择日之故,有好多天。父亲的遗体被放在专门用来存放尸体的冰柜中,冰柜是透明的。每夜,李某都守在父亲的遗体旁边,一夜有堂弟作伴,一夜有侄子作伴,好几夜,只有李某一人。那是一所旧房子,其建筑,潮汕人称为四点金,有点接近北方的四合院,是高祖父时期的产物,由四间正房、两个厅、一个天井、一个门房、一个后房组成。1985年以前,乡亲们还没有大建房屋之时,这所旧房子及其周围的旧房子,是颇热闹的所在,住着很多乡亲。就说这所旧房子吧,四间正房,一间由曾祖父弟弟的孙子一家住着,一间由祖父弟弟的儿子一家住着,一间由李某的父亲也就是祖父的长子一家住着,一间由祖父一家住着,人丁兴旺。可现在,大家都迁到新房子去了,这一片死过多少先人的旧房子,夜里冷寂得很,只有李某与父亲的遗体相伴,悲凉难以名状。半夜,李某走出这所房子的大门,到外面小便,然后在邻近一所房子的门槛上坐着,忽然听到身后锁着的门里面有类似于脚步声的声音,不禁毛骨悚然,忙回到父亲遗体旁边的简易床上去。李某不是不信鬼不怕鬼的人,但李某一点不怕父亲的遗体,半夜里李某看着父亲的遗体时倒异想天开地希望能与父亲的灵魂交流。

父亲性格暴躁,喜欢吹牛。李某小时候惧其暴躁,长大了不屑其吹牛,对父亲一直缺乏感情。有时候与朋友们去看望父亲,朋友们对李某的父亲当然是毕恭毕敬的。他是李某的父亲,他自会获得李某的朋友们的尊敬,他用不着吹嘘什么来获得尊敬的!以他的现实情况,一吹,反而被人看轻。你在比你有钱得多的人面前吹嘘自己有钱,你在比你有才得多的人面前吹嘘自己有才,你在官场人脉比你牛得多的人面前吹嘘自己有官场人脉,凡此种种,都十分让人不屑!

你总吹嘘自己有钱,你的钱又到哪里去了呢?不少人会以为父亲给了李某多少钱,却不知李某与父亲在钱财上的来去十分明白。父母给儿女多少钱,儿女孝敬父母多少钱,只要力所能及,都不用拿出来吹嘘的。李某下面的话,主要是为了消除亲友的一些误会。

因为父亲当干部,在1980年之前,李某的家境在家乡算是较好的,但李某的童年特别喜欢下雨天,因为只有下雨天才不用干活。李某很小就知道,人活着就得干活,不干活就得饿死。李某还曾为“发现”这个“哲理”而痛哭人生的无意义:人生就是干活和吃饭的循环。李某入学之前就开始放牛、捡牛粪,入学后,早晚都得干活,高一只读了一学期便辍学,从此自食其力。父亲在李某身上所花的钱,主要便是帮李某买房子时先后花了12万元左右,李某对父母的孝敬,便是每月一领工资就寄去几百元。有人说父亲在家乡购置了多少宅基地,购置时很便宜,后来宅基地同城市的房地产一样不断涨价,但家乡的亲人从没有告诉李某究竟有没有父亲的宅基地,李某很早就离开家乡,便不好意思去对这个追根问底了。父亲的钱,在他去世后大白于天下,居然有26万元存款。母亲说这是李某寄给他们的钱积累起来的,李某立即否认。李某寄去的钱,只能是其中一部分,大部分是父亲挣的。父亲不再当村干部了,便开了一个杂货店,偶尔会为人择日、算八字、看风水。父亲的存款也可以说是他吝啬与过度节俭的结果。在父亲哀荣丧事和风光大葬中,我们兄弟仨及妹妹,每人出1万元左右,费用主要来自父亲的存款和丧礼金。父亲活着时一个铜板恨不得掰成两半来花,省吃俭用所存的钱,在他死后哗啦啦如流水般被花掉,父亲在天之灵,作何感叹呢?

| 1 || 2 || 3 | [ 页次:1/3页 ]『上页』『下页
→本文共有评论0篇︱已阅读135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