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博 客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给她钱者夸她君子,欠她钱者骂她骗子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19-6-13 17:12:44

公众号《尘世如幻》编者按:这部“小说”原题为“揭一揭西园丹桂的底”,为李乙隆老师所作,在公众号《尘世如幻》首发时李老师不愿署名为“李乙隆”,说“随便署个名得了”,被署名为“东方子乙”。李老师修改后推出第二版,改了标题。现在,在公众号《尘世如幻》重发仍在作者栏上输入“东子子乙”以统一,在其他地方发表则署名为“李乙隆”。

这部“中篇小说”为李某所写。文中“李乙隆老师”“李老师”及其前面那些溢美的定语,在李某原文中只有两个字:“李某”。写后交给一位学生,嘱咐他修改后随便署个名发表。这位学生在“小说”后面写道:“要学生改老师的作品,实在是难为我了。我就把李老师惯用的‘李某’改成‘李乙隆老师’并加上名副其实的定语吧。其他地方,就不改了。至于署名,为了给我们公众号连载的小说《性感的皮鞭》署名,我们不是注册了一个‘东方子乙’的笔名吗?这一篇就署名为‘东方子甲’吧。”西园丹桂一槌定音:“还是署为‘东方子乙’吧。”

这位学生在“小说”前面加上“导读”:“2015年,深圳,一位边缘职业女子与一位正在为人代笔写剧本的作家成为租房邻居,于是,有了这部‘中篇小说’。如果你有缘打开,请细读,也许能让你脑洞大开。这是一部劝善、益智而有趣、耐读的作品,会给你打开一个新窗口。”

李某在“小说”前面加上“作者按”:“圈外人不妨把这篇三万多字的文章看成中篇荒诞小说,因为这样,作者面对各种质询时可用‘小说纯属虚构’应付。其实,在李某看来,这篇‘荒诞小说’的荒诞性,不是圈内人的特殊性心理,而是部分圈内人与部分圈外人都具有的反逻辑思维。李某认为逻辑会使社会走向有序,反逻辑会使社会走向荒诞。”

现在把这部“中篇小说”收回李某名下发表,文中的那些“李乙隆老师”“李老师”及其溢美的定语也懒得去改回“李某”了。请大家把那些溢美的定语当成玩笑,就像相声演员互称帅哥一样,不要较真。谢谢!

社会学者、作家李乙隆老师在他的文章中写道:“有一次听到租房邻居女子在哭,问其故,她说,在某平台上,苦心运营多年、刚刚产生效益的一个号,被永封了!在相处一年多的时间里,阅人无数、察人入里的李某深知,虽然她从事的是边缘职业,但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她都称得上是个好人!李某很同情她,斟词酌句为她填写申诉表,还为她给该平台领导写了一封公开信发在网上。公开信上说:依李某陋见,一般不用一下子封掉人家的整个账号,如果有敏感或来源不确的内容,单纯删除或屏蔽掉这些内容就可以了;如果有些内容不宜较大范围传播,让用户转发不成功就可以了;如果是短时间内操作过频繁,让用户一段时间内无法操作并提醒‘休息一会’就可以了;如果‘艾特’了太多人或群发了太多信息,造成‘骚扰他人’,让用户发不出去并给予提醒就可以了;如果有其他方面的违规,可先警告,至少警告三次之后,仍违规,才封号,封号也不要一下子永封,可先封三个月、半年等。这些做法,技术上完全做得到,为什么要大开杀戒呢!封掉一个账号,往往还会影响到与之相关的其他账号。一个人,往往会影响一批人。我有位朋友是边缘职业者,边缘职业也许不被众人理解,但不等于违法。她在圈子里颇有影响力……一个能为你们带来几千人气并且还在不断带来人气的账号,对贵站的贡献,不亚于你们一个员工,你们不用给她发一分钱工资,却一下子把她的账号封了,依情依理,都说不过去吧!能打败你们的,不是其他社交媒体,而是你们自己。如果你们店大欺客,不重视用户体验,对一些认真运营着的账号,动不动就永封,你们迟早会被用户抛弃的。人气就是财气!人气来自积累!尽量善待用户吧!试想,一个人花了好多时间运营着一个账号,一下子被永封,多伤心呀!请不要等到用户伤心地离开你们,再来重视他们的体验!”

李老师的这封信不仅是为邻居女子而写,而且是为各平台所有用户而写。激发他写这封信的女子,网名叫西园丹桂,她在一些平台的账号,便是这个网名的拼音。但你在各平台看到这个网名或这个账号,却不一定是她,因为平台太多,她不可能每个平台都有账户,还有可能她的账户已被封被销,她那个圈子里的人想利用她的名气与信誉,用了这个网名或这个账号。请大家仔细分辨就是了。

李乙隆老师在同一篇文章中为西园丹桂费了不少文字,他这样谈论她的职业以及被封号的原因:“那位边缘职业女子,为某些有特珠性倾向的人的交友作介绍人并收取介绍费。且不说她所介绍的人交往后并不存在非法交易,即使交往一段时间后个别人有非法交易,也与介绍人无关吧!那些通过婚介平台而交往的人如果出现‘援助交际’之类的非法交易,能怪责婚介平台吗?写到这里李某又要顺便进行公民教育了:对私权来说,法无禁止即可为;对公权来说,法无授权即禁止。社会的好坏,往往便取决于私权与公权在这里是不是颠倒了。被封号的原因大概有这几个:一、有敏感内容;二、疑似涉黄或真的涉黄;三、信息不实;四、频繁群发或‘艾特’他人造成骚扰;五、涉嫌诈骗或真的诈骗。有的平台还禁止商业广告。根据李某人生经验及对那位边缘职业女子的细致观察,李某打死也不相信她会诈骗,尽管她被封号的理由可能是涉黄或涉嫌诈骗。李某与她交流后欣喜地发现她的三观居然与李某基本相同。三观能与李某相同的基本上都是聪明人,她也不例外。李某见她在各平台的账号有时会转发李某公民教育的内容,便坦诚告诉她,如果单从经济利益考虑,最好不要转发这类内容,因为毕竟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百姓,从小得到的教育、在主流媒体也就是官媒所看到的内容,决定了他们的思想水平,李某致力于公民教育20多年,虽然发现觉悟的人越来越多,但毕竟仍占少数,李某在自己的各个工作室号上发布公民教育的内容,会损失一些客户。但李某毕竟是李某,仍坚持在各工作室号上发布这类内容。她不一定也要这样。可她知道转发李某公民教育的内容会损失一些客户之后,仍坚持转发,聪明人仅凭这点,也可推断她不是唯利是图的人,而是可以为公义牺牲利益的人,这类人是不会诈骗的。何况她总是给客户退款!”

李老师之所以知道她经常给客户退款,是因为曾向她透露自己想尽可能充分地了解她、在条件成熟时写写她之后,她向李老师讲述她愿意让李老师知道的一切,还总把她与客户的聊天记录发截图给李老师看,当然会尊重客户隐私,裁掉头像和昵称。

李老师通过聊天记录截图了解她在工作中受到的误解与诬蔑很多,便在文章中这样写道:“那些一下子就付中介费给她的人绝不会说她是骗子,介绍不成,她总会退中介费。那些人也不会总在各群说被多少骗子骗去了多少钱。那些不断咨询却总是一毛不拔的蠢渣坏货,才会说她是骗子,才会总在各群吹牛,说被多少骗子骗去了多少钱。如果前者真的没被骗过,后者真的总被骗,那只能说,前者有逻辑能力也有准确直感,交流几句便知道对方好坏。后者总把好人视为骗子,却把骗子视为好人,他们被骗,是冤枉好人的一种报应!有时丹桂气不过,反过来发个红包给某个蠢渣坏货,让他住口,那个蠢渣坏货便说这是封口费。有些蠢渣坏货还勒索她,说不给钱,就要到各群去说她坏话,要不断注册新号来举报她。举报她诈骗的人,并没有给过她钱,没有证据,顶多是发个她要向他们收中介费的聊天记录截图作‘证据’;举报她涉黄的人,往往自己极为龌龊,想在她这里满足下流欲望而未能如愿,便恼羞成怒地举报,举报时的表情,肯定像私生活荒淫无耻却在台上作扫黄报告的领导一样道貌岸然。也可能混进他们圈子里的一些女骗子,由于丹桂常常在各群告诉大家如何识骗防骗,骗子们怀恨在心便反诬于她。通过聊天记录截图李某知道,有些蠢渣坏货一定会不断恶意举报她。当然,平台管理人员不傻,你证据不足恶意举报不会立即见效,但倘若恶意举报的蠢渣坏货不少呢?三人成虎,积毁销骨。一个有意跟你过不去的小人,可以用多个账号来诋毁你!何况,人家还可以用你的头像和网名来冒充你。”

有一条“李乙隆语录”这样评说举报者:“李某的四柱工作室号被一位从事边缘职业的女顾客好心地拉进她的行业群。最近,看到该群几位女子都在说一个人。这个人在深圳一个国营媒体当保安,也有人说是tiaozi(港语)。他通过花言巧语骗得这些女子房号,便上门去:有时会带着一个穿制服的自称是同事的人去,甚至带着手铐去,然后要女子给钱消灾;有时自己一个人去,在女子满足他的生理欲望后不付费,反而顺手牵羊带走女子的财物。这些女子本来就只能隐秘谋生,有些个人信息落在那人手里,怕被公开或举报,对他敢怒不敢言。女子们发出那人的微信名片,其中有一个昵称是‘踏平东京灭老美’。这再次说明:有些反美者,是些什么人!那人还经常以向平台举报来威胁女子们,女子们怕被封号,便不得不服从他。这也再次说明:有些举报者,是些什么人!李某早就说过:举报公民言论者往往并非制du的既得利益者,而是制du的受害者;举报色情从业者往往并非反对色情,而是想占色情从业者的便宜却占不到而怀恨在心。这类举报者是世上最龌龊的垃圾!”

西园丹桂所从事的是什么样的边缘职业呢?这部作品原题为“揭一揭西园丹桂的底”。既然是“揭底”,就不必再遮遮掩掩了吧。西园丹桂便是足模和恋足者之间的中介。足模便是足部模特,多为美女,不但美貌,而且美足。美貌是第一条件。恋足者,一般为男性,若是女性,必是同性恋者,恋的都是美女玉足。

为什么会有人恋足?一直以来众说纷纭。

同时也是心理学家的李乙隆老师比较认同这样的说法:当一个人爱慕某个女性形象而难以得到时,所爱慕的形象会不断攀升到至尊至贵的境界,从而产生跪拜心理,对方身体最下端的脚,便成其崇拜对象,于是形成恋足情结。比“恋足”走得更远的,便是受虐癖了。虐恋,从恋足开始。你能理解恋足,便能理解虐恋。李乙隆老师说:“恋足者往往也是受虐癖者,他们只是程度上的不同。受虐癖者会把‘女王’看得极为高贵,相应地便把自己看得极为低贱,低贱者便是高贵者的奴隶、玩物、工具。足部在人体的最底端,‘极为低贱’的受虐癖者便自认为只配舔‘女王’的足部,甚至连足部都自认为舔不起,只配舔‘女王’的鞋底。”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 页次:1/9页 ]『上页』『下页
→本文共有评论0篇︱已阅读286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
备案/许可证编号:粤ICP备09043016号